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高科技互动艺术展演震撼发布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澎湃新闻 作者:钱恋水2018-02-13 09:49

如果关注好莱坞电影配乐,你会发现大导演们的作曲家选择如此之少。在合适的时候用器乐渲染气氛、推进情节,用准确的歌曲捕捉当下及点睛,大部分作曲家这样为大片配乐,冰岛作曲家约翰·约翰森(Jóhann Jóhannsson)是个异类。

他得过两次奥斯卡提名(《万物理论》《边境杀手》),玩乐队弹键盘出身,48岁突然离世后我们还将陆续听到几部他的配乐作品随新片上映。

约翰·约翰森

约翰森特别在哪里?他很少用配乐做推波助澜这件事。他的电影配乐总是退后一步,创造一个很大的空间,引观众至边缘,让他们自己往深渊里眺望。

约翰森死后,有乐评人回忆他的作品,觉得每一部都像安魂曲。不管是他自己的作品,还是接手的电影配乐,他的音乐都有立在废墟上的空旷感。约翰森喜欢用大编制的弦乐和各种声效的叠加,但是听起来绝对不会有纷繁的感觉。哪怕60件弦乐,约翰森也会像使用一件乐器一样,产生整道灰墙或一匹巨影的效果。

他首次在冰岛以外的世界崭露头角是与丹尼斯·维伦纽瓦导演合作的《囚徒》(Prisoners,2013)。尽管在此之前约翰森已有与英语影片合作的项目(《为了艾伦》(For Ellen,2012),《真爱效应》(Personal Effects,2009)等),是《囚徒》让观众发现他的不同。

这本来就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悬疑片,一桩简单的案件用了足足两个半小时讲述。节奏拖得很慢,悬疑的设置满足观众好奇心为小,激发想象为大。约翰森用一支管弦乐队制造肃穆的恐惧感,用电脑处理过的大提琴暗示魔鬼的弥撒。

在德国作曲家汉斯·季默为《盗梦空间》《星际穿越》配乐之前,以氛围音乐为主体为一部电影配乐的做法既不常见也不为主流所接受。季默既打开了这个空间,约翰森很快成为这一类型的佼佼者。

他和维伦纽瓦导演后来又有过两次合作,《边境杀手》(Sicario,2015)和《降临》(Arrival,2016)两部影片皆有好口碑。

约翰森为《边境杀手》所做的音乐和汉斯·季默有异曲同工之感。二人都执迷低沉的雾角声和金属质感的贝司线,鼓点机械冷酷,把观众的五脏六腑都震到。

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被问及,既然故事发生在美墨边境,为何不用具有当地特色的音乐元素?毕竟“异域风情”远比新古典和实验音乐受观众欢迎。约翰逊不讳言地认为这是一种偷懒和不负责任的做法。“配乐的要义是表达人物的心境,描绘局面的氛围,必要时甚至可以用音效模拟符合特定场合的音效。”

他的意思是,配乐的“乐”不止是传统意义上的音乐,它可以是任何声音,哪怕离题万里,只要存在内在联系的都可以。

《边境杀手》里有一首作品叫《The Beast》,维伦纽瓦把他在墨西哥边境拍摄的很多素材给了约翰森,让他自由采用,最后的成品像末日铁蹄缓慢过境。音乐里的金属苦涩气味很合毒品战争,它们是同一个时代的产物。

《降临》是维伦纽瓦和约翰森的第三次合作。这部2016年最出挑的科幻作品讲了一个外星文明降临的故事,但并不恐怖。沿着语言突破人类认知极限的路伤感也寂寞,约翰森用人声和器乐的叠加做出循环往复的声效,这声音不像来自外部,更像从自己腔体里发出的震颤。他的配乐注入观众的潜意识中发挥作用。当女主角初见外星人时,低音频发地表现隐隐的紧张感。处理过的人声像巨型生物在空间中移动是他的老把戏,《Hetapod B》中那句不断重复酷似中文的“我的 我的 我的脑袋呢”(也许就是中文)伴随密集鼓点和人声吟诵,后期弦乐渐渐充盈空间如巨大日出,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约翰森在访谈中详细谈过《降临》的配乐思路:“我知道我会用人声去诠释一部主要关于语言和沟通的电影。但我想要用一种不同的方式去运用它,所以我与‘Theatre of Voices’这个乐团合作。他们在古早音乐(early music)和当代音乐(contemporary music)上有很深的造诣,精通异国的发声技巧。我还与Robert Aiki Aubrey Lowe合作,他没怎么受过学术训练,却有着惊人的声音,是件强有力而柔韧的乐器。”

原声的制作在柏林的一间录音室完成,团队把16轨的带子做成环形,即把2英尺的16轨带子连接在一起,使它待在一个永恒的环状里。这样他们就能不断叠加声音,一遍一遍地用这个方法最后得到了一整带非常厚重有力的钢琴连续低音。

《银翼杀手2046》由他担任配乐本来早就确定,约翰森也像之前的合作一样事先拿到剧本和素材,已开始音乐的构思。配乐易主汉斯·季默不知何故,约翰森和维伦纽瓦均未给出解释。

约翰森从2001年开始发表个人作品,2006年的《IBM 1401,A User’s Manual》让他闻名地下音乐世界。一支60人的弦乐队和过时的大型计算机运行时发出的声响合在一起很容易成为乖僻的艺术项目,但约翰森的音乐在那时已趋成熟,临渊而立的肃穆感毫无没有虚张声势的廉价。

作为新古典主义作曲家的约翰森和电影配乐作曲家同样受人尊敬,因为他远离新古典乐“令人放松”的缺乏想象力,又用实验音乐和极简主义拓展了古典音乐(尤其是弦乐)的边界。可惜离世太早,如果不死想必还能做出不一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