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我在我的绘画中创造一切。”—— 塔西娜·亚玛瑞

她是谁?

你可能还不太熟悉塔西娜•亚玛瑞(Tarsila do Amaral )这个名字,她是20世纪巴西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她推动了巴西现代艺术的发展;她被视作巴西画家中将巴西特色汇入国际艺术语言完成得最出色的那一个人;她的作品《食人者》对于巴西的意义,不亚于《蒙娜丽莎》之于法国。

她只是还未走进你的视线——不过快了。

1

塔西娜·亚玛瑞肖像,1920年代中期,巴西艺术史学家Pedro Corrêa do Lago收藏

塔西娜的大型回顾个展《塔西娜•亚玛瑞:创造巴西现代艺术》已经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开幕,这是塔西娜•亚玛瑞在美国第一场博物馆级别的大型展览,重点展出自20世纪20年代以来的重要创作。

塔西娜•亚玛瑞1886年出生于巴西圣贝尔纳多的小镇卡皮瓦里(Capivari),家里以种植咖啡豆为产业,所以她从小被植物包围着——这成为了她日后创作中的重要题材。塔西娜在家里五个孩子中排行老二,在那个年代,她的父母却十分开明,尽量让女儿接受教育,也就是在那时候,塔西娜开始钻研绘画,并学习了音乐和雕塑。

2

塔西娜·亚玛瑞 《落日》,1929,布面油画 Tarsila do Amaral ,Setting Sun,1929,Oil on canvas

3

塔西娜·亚玛瑞 《明信片》,1929,布面油画 Tarsila do Amaral ,Postcard,1929,Oil on canvas

31岁那年,她参观了率先将欧洲与美国现代艺术传播到巴西的艺术家阿妮塔·马尔法蒂(Anita Malfatti)的个展,深受触动,那时候的塔西娜可能还不曾想到,几年后她将和阿妮塔以及三位诗人:奥斯瓦尔德·德·安德拉德(Oswald de Andrade)、玛里奥·德·安德拉德(Mário de Andrade)形成著名的“五人集团”(Grupo dos Cinco),致力于发展巴西本土的现代艺术。这四位曾在1922年举办轰轰烈烈的“巴西先现代艺术周”活动(Menotti Del Picchia),打响巴西现代艺术进程的第一炮。塔西娜更不会想到,她会与其中的一位拥有一生的羁绊。

4

五人组肖像,图片来自obviousmag

塔西娜的现代主义启蒙学习是在巴黎完成的。1921年,她前往巴黎就读于朱利安美术学院,回到巴西接触了一些本土现代艺术的发展情形后,又返回巴黎,在法国立体主义大师安德烈•洛特(André Lhote)、阿尔伯特•格列兹(Albert Gleizes)和芬南德•莱格(Fernand Léger)的工作室里深入学习,塔西娜总结道:立体主义的经历是艺术家的兵役,所有的艺术家要变得强大,都必须经历它。但是她也不甘于做一位“立体主义艺术家”,在家信中她写道:“我想成为我们国家的画家……

在艺术中,

我想成为圣贝尔纳多的乡村姑娘。

每个人都对自己国家的文化作着贡献,

这才有了俄罗斯芭蕾舞、

日本绘画和黑人音乐上的成功。

巴黎已经有了足够多的巴黎艺术家。”塔西娜在巴黎的各种流派中吸收,去往欧洲各国游历学习艺术的历史和当下,渐渐地,她终于形成了自己标志性的绘画风格——色彩丰富、用综合性线条和令人愉悦的体积感来描绘风景和具有故乡风情的日常景象。展览中的必看作品觉醒之后,塔西娜•亚玛瑞才真正成为了拉丁美洲现代艺术史上关键一章的强有力见证者。

1923年,她创作出了标志性的作品《黑人妇女》,踏出了建立自己风格的第一步。但是她也不甘于做一位“立体主义艺术家”,在家信中她写道:

5

塔西娜·亚玛瑞 《黑人妇女》,1923,布面油画 Tarsila do Amaral ,The Black Woman/A Negra,1923,Oil on canvas

那一年,她回到故乡,寻找自己血液里的灵感,将欧洲的先锋艺术与拉丁美洲感性魔幻的爆发力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画面语言。

1926年左右,塔西娜与之前的伙伴、战友——诗人德·安德拉德结婚,他们定居在巴西的圣保罗。丈夫鼓励她从现有的拉丁美洲风格里,提炼出属于巴西艺术家的独特风格。那一年,塔西娜也迎来了在巴黎的首个个展。

塔西娜的创作进入了黄金时期。

6

塔西娜·亚玛瑞 《食人者》,1928,布面油画 Tarsila do Amaral ,Abaporu,1928,Oil on canvas

《食人者》是塔西娜1928年的创作,原名是Abaporu,是将南美印第安语中的两个词——aba(人)和poru(吃人肉的)——组合起来。这幅作品激发她丈夫奥斯瓦尔德•德•安德雷德(Oswalde de Andrade)写下《食人宣言》(Anthropophagous Manifesto),不久后这便成为巴西现代艺术革命运动的旗帜,这场艺术运动的宗旨在于冲破外来文化的影响,特别是要警惕欧洲文化的吞噬,巴西人应该塑造属于巴西的文化语言和风格。巴西原本就是多移民国家,其文化多样性的程度甚至比欧洲更丰富,应该有自信去产生一种全新的巴西风格来代言自己。这一宣言迅速得到了巴西文化艺术界的响应,真正引发了一场现代艺术运动。这次展览的名字《塔西娜•亚玛瑞:创造巴西现代艺术》正是由此而来。

7

塔西娜·亚玛瑞 《食人》,1929,布面油画 Tarsila do Amaral ,Antropophagy/Antropofagia,1929,Oil on canvas

1929年,塔西娜创作了另一幅《食人》。那一年,她在巴西举办了两次个展。塔西娜•亚玛瑞这个名字开始以巴西艺术家的身份,闻名世界。1930年,她先后在纽约、巴黎举办个展。

这一次在MoMA举办的塔西娜个展的的最大亮点是,《黑人妇女》、《食人者》和《食人》——这三幅极为重要的属于一个系列的变形作品将再次共同展出,上一次它们联合展出还是在1993年MoMA举办的“20世纪拉丁美洲艺术家”展览中。

展览中还有一件重要的作品。

8

塔西娜·亚玛瑞 《作品(孤独的身影)研究III》, 1930,纸本水墨 Tarsila do Amaral ,Study for Composition (Lonely figure) III,1930,Ink on paper

MoMA最近收藏的素描作品《作品(孤独的身影)研究III》也会在此次展览中与《孤独的身影》油画原作共同展出。这也是MoMA收藏的第一件塔西娜•亚玛瑞的作品。

它之所以重要,因为这幅作品标致着塔西娜创作力的顶峰,也意味着抛物线即将开始往下。

1929年的美国经济危机直接影响了巴西的咖啡豆价格,塔西娜一家的经济状况受到重创。她不得不开始工作,用来支付她的开销和补贴家用。紧接着,塔西娜发现德·安德拉德正在和一位18岁的女演员约会——这段多年来包含着爱情、友情、亲情的相互支撑的关系结束了。

《孤独的身影》中,色调明显暗了下来,构图显得空旷寂寥,一个女人的背影立在了草原上,长发带着孤独一起飘了起来。

9

塔西娜·亚玛瑞 《孤独的身影》,1930,布面油画 Tarsila do Amaral ,Lonely figure,1930,Oil on canvas

之后,塔西娜的艺术与社会更加紧密联系在一起。她有了她新的使命,而最纯粹的艺术部分,留在了20世纪20年代。从岛屿到大陆塔西娜•亚玛瑞用自己的创作将巴西的艺术界带进了重要的现代艺术运动,如今巴西艺术所出现的五彩纷呈的景象,都与那场运动有关。

在创作巅峰期中,塔西娜在作品中大量使用巴西国旗的绿、蓝、黄三色,融入了很多充满热带风情的植被样式,整体风格显得明亮轻快。在那个欧洲艺术各流派争奇斗艳、统治着艺术世界话语权的最黄金年代,塔西娜的作品还是显得那么独一无二,代表着“巴西”这块“小岛”,真正闯入并立足于欧洲这片“大陆”。

更值得敬重的是,当人们提起塔西娜•亚玛瑞,人们不会注重于她的女性艺术家身份,而是关注她的巴西现代语言——这正是她所希望的。

10

塔西娜·亚玛瑞 《城市(街道)》,1929,布面油画 Tarsila do Amaral ,City(The Street),1929,Oil on canvas

《塔西娜•亚玛瑞:创造巴西现代艺术》将持续至6月3日。此次展览共展出约120件作品,展品包括了来自美国、拉丁美洲和欧洲的收藏中的油画、素描、写生集和摄影作品。其中包括了诸多她在旅行途中的作品,比如1924年,塔西娜•亚玛瑞和德·安德拉德曾先后前往里约热内卢参加狂欢节,还有贝洛奥里藏特,这些旅行对于塔西娜建立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非常重要。

11

塔西娜·亚玛瑞  《在马杜里拉举行的里约热内卢狂欢节》,1924, 布面油画 Tarsila do Amaral ,Carnival in Madureira,1924, Oil on canvas

展览的呈现既参照了时间顺序,也策划了分类主题,就是为了更直观地体现亚玛瑞的艺术创作生涯。此次展览将重点放在了亚玛瑞在1920年代的创作,同时也回顾了她初到巴黎时的早期作品,以及回到巴西后创作的标志性的现代主义风格绘画,作品的时间线直到1930年代初转向反映社会现状的大幅巨作为止。

12

塔西娜·亚玛瑞肖像,1921年,巴西艺术史学家Pedro Corrêa do Lago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