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布林客BLINK 作者:刘经纬2018-02-12 14:14

“有一天你醒来后,揉揉眼睛:你已经不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醒来了?日子所呈现的一切,你都精确地知道:春天或冬天,生活的场景,天气,日常程序。不会再发生任何意外之事:即便有突然发生、不同寻常、令人恐怖的事情也不会让你感到意外,因为你知道所有的可能,你能预算一切,无论好事坏事,这就是衰老。”

这是匈牙利作家马洛伊山多尔的一段描述衰老的文字,同样适用于这部电影呈现的状态。

矢口史靖导演延续了他的轻松喜剧风格,讲叙了一个平凡家庭的末日大逃亡的故事。电影呈现了一个有趣的背景,当世界没有了水和电的时候,要怎么生活呢?不是几个小时时间而是两年,人所在的城市,变成空壳,时间的指针慢慢停止,世界回到原始,你精确的知道每天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你不用念想着没打完的游戏,不需要翻看任何社交圈,货币变成了废纸,自行车变成了人人争抢的稀有的交通工具,没有了水和电,一切都停止了运作。

故事开头用了一家人吃饭的场景迅速交代了人物鲜明的性格,丈夫自大狂躁,妻子唯唯诺诺,儿女任性浮夸,儿子孤僻沉默,四口人之间的埋怨和浮躁让人物带有几分惹人厌的气质。就在断水绝粮的第7天,一家人决定加入逃亡的队伍,骑着自行车从东京投奔乡下海边靠捕鱼为生的外公,有意思的是,“出逃”的必要准备即丈夫要把自己的的假发带好,整理好自己的形象,女儿一边化妆,带好假睫毛,一边抱怨着土气的外公和即将到来的无聊乡下生活,儿子最重要的行李就是无法上网的电脑和没电的手机。就像这场“事故”很快会过去,就这样一家人开始了迁徙之路,以物换物,风吹日晒,渐渐从“体面”的城市人,变成了吃着猫罐头喝着车用纯净水的落魄流浪者,垂死挣扎。

走投无路的家庭在濒临死亡之际被农户所救,之前一直嫌弃“田园”生活的家人们在此刻心态发生了转变,就像是停电的那天晚上那样,这家人无所事事的走到阳台看星星,一家人难得站在一起,女儿感叹,原来真的有银河啊,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漫天星光在漆黑孤城的映衬下显得唯一,好像停电也不错!经历了磨难后的一家人这时候又站在一起了,他们努力的干农活,吃着自己种植采摘的食物,劳累一天后迫不及待的泡进热水中洗澡,这些成为了他们最重要的事,假发不重要了,没有了假睫毛也无所谓,没有埋怨和不安,只要好好干农活,就可以吃上饭,就可以活下去。

痛苦的求生过程让他们慢慢地找回了情感上的羁绊,终于,当到达鹿儿岛看到海边正在捕鱼的外公,绝望的他们仿佛看到了生活的希望,这时候的他们不再是以前的懦弱,任性,自大的个体,他们靠着捕鱼,种植,耕织,度过了两年的时间。

电影看似讲述了一场灾难,但并没有僵尸大战,世界末日的惨烈情节,相反,故事的内容简单且颇有超现实主义的色彩,其中有一段母亲和孩子因为一块肉被一群“野狗”围攻的情节,饥肠辘辘的“野狗”带着它的朋友们一步步逼近不远处的人类,那块肉就在“两人”中间,因为这场灾难而被流放的家养的“野狗”们为了抢夺食物,毫不示弱,这让不远处的人愣住了,惊恐的后退,这一段也就恰好呼应了影片开头人类将宠物狗锁在家中的片段,在原始的状态中,人和狗之间的身份在此刻互换了,可爱的小狗们在和人类的食物之争中展现了强大的气场,面对原始野性的人变无能为力,当狗儿们大摇大摆的从四面八方冒出来,从一变百的时候,配乐变得滑稽而轻快,就像是一种宣誓:愚蠢的人类。

还有一段是讲述一家人在逃亡的过程中,要经过一段隧道,隧道口聚集着一些老人,由于她们都看不见,就想出了这门生意,想要通过隧道的人付給她们钱,老人们带他们过隧道。起初一家人认为这是在“敲诈”,对这些人丝毫不屑,他们可能也没想到刚进入隧道,没走几步,就已经领略到了隧道里诡异的氛围和黑到恐怖的环境,他们落魄的狂奔回来,求着这些被他们认为“多此一举”的人带领他们通过隧道。这段场景的配乐同样变得欢快,当这些看不见的老人们被认为无价值的时候,他们立刻被归类了,他们是竞争者还是相互依赖的人?是无用的人,还是有用的人?

在电影里发达的现代社会物质丰富,反而带来苦难,连随时紧握着的手机也没帮到任何忙,避世的田园自给自足却带来了希望。最绝望最危险的时候,能够救命的不是那些带来便利的高科技,却是被嫌弃的原始自然的生活、是土气的外公的帮助,是两年的时光里,日出而作,日落儿息的生活,没有了一切科技产品,生活反而充实了,这也可能就是电影里《生存家族》中“生存”的意思,也可能是现实中“生存”的烦恼来源。

在学校门口有个菜市场,里面有片地方,专门空出来放了桌椅,旁边有几户拉面摊,这里是周围工地工人,吃饭歇脚的地方,一到晚上,就特别热闹,时常见一众人聚在一起一人一碗面,大口大口的吃的格外香,看老板给多加了几块肉,就高兴的不得了,招呼一些人过来,围在一起,有人没座位可坐了,就站在一边,边吃边聊,也不是什么美味,也没有什么格调,有时路过看他们吃的有滋有味,我一度认为这应该是隐藏着的美味,改天要来尝尝。

相比之下,在我朋友中有一类困难户,时常被我该吃什么而困扰,还不到吃饭的时间,就要开始思考,面对众多的选择,经过分析,比对和研究,最终觉得吃什么都没味道,选什么都会后悔,午餐时间就在选择中度过,包括我自己有时也会陷入这样的困难症,始终无解,这菜市场没什么精致的菜肴和高雅的环境,这群人,吃的倒是很开心,我尝过那的面之后,感觉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好吃,看来更重要的还是个心态吧。

Brian Greene在他的书《隐藏的现实》中讲到的一段我特别喜欢,他讲到百衲被宇宙这一节的时候写到:“如果你告诉我组成地球、太阳、银河系以及万事万物的粒子是如何排列的,你就已经彻底的描绘了现实的模样。当然有的人并不认同,当生命出现的时候,有的人相信必须存在一种非物质的东西(精神、灵魂、生命力、气)等等,让物质焕发生机。尽管我对这种看法持开放态度,但我从来没见过有证据能够支持这一点,在我看来最有说服力的观点是,一个人的肉体和精神不是别的,不过是他身体中粒子的排列方式的一种体现而已,确立了粒子的排列方式你就确定了一切,根据这种思路,如果我们所熟知的例子排列方式在另一块碎布中复现(另一个宇宙视界),如果宇宙的范围无限大,你就不是独自一个人,你的完美拷贝不止是一个,无数个你和你精神相同,肉体相同。”

在我看来他用非常易懂的话写出了一段有情感的的解析,不是类似“你不是孤单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说辞,而是如果我们的成长足迹已然被另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记录了下来,你会希望,永远这样吗?我们享受着这个社会给予的便利和生活,有着太多所谓的“小确幸”,我们面临着共同的压力,我们没时间收拾床铺,没时间收拾房间,我们牢牢的站在地上,一边走着,一边遗忘,我们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一边获得,一边丢弃,我们争分夺秒,希望一切可以变得慢一点,纵然时光飞逝。

电影中的这些人经历了一场没有来由的停电和停水,平静充实的度过了两年的与世隔绝的生活,某天,当闹钟开始报时,村子路灯亮缓缓亮起时,一切结束。

清晨,城市苏醒,忙碌的一天开始了,女儿收拾着学习服装设计的工具,准备出门,乡村生活让她学会了掌握了织布的技艺,她不再画着浓妆带夸张的假睫毛,捧着手机在社交圈子里聊的热火朝天;儿子背着吉他准备出门,经常佩戴的耳机变成了实在乐器;丈夫推出自行车要去上班,母亲利落的收拾着,故事的开头消极的情绪消失了,沉默的个体变得有了活力,这时,他们收到了在逃亡过程中遇到的朋友为他们拍的这张照片,朋友兑现承诺,寄来照片,那段时光如同魔力,逃亡中的垂死求生的样子被保存下来,他们看着那时的自己,流下眼泪,原来一切都没变,一切都变了。

“如果说思想在身体中,身体在衣服中,衣服在房间中,房间在大楼中,大楼在城市中,它们有最终的表层吗?我们是否可以把身体当成一种催化剂,与活的空间、时间产生共鸣,就像我正站在你面前,试图感觉和连接我们正在共享的时空”

安东尼·葛姆雷将他做成的雕塑人像放在在自然中,山顶,公共场所,海边,美术馆……感知的空间被扩大了,时间的概念延伸了,人到底变成了怎样的存在,当海风侵蚀人像,人像常年因被腐蚀而斑驳,按照这件作品带给我的启发:时间会留下它的痕迹吧,是有形的吧。

就像时间改变了一家的命运轨迹,正如结束的歌唱的那样:

“让我们记住曾经道德欢愉,细数往日的泪光

当我们在困顿中啜饮悲伤的苦酒

有一首歌永远回荡在我们耳边

艰辛的岁月只在昨天

这首歌词,寄托着困倦的太息”

电影看似一场魔幻的遭遇,故事却是真实的,就像在讲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某一天当世界停止了转动,回归原始,不知道我们是不是有机会切实的体会一下停电带来的好处——感受一下漫天的星光和真实的情感。

用《摩登家庭》里的一段话作为结尾:“每个人都有怕的东西,不是吗?怕高,怕小丑,怕窄小的空间,这些都可以克服,然后我们还有孩子。他们是否合群?是否安全?我们注定要担心一辈子。所以有时我们只能深呼吸,拥抱他们希望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