《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1960-1988)

neo-expressionist (新表现主义)

street art/graffiti(街头艺术/涂鸦艺术)

说到Basquiat,大家可能都见过他标志的拖把头发型(盆栽精TheWeeknd就是学他的)、苹果emoji表情包还出了他的表情,(这一系列还包括波点老太草间弥生、耳朵没了的梵高)还有他的皇冠简笔画标志也广为流传。

Basquiat的每一个头衔都令人羡慕:艺术史上9位数俱乐部中最年轻的一员,美国二战后年轻一代最杰出的艺术家之一,麦当娜的男友(虽然很短暂,麦当娜当时也不太出名),还是安迪·沃霍尔的挚友,组过乐队(Gary)。

Jean-Michel Basquiat 1982《Untitled》

2017年5月纽约苏富比春拍中,日本藏家前泽友作以1.105亿美元(折合7.6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购下巴斯奎特1982年作品《无题》,一举将巴斯奎特推入了艺术界的“九位数俱乐部”(这个名单上的艺术家目前有八位:达·芬奇、毕加索、莫迪里阿尼、培根、贾科梅蒂、蒙克、沃霍尔和巴斯奎特),他也超过安迪•沃霍尔成为拍卖单价最高的美国艺术家。

他是平民天才,一夜爆红的明星,在他之后年轻的一代无不憧憬他的成功,深信有才能就一定能被认可。这或许是他对艺术领域最没有争议的贡献了。

Basquiat纪录片《The Radiant Chlid》2010 剧照,包含了很多Basquiat不同时期的影像资料,强推

Basquiat是个非常有天分的孩子,四岁就能自学读写,十一岁就能流利说三国语言(法语、西班牙语、英语)。

他自幼对美术有一定的兴趣,他的父母特别是母亲给予了他足够的引导,经常带他去美术馆、博物馆。我们可以在他的画中发现很多大师的影子,例如Picasso、Willem De Kooning等。

Basquiat纪录片《The Radiant Child》2010 剧照

巴斯奎特画里大师的影子

Basquiat七八岁的时候经历过一场车祸,住院期间他的母亲给了他一本解剖学的书。Basquiat从中受益良多,我们也可以从他的画中找到很多骨骼关节、肌肉解剖图的元素,这些童年的经历都给他后来的创作埋下了种子。

Jean-Michel Basquiat 1980 《Untitled》

Basquiat的身体像是一个独特的转换器,他并没有受过系统的美术教育,他只是将他的所见所想都画了出来,更多的时候是无意识的创作。他会在画室放个大电视,或者大音响,边听边看边画。

虽然Basquiat的父亲是位外交家,家中衣食无忧,但这并没能阻止Basquiat的叛逆。

15岁时巴斯奎特因为母亲病重与父亲不和第一次离家出走,但不久便被带回到家中。几年后Basquiat不务正业从高中辍学去了另一所不入流的高中,他的父亲便将他扫地出门,父子的裂痕开始变深。

Basquiat和大多数天才一样,有野心,想出名,自信并且才华横溢。

他开始去经营自己的名气,想要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的才华。反正在这个年代的纽约,没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

1976年他与高中好友开始以SAMO为代号在纽约曼哈顿进行诗歌题材的涂鸦。

SAMO(same old/same old shit)Basquiat用这个名字写下的诗句充斥了曼哈顿下城区一带

1980年,他决定做一个独立艺术家开始流落街头,靠售卖自制的T恤衫和明信片度日,偶尔也能在广场上捡捡钱。他睡在公园里或者新交的女朋友家中,幸运的是他的朋友们支持并鼓励他创作。

Basquiat组建的爵士乐队 Gary

其实Basquiat成名的契机正在悄悄来临。

他的名声通过SAMO涂鸦的积累早已传开,直到他第一次在电视节目上亮相(1979 TV Party)正式进入公众视野。

在Annina Nosei的首次个展现场

1980年6月他一沓纸本拼贴画参加了群展《The Times Square Show》并从百来人中脱颖而出,同年9月他就得到 Annina Nosei画廊的支持,并在次年5月举办了个展,所有画作在开展当晚售罄。

1981年12月René Ricard在杂志Artforum上发表了关于他的文章 《The Radiant Child/发光的孩子》。

Basquiat的名气直冲云霄,自此开始了流星般的人生。

Jean-Michel Basquiat 1982 《Dos Cabezas》

大家都听说过Basquiat在餐厅中向 Andy Warhol兜售自己的拼贴画明信片的故事,Andy颇为欣赏并购买了几张。其实故事还有后续,随后他们照了一张合照,Andy邀请他一起进餐但Basquiat拒绝了,并返回了工作室,一小时后他扛着这幅画来到了餐厅。Andy见了后说:“我真的太嫉妒你了,你做作品比我还要快。”

年少成名激励着他同时也在燃烧他。

但他的成功似乎并不能复制。

当时以Andy Warhol为首的波普艺术大获成功。这标志着普通民众,即无艺术背景人群对精英阶层把控的艺术圈的质疑和冲击。在这样的环境下Basquiat的绘画获得了许多非专业背景人士的认可,他的成功并非偶然。

他试图冲破这个壁垒——即是否一定是有理论支撑、精英认可的艺术才叫做艺术。

与各大美术馆中流行的极少主义、抽象表现主义不同,Basquiat绘画原生的街头血统似乎与其格格不入,即使个人展览获得了成功,但是因为他没有专业艺术背景,他的画作内容被认为是无意义且带有种族主义的。

其实他只是纯粹用天赋画画,他以自己的绘画方式“翻译”了宗教、政治、名人、名画等许多元素,并且能完美地组合在一起。而评论家们只看到了他的肤色和街头背景。

“你喜欢被称作‘黑人毕加索’吗?”

“不太喜欢。(被称为毕加索)是一种过誉,但我想那也是一种贬损。”

事实上艺术学术圈从未真正赏识Basquiat的艺术语言,他们只是看腻了画廊中的抽象的绘画,觉得市场需要更多新鲜的原生的元素。

作为来自海地的黑人移民,Basquiat的的画中有很多讽刺当下美国社会问题的元素,80s初期的美国种族主义从未停止,所以Basquiat画中讽刺黑人地位的元素占了很大一部分。而媒体在报道Basquiat时也通常会打上黑人艺术家的标记,说他被画廊“奴役”等等,这些与黑人身份相关的负面报道在他成名后愈演愈烈。

但是后工业化的美国文化需要接受黑人的地位

Basquiat作为黑人文化的名人,他在画中黑人意象的头顶上加上了皇冠图案以讽刺这种不平等。他的朋友也说道:“he becomes king of negro”。

他的黑人身份为他带来了关注度,

也给他戴上了枷锁。

Jean-Michel Basquiat 1981 《Irony of the Negro Policeman》

《黑人警察的讽刺》反应了当黑人被各种制度束缚歧视,但现在又当起了制度的维护者“警察”。

Jean-Michel Basquiat 1982

《Native Carrying Some Guns, Bibles, Amorites on Safari》

他的名气扶摇直上,但他的父亲从未真的认可他,成名后的Basquiat曾去父亲经常去的餐厅一同吃饭,想在父亲面前展示他的名气和成功,但他的父亲冷漠以对,甚至一句话都没有回应。父子二人就这样分桌和各自的朋友进餐尴尬收场。与父亲的不合促使他有了更大的野心,Basquiat越是不被认可的他便越想证明自己。

Basquiat的成功充斥着冷战背景下美国主流文化对于本土文化自信的盲从。他是美国梦的代表,影响了被遗忘的一代和婴儿潮一代的美国人。他是时代的宠儿,有与生俱来的天赋,但他同时也在与这个时代对抗,在发出自己的声音。

艺术品从被售出的那一刻起,艺术和艺术品的关系就不那么大了。艺术品开始变成一个投资手段,这是一个不会贬值、易于掌控的市场。在外部看来,艺术家和艺术明星的界限已经模糊掉了。

而Basquiat是一个想成为明星的艺术家。

Jean-Michel Basquiat 1983《Notary》

Jean-Michel Basquiat 1983 《The nile》

“He loathed the idea that art was appreciated by an elite group. He used to say he was jealous of me because music is more accessible and it reached more people.”—— Madonna

“他是如此的厌恶艺术是精英阶层的玩物。他曾说他嫉妒我,因为音乐更能被大多数人所传唱接受。”—— 麦当娜

年轻的Basquiat收获了太多的金钱和名誉,这使他迷茫。他的家中到处都会被他塞上现金,地毯下面或夹在书本里。他夜夜笙歌,同时他也开始怀疑身边的友人,在如此高压的环境下他不得不靠毒品刺激创作。逐渐地他的状态每况日下,媒体对他的抨击也愈演愈烈。

Jean-Michel Basquiat 1984 《Glenn》

Jean-Michel Basquiat 1984 《Melting point of ice》

这时的Basquiat是幸运的,此时的他得到了父亲和女友的支持并一同去夏威夷潜心修养创作,一切都非常顺利。

“It's the only place I was with him where he didn't do drugs. We would drive around and he would be blaring the radio and it was just great. I remember him dancing.”—— Jennifer Goode (Former Long-term Girlfriend)

“夏威夷是我和他在一起,唯一他不吸毒的地方。我们开车兜风时,他就在那狂按喇叭,这一切都太美了。我还记得他在那跳舞的样子。”—— Jennifer Goode (Basquiat当时的女友)

一段时间后他恢复健康回到了艺术圈准备大展拳脚,事实上这个机会也出现了。1983-1985年,他与Andy Warhol共同创作了一系列作品。此时的他处于个人名誉的最高峰。

但这一次展览遭遇了巨大的失败。毫无疑问这些作品在后世看来都是难得的杰作,但是在当时的媒体看来,这只不过是江郎才尽的“非洲王子”的一次炒作。媒体报道甚至猜测他们是在相互利用。

事实上学术界早已有了怀疑的声音,因为他们不能接受一个黑人天才有与生俱来的能力可以去完美安排一副画面。这些声音不无道理,但多少都有种族主义的倾向,是绝对不公正的。随着Andy Wrhol的意外去世,Basquiat的状态再次跌入底谷。

Andy Warhol and Jean-Michel Basquiat 1984《Untitle》

背负巨大精神压力的Basquiat再次染上毒瘾。这次他的朋友们并没有成功的帮他走出阴影。就连他生前的最后一次展览都只想展出一天就关闭。

Jean-Michel Basquiat 1988 《Eroica I》

1988年8月,年仅28岁的Basquiat在自家的公寓里因嗑药过度去世。

Jean-Michel Basquiat 1988 《Riding with death》

他晚期的作品充满绝望和歇斯底里。

Nobody loves genius child

Kill him

And let his soul run wild

他被这个浮躁的时代点燃

最后以死亡画上了句点

谨以此诗缅怀

Jean-Michel Basqui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