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高科技互动艺术展演震撼发布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近日,中国国家博物馆与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ENSBA)、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CNAP)联合举办的“学院与沙龙——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在国博开展,展览集中呈现学院派这一法国艺术史上重要流派最璀璨夺目的炫彩篇章,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开了一场与传统有关的对话。

▲ “学院与沙龙——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

近期,“学院与沙龙——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展览集中展示从法国大革命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法国艺术以及法国社会风貌,重温法国艺术巨匠的精品,即是为大家展现一个“19世纪美术的法国梦”。展览通过百余件作品带领观众穿越回到19世纪的法国,看一看彼时世界艺术中心的盛况。法方策展人菲利普·杰奎琳说:

对于法国来说,19世纪是一个美术的世纪。美术是一面镜子,映照出当时科学与民主的进程。也正是通过美术,在19世纪串起了一条从法国到中国的线索。

1

2

3

4

▲  “学院与沙龙——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展览现场

此次参展的103件学院派艺术精品均来自世界闻名的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和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包括杰出的艺术大师多米尼克·安格尔、威廉-阿道夫·布格罗、帕斯卡·达仰-布弗莱、弗朗索瓦·吕德和保尔·郎度斯基等人的重量级作品。值得一提的是,安格尔的巨幅油画《朱庇特与忒提斯》是首次现身中国,这也是该作品首次走出欧洲,近四十年中首次走出馆藏地进行展出。因为这百余件作品的馆藏地又分散于各处,将它们集合于一处在中国展出着实不易。所以,法方策展人菲利普·杰奎琳先生说道:“该展览可谓是一个法国多家机构合作在中国展出的典范”。

5

▲ 巴黎高美安格尔纪念碑,Eugène Guillaume 创作于1871年,安格尔手中的纸片上写着:“素描者,艺之操也。”

6

▲ 安格尔《朱庇特与忒提斯》,1811年,布面油画,327×260cm,1834年向艺术家购得,馆藏编号:FNAC PFH-499,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1835年起藏置于普罗旺斯艾克斯的格拉内博物馆

1月28日,“学院与沙龙——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新闻恳谈会。作为中国国家博物馆2018年首个国际交流展,据中法双方策展人透露:安格尔巨幅油画《朱庇特与忒提斯》在此次展览中首次现身中国!这也是该作品首次走出欧洲,近四十年中首次走出馆藏地——普罗旺斯艾克斯的格拉内博物馆——进行展出。

在恳谈会上,据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历史与现代藏品负责人格扎维埃-菲利普·吉奥雄透露:安格尔的《朱庇特与忒提斯》是法国19世纪最有名、最神秘的作品,自诞生之日起便引发讨论,其古怪、神秘却不古典的“哥特式”风格,吸引着全世界艺术爱好者们的兴趣。这一作品有四个特点:一是色调冷;二是人物造型充满雕塑感;三是朱庇特的妻子朱诺隐藏在左上角的云端作思考状;四是画中人物的身躯不合比例却有着奇妙的和谐。或许正因为如此,使得这一作品充满了魅力。

7

▲ 时任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院长的夏尔·莱昂·维尼(1806 - 1862)所描绘的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美院大厅》,布面油画,91×115cm,馆藏编号:MU 8501,参展1850年沙龙,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

《美院大厅》是19世纪法式教育和美院风格的体现,作者时任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院长夏尔·莱昂·维尼,他将美院以及美院的老师们永远定格在了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画面中心的两位人物分别是:建造美院的建筑师——费利克斯·迪邦,他的身影高大而强壮,而他身旁那位矮个子的人便是安格尔。

8

▲ 艺术家安格尔24岁时自画像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是法国最重要的画家,也是新古典主义画派的最后一位领导人,他和浪漫主义画派的杰出代表欧仁·德拉克罗瓦之间的著名争论震动了整个法国画坛。安格尔的画风线条工整,轮廓确切,色彩明晰,构图严谨,对后来许多画家如德加、雷诺阿、甚至毕加索都有影响。

安格尔出生于法国南部加龙河上游的塔恩-加龙省首府蒙托邦,父亲是一位肖像画家和音乐家,是他的艺术启蒙教师,1791年他入图卢兹学院学习绘画;1797年到巴黎进入古典主义画派的主要代表人雅克-路易·大卫的画室;1799年考入美术学院油画系;1801年获一等罗马奖;1806年到罗马设画室,创作了大量的作品;1820年迁到佛罗伦萨,接受了大批肖像画的订作;1824年回到巴黎,立即获得很高荣誉;1825年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1829年任美术学院院长;1835年再次回到罗马,创作了一系列肖像素描和油画;1841年回巴黎,继续创作多幅巨作。

9

▲ 安格尔《半身躯干人体》,1800年,半身像竞赛,布面油画,102cm×80cm,参展1889年巴黎世博会,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

10

▲ 安格尔《阿喀琉斯接见阿伽门农使者》,1801年罗马绘画奖,布面油画,113cm×146cm,参展1889年巴黎世博会,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

安格尔一生最崇拜拉斐尔和古代大师,直到87岁高龄还在研究拉斐尔的作品,其最后一件作品就是根据乔托的构图画的。他的主要作品有《土耳其浴女》、《泉》、《路易十三世的宣誓》、《奥德利斯克与奴隶》以及一系列肖像画和大量的素描,还有类似中国画白描的只用线描钩轮廓的作品。

安格尔的声誉如日中天时,也正是古典主义面临终结,浪漫主义崛起的时代,他和新生的浪漫主义代表人德拉克罗瓦之间发生许多次辩论,浪漫主义强调色彩的运用,古典主义则强调轮廓的完整和构图的严谨,安格尔把持的美术学院对新生的各种画风嗤之以鼻,形成学院派风格。

11

▲ 《勃罗日里公爵夫人像》

安格尔既是举世闻名的绘画大师,也是美学理论家和教育家,在80年的创作生涯中,他孜孜以求地在艺术道路上实践着自己的理想,勤于创作,留下了丰富的艺术遗产;他重视培养学生的观察能力,强调绘画基础的训练,制订了一系列为学院派奉为圭臬的古典主义原则。另一方面,安格尔的保守与反动也是史所罕见的,他极端仇视革命,曾宣称自己不属于这个叛逆者的时代;他诋毁进步艺术形式,骂它们是“下等酒馆里的破烂货,懒汉的艺术”。

12

▲ 《土耳其浴室》布面油画 直径108cm 1862年 巴黎卢浮宫藏

1780年,安格尔生于一个世代绘画的美术学院院士家庭,并从小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9岁的小安格尔在素描上显露出惊人的天分,寥寥数笔就能传神地画下家里客人们的肖像,父亲于是送他到几位名师处深造,因此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功底。

安格尔17岁时来到巴黎,在这里遇到了影响他一生艺术道路的老师大卫。刚开始大卫对这个日后的得意门生并不感兴趣,原因是安格尔平淡谦和的画风难入这位以英雄主义为信条的导师的法眼。安格尔异常聪明,他没有急于改变风格,而是在此之外加进了老师的某些元素,21岁时的《阿喀流斯接待阿伽门农的使者》(《伊利亚特》中的一幕:希腊统帅阿伽门农向英雄阿喀流斯道歉,送上美女财礼并请他参战)令大卫对他刮目相看,并获得了赴罗马学习的机会,但实际上他26岁才奔赴意大利求学。求学期间,他不断将作品寄回国内在沙龙上展出,大卫惊喜地看到学生越发接近古典主义了,并为找到接班人兴奋不已。44岁,当安格尔回到巴黎时,他已是公认的古典派大将了。

13

▲ 《达芬奇之死》

当时的法国,乃至整个欧洲,古典主义江河日下,大卫已流亡比利时,他的另一弟子格罗也游离于古典派之外。学成归来的安格尔,无疑壮大了古典派日渐消亡的声势,成为古典派对付新兴的浪漫派的法宝。

从大卫到安格尔,是热情、生动的革命古典派向僵化、空虚的学院古典派的蜕变,安格尔背弃了老师艺术中的人民性,成为唯古典主义造型的追随者。安格尔表面不问政治,实际用自己的画笔为复辟王朝粉饰太平。《路易十三的誓言》得到了官方的热烈赞赏和革命舆论的强烈批评,正因为如此安格尔获得了波旁王朝颁发的“荣誉军团骑士”称号,次年还被选为皇家美术学院院士。然而,在一片偏重考古的职责声中,他“挂”不住了,一气之下返回了罗马(在意大利期间,他被任命为驻罗马的法国皇家美术学院院长),直到61岁才回国。

14

▲ 《宫娥和女奴》布面油画 72cm×100cm 1840年 剑桥福格美术博物馆藏

安格尔一生向往古典主义,追求古典理想化的平静肃穆的美,并以此作为他艺术的最高追求。古典派强调造型的准确性,这一点安格尔作得比他的老师更极端,简直到了一椅一物非倾心雕琢不可的地步,当然造型更为精美的同时,画面自然也就更为僵化。在形式精益求精的同时,内容从大卫的现实题材转为纯粹的唯希腊罗马是之的地步,成为脱离实际的纯艺术追求,于是“与时代步调格格不入”成为后世不肖子弟诘责他的主要话柄。《黄金时代》(又被人戏称“懒惰的美女群”),很难从在幸福乐园中(古希腊人将历史分为“黄金、白银、青铜、黑铁”四个时代)的无忧无虑的青年男女们的身上看出大卫的雄浑之气,取而代之的是造型极其精美之外的对理性美的描画。

15

▲ 《大宫女》(又名《土耳其浴女》)  1814年 布面油画 91×162cm 现藏于巴黎卢浮宫

实际上,安格尔的师承与其说出自大卫,不如说出自另外两个人--拉斐尔、提香,尤其是拉斐尔,他是安格尔终生的偶像。一次,孩提时的他看到了拉斐尔的《椅中圣母》,(后来,他仿照《椅中圣母》创作了《1780年波滔斑夫人》)感动得热烈盈眶,后来他自述说:“拉斐尔打开了我艺术的眼界,使我顿开茅塞,这个印象决定了我一生的命运。”在意大利古典主义的宝库中,他对拉斐尔遗留画作和提香人体艺术进行了近乎发狂的研习揣摩,依照拉斐尔《雅典学派》创作了《荷马的礼赞》。

16

▲ 《安条克与斯特拉托尼斯》布面油画 57cm×98cm 1840年 法国尚蒂伊孔代美术馆藏

即便从今天的眼光看,《雅典学派》与《荷马的礼赞》还是有上下床之别:安格尔在对古典主义“诗王”荷马的假想受桂冠图(荷马脚边的红衣、绿衣女郎分别象征《伊利亚特》与《奥德塞》)的描绘的同时,生硬地拉上了许多古典主义的杂七杂八“名流”——拉斐尔、但丁、阿基米德、雅典娜、唯吉尔,非但不能与拉斐尔《雅典学派》的兼容并蓄相比,而且场面也显得造作冰冷。这时,安格尔纯理性古典主义的某些弱点、也是后来学院派的弱点也暴露无遗了,即忽视人物客观的艺术视角,盲目追求古典主义死板的教条,使得画面显得不免生硬死板。当然,这种“死板”也是遵照古典主义原则而为之的,为了排除一切亢奋、激烈的情绪化成分,赋予作品安静、庄严的因素,对这种艺术追求上的反差,毋庸多言(绝对不是单纯地批判安格尔及学院派)观察《拯救安吉丽卡》中那个没有激越因素的场面就可以理解了。

17

▲ 《俄狄浦斯和斯芬克斯》,油画,189×144cm

安格尔学习拉斐尔真正的成绩是对女性裸体的传神描绘,他本人也是首屈一指的素描大师,因而对造型的把握上显示出异常的得心应手。

1808年,安格尔创作了著名的《瓦尔品松浴女》,这个被后世奉为裸体背影经典的形象健康、丰满、洋溢出生动而毫无任何淫亵的成分。

安格尔强调绘画必须重视骨骼,而肌肉远在其次,他认为肌肉绘制得过分精确会成为造型纯真的最大障碍,甚至会造成独特构思的浪费使作品平庸化。这是发前人所未想的重要美学理论,1814年他应卡萝琳皇后的邀请创作的《大宫女》就是这种理论的最好佐证。安格尔故意拉长人物的腰身(增加三根脊椎骨),这种“没有骨头”的变体增强了裸体特有的妩媚感。另外色彩的调配显得平和稳定、独具匠心,以至有人称威尼斯画派无一人能够企及。

18

19

20

21

22

▲ 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

安格尔崇尚自然,代表他最高成就的裸体创作往往不事雕琢,是自然形象洗练化与古典造型理性的完美结合。他笔下的裸女没有思想(《土耳其浴室》)、没有信仰(《后宫佳丽》)、没有任何时代的成分(《维纳斯》,实际是他夫人的画像),完全是画家纯粹的艺术创作。《泉》是他最负盛名的作品,是他于1820年在意大利期间作为习作开始的,1856年才在巴黎完稿,据说原名是《维纳斯》,但画家经过数十年的世俗漂泊,修改了少女脚边的小天使,把整理秀发改为倒倾水瓶,使之成为一幅具有古典主义象征意义的名作。也许安格尔在寄托对青春的无限眷恋--少女充满活力的胴体正像她脚边的那朵含苞欲放的雏菊,散发着长久的魅力,给人以宁谧的思绪、无尽的隽永。少女是画家衰老年岁的产儿,她的美资超过了所有的姐妹,集中了她们的美于一身。安格尔的艺术形式美是成功的,他笔下的裸体屏弃了一切非自然的成分,因而她们的美是可供任何时代膜拜的典范。

24

25

26

▲  “学院与沙龙——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展览现场

展览信息

27

▲ 学院与沙龙: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主视觉海报

学院与沙龙: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

展览时间:2018年1月31日 -5月6日

展览地点:国家博物馆 南8展厅

展览主办:中国国家博物馆

法国国家造型艺术中心

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

支持单位:法国驻华使馆

蔡冠深基金会

杰奎琳文化艺术

票务信息:全价50元

学生票20元(凭学生证购票)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资料及网站页面设计、版式编排、软件等,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jingxin@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