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保罗· 索莱里(Paolo Soleri)从弗兰克· 劳埃德· 赖特(Frank Lloyd Wright ) 的随从变成一个沙漠建筑的领路人,他在亚利桑那的灌木丛中建立了城市社区。这个陌生的,半概念化的乌托邦俘获了这个孤独自恋又充满幻想的建筑师的心。同时,它的出现也在提醒我们,有时候我们也需要乌托邦。

不过,用排钟来建立乌托邦式建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自从1970年开始,他们就在阿克桑蒂尝试着做这件事。时间是条线索,阿克桑蒂大同时代在沙漠中就出现了梦幻式乌托邦。这一堆古怪的建筑,看起来就像是遗落文明的考古文物和遗落未来的遗迹。

这就是保罗· 索莱里的作品,作为 20世纪最怪异、最具魅力,且最不爱穿衣服的建筑师之一。1956年,索莱里把家搬到了亚利桑那州,并且在1970年开始建设他倾尽一生的作品——阿科桑蒂。四十年来,索莱里亲自监督城市的建设实验,所有建筑由超过6000名的志愿 者来完成,在 某种程 度 上,是 他陪 伴了这个项目四十年,生活在这个城市四十年。

阿科桑蒂的大部分建筑是使用“地球铸造”建成的,他创新的工艺开发方式就是使用混凝土构件,用地面作为模板来进行铸造。实际上,60年代的保罗· 索莱里并不是一个善于与人沟通、合作的人。而阿克桑蒂项目,需要将 每个人的工作紧密联系起来,这里没有个

人的概念可讲。在与赖特合作期间,他基本上可以说就是一个自私、吝啬,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习惯半裸着工作,只穿一件三角内裤,在那个压抑的年代,从事着压抑的工作内容,他却很喜欢调情。或许,这些人从性格上看似为缺点的部分,让他有了建立阿科桑蒂的勇气。他的吝啬,使得他可以使用标准的建筑材料,甚至刮掉铁桶底部,为建筑添上混凝土。他的自恋,让他不会过分依赖别人,更有自己的见解。正是因为这 样,他能 够 催 生出70年代的阿科桑蒂,提出“生态建筑学”——将生态学与建筑混合的概念。

如今,阿科桑蒂已经有了13个建筑,这里每天大约都会有100 人左右光顾,远低于索莱里期待的每天5000个市民到场的愿望。然而,直到索莱里去世,阿科桑蒂项目仍在继续,资金来源就是索莱里在1965年成立的Cosanti基金会。

在斯科茨代尔当代艺术博物馆(Scottsdal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的正在进行的保罗· 索莱里个人展览上,有一个模型勾勒出了阿科桑蒂背后的远大理想。但我们只看到了一些碎片,就像教堂的废墟一样,尘土飞扬。这个模型是一个巨大的丙烯酸的堆叠,揭示了索莱里想要在沙漠中建造一个太空站的疯狂野心——一个未来的、独立的、自给自足的城市,巨大的塔楼伫立在错综复杂的桥梁、坡道和交错的梯田中。它是沙漠中的宇宙飞船、石油平台、非世界的殖民地和超级建筑的组合。同样,它也不像在现场所看到的 那 样,它其实是混凝土和破旧结构的混搭,一 个特别的建筑。当然,这只是一个完美的暗喻,一个失败但绝妙的主意。无论如何,这还并不是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