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北京青年报 作者:伦兵2018-02-22 11:11

春节已过,钢琴家郎朗也进入了本命年。2017年,郎朗经历了艺术生涯中的一大难关——左手患上腱鞘炎。出道18年来,去年因伤情首次停止了演出。郎朗表示:“2018年狗年旺旺旺,我预计也会在狗年的中旬左右重返舞台。为此,我正在进行恢复性练习,希望借狗年旺旺的势头,顺利复出。”

一年的休养 难得的沉淀

2017年年初,为准备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拉威尔的《左手协奏曲》,在高强度密集音乐会的演出间隙,郎朗练习过多导致左手患上腱鞘炎。他的演出被迫取消,进入了养伤休息阶段。对于一位国际钢琴家来讲,手伤的打击可想而知。

郎朗说:“过去的一年主要是恢复和休息,基本上没怎么弹音乐会。我做了很多大师课,每周在自媒体教钢琴,在微博上每周六都有两分钟的免费钢琴课,做普及。同时在筹备我国内的基金会。我去年在教育上和公益上做得比较多,也是趁机调整一下,等待着狗年重新再来。”

timg (13)

郎朗演奏现场

过去的十多年里,郎朗每年都有各种音乐会,基本上没有长时间的休整。因此,看书成了他这次养伤休整中的一项内容。郎朗告诉北青报记者:“很多名著过去没有时间去看,这次好好看了一下,比如巴尔扎克的书和大仲马、小仲马的小说,还有一些跟艺术没有太大关系的书也看。过去我的生活节奏巨快,一早上起来坐飞机,下午赶到目的地,晚上弹场音乐会,一天的时间就没了。现在感觉一天的时间还挺多的,看会儿书,健会儿身,再进行些恢复性训练。同时也见了很多朋友,过去音乐会之间的时间紧,很少有时间与人交流,也就是偶尔音乐会完了吃个饭,一年只能见一次。去年,我专门约了一些朋友在一个地方,大家在一起呆了好几天,好好聊一聊我未来的一些想法,我觉得挺好。实际上我也需要这么一段时间来重新整理一下我的头绪。”

郎朗说:“手伤现在恢复得差不多了,炎症都退掉了,正在重新开始慢慢地练,每天练一个小时,一点点增加。肌肉需要一点点慢慢适应,不能一下增加很快,但是跟六个月前相比已经好太多。”

谈到这段休整期给他的启示,郎朗说:“我觉得特别好。对我来讲,我有时间来沉淀自己,这种沉淀不是刻意的。原来我每天晚上睡觉时会刻意地想很多事儿,现在我觉得能够有这段时间进行自然沉淀,我获益匪浅。我真的有时间做我过去做不了的事儿。过去我一直放不下音乐会的演奏,现在我发现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所以我现在认为稳扎稳打非常重要,我并不是今天必须把这事儿做完,也许明天做完效率会更高一些。之前年轻气盛的时候,我是不会这么去想的。”

u=3835495626,4218051903&fm=27&gp=0

用视频教授钢琴

开辟推广古典音乐新路

从2017年春节开始,郎朗在自媒体开辟了钢琴学习直播,每周六在网上播放教授钢琴的短视频,已坚持了一年,郎朗说:“现在新媒体发展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了,传播得也很快。以前你不能想象和每个人都是一个电台,每个人都是一个所谓的媒体。实际上我们真是可以好好用一下这些频道来做古典音乐的推广,因为我们都知道音乐的趣味性,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讲出来。而对我来讲,我除了弹琴以外,在这个方面也有一点沟通能力。如果让我去炒股,或者干其他啥事儿,我可能不会。如果是作为个人用语言或者用很短的短片形式来讲艺术,这是我的长项。我本身也愿意讲故事,然后我一看市场上也没有太多这方面的视频,有的话大家可能也没有太认真地去看它。我能用这个所谓的长处与大家分享音乐,让大家更好地体验音乐,何乐而不为呢?这是双赢的事情。”

带着这个想法,郎朗开始付诸实施,找了微博和自媒体的视频网站,“结果让我很吃惊的是,第一周出来就有几千万的点击率,后来我真的觉得这个是非常有必要的。”郎朗开始以为,钢琴艺术古典艺术比较小众,“但教上以后,我真觉得跟刚需也差不多,真的看得人很多很多,而且很多人给我发私信,问我这个,问我那个,咨询各种钢琴的问题,真的就是点燃了古典音乐类的自媒体。我觉得这个时代到了,用自媒体传播古典音乐。”

郎朗介绍说,教育视频做了一年,从2017年的春节开始到现在每周六,没有停,每次都一分钟到两分钟,稍微长一点也会放一点花絮到网站上,平均是一到三分钟。有的时候加个大彩蛋两课并一课,有时候还让网友放一些他们的视频,由郎朗直接点评进行互动。

本命年回归音乐会舞台

成立国内基金会

说到本命年的一些打算,郎朗表示:“本命年我要回归,我估计在六七月份左手完全恢复以后,录张唱片。我的音乐会目前计划从七月份开始弹,在波士顿坦格尔伍德音乐节和波士顿交响乐团合作是我美国回归舞台的第一场音乐会。然后,欧洲回归舞台是在琉森音乐节跟夏伊合作,这是我的计划,这还要看我恢复的情况。11月和12月份我会和维也纳爱乐乐团和指挥家默斯特巡演国内。我希望一切顺利。”

作为联合国和平大使,郎朗10年前成立了自己的全球慈善基金会。1月26日,郎朗慈善基金会在纽约拿到了格莱美奖基金会的项目,在卡内基大厅举办音乐会。郎朗说:“2018年是格莱美奖60年,我们跟格莱美主席谈好,2018年在卡内基大厅做一场古典的音乐会,正好今年又是伯恩斯坦诞辰100周年,所以我们又跟伯恩斯坦家族聊了一下,音乐会由我和伯恩斯坦的女儿杰妮·伯恩斯坦主持。我弹一两首简单的作品,我们基金会和格莱美基金会联合主办,作为庆祝格莱美60周年纪念伯恩斯坦诞辰100周年音乐会。音乐会的观众大都是小孩,至少75%。”

郎朗还表示,自己的基金会马上就要在国内成立了,现在到了最后的审批阶段。“2018年是我的全球基金会10周年,国内的慈善法去年改变了,可以做独立的基金会。这回是郎朗中国基金会,专门针对中国的,让孩子们更快乐地学钢琴。”

本命年的郎朗也为乐迷和琴童献上祝福:“希望大家都把活泼的对生命执着的小狗看作希望,狗年给我们孩子们、琴童们、热爱艺术的人带来一种新的旺旺旺的精神和可爱的性格。希望大家能在狗年完成自己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