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深焦DeepFocus 作者: lacrymosa2018-02-11 11:43

尽管《忌日快乐》在今年一月底才与大陆观众正式见面,但是相信看过的人都会非常享受观影乐趣。当然,如果先看到海报上出现的那张带有kuso感的面具脸,就很容易猜到这不是一部正经八百的恐怖片了,甚至还有烂片嫌疑。而实际上,它比你预期中要高明得多。

乍一看,《忌日快乐》似乎是在玩一个千年老梗——即无限时空loop。这种题材早就没什么新奇的了,佳片如《恐怖游轮》、《土拨鼠之日》等,烂片也数不胜数。可是《忌日快乐》的重点并不在loop上,导演只是巧妙地借用了这种形式而已,影片的内里实则是当下非常喜闻乐见的内容,讲述了一个婊气冲天的女主角如何变身为正能量女神的故事。在以往的loop电影中,大部分主角不是背负着大义,就是摆脱不了悲剧宿命,总是让每一次的“重新来过”变得更加沉重。而《忌日快乐》一开始就没给女主设定一个多舛的命运,而是让她在绝境中不断反省、成长。鸡汤有了,欢笑也有了,还披着恐怖片的外衣,这才叫有趣的爆米花电影,也难怪本片能一举成为票房黑马。这种高明的模式是不是和去年的《逃出绝命镇》很像?是的,因为它们都来自于同一家制作公司——Blumhouse Productions。

Blumhouse是什么?

你可以称之为恐怖片专业户,《潜伏》《鬼影实录》《人类清除计划》等系列都出自它手。除此之外,它还制作出了像《分裂》《忌日快乐》这样的票房黑马,其中《逃出绝命镇》迅速引起了轰动,并在年终登上了《视与听》年度第一名,还是《电影手册》年度第四,受到了广大好评。作为一家独立电影制作公司,Blumhouse在这短短几年里不断给观众带来惊喜,同时又以低成本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不可不谓是一种现象级的业内标杆。而这一切,都归功于他们独到的欣赏水平与敏锐的商业嗅觉

在各色恐怖片犹如妖魔鬼怪一样向我们袭来的今天,一部影片想要突出重围是十分困难的。恐怖片的制作也仿佛被套路化了,市场上几乎清一色的系列电影、衍生大电影等堆积如山,每年也不乏挂着万圣节旗号的垃圾成品。实际上,最痛苦的莫过于审美疲劳的恐怖片爱好者,一边贡献票房一边无语凝噎。在这种环境下,Blumhouse经过了一番低风险的探索最终寻得了突破口。

《人类清除计划》系列海报

从Jason Blum在洛杉矶创立公司Blumhouse Productions之始,公司的定位就是走低成本路线,每年基本上只出一两部恐怖片,其中就有《鬼影实录》系列。2013年,环球影业将目光投向了这家品味别致的制作公司,并与之合作完成了《人类清除计划》第一部。《人类清除计划》虽然只是一部充满噱头的电影,但却为这家规模尚小的独立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商业收益。同年,电锯之父温子仁也与其合作拍摄了《潜伏2》,依然是一贯的低成本制作,不过影片从整体看确实比第一部上升了一个档次,票房也自然无需多言。这都使得名不见经传的Blumhouse开始小有名气。

可以说2014年是Blumhouse的转折点。这一年最辉煌的战绩莫过于制作《爆裂鼓手》了,该影片不但让青年导演达米安·沙泽勒大放异彩,而且直接横扫了各项主流大奖,其中包括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因为《爆裂鼓手》与《鸟人》《少年时代》等同期热门电影的口碑相差无几,而制作成本却更低,所以人们也将目光聚焦到了站在电影背后的制作公司之一——Blumhouse。也是这一年,Blumhouse参与制作了HBO出品的电视电影《平常的心》,这是一部关注LGBT群体的众星云集之作,其中就有马克·鲁弗洛、茱莉亚·罗伯茨等大咖。然而,同期制作的那些恐怖类型片就显得非常黯淡了,并且公司在这一年参与制作的影片数量是过去的几倍,这让人看不清Blumhouse的走向——与其他独立制作公司相比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禁让人怀疑它是否正在通向平庸的主流大道。但事实上,这正是它的蛰伏期。

Blumhouse制作的《爆裂鼓手》

得到业界关注的Blumhouse并没有选择转型,而是更进一步地开始制作恐怖惊悚电影,坚持自己最初的方向。2015年,除了继续制作《潜伏》系列第三部以外,Blumhouse还带来了让人眼前一亮的惊悚电影——《致命礼物》。这并不能算是一部上乘的类型片,但至少为公司后来几年的制作标准奠定了基础:低成本制作与高质量剧本。低成本制作是传承了公司一贯以来的传统,而高质量的剧本,相信与《爆裂鼓手》的成功是息息相关的——至少提升了对剧本的要求。

当这样的标准运用到了类型片上时,也就为走向成功提供了必然条件。由此可见,之后的《分裂》《逃出绝命镇》《忌日快乐》等基本上都是按照这种模式运行的。当然,正是因为Blumhouse对剧本质量的要求,不仅挖掘出了乔丹·皮尔这样的新锐导演,还能跟著名恐怖片导演M·奈特·沙马兰继续合作。

《逃出绝命镇》海报

提到沙马兰,不得不说他在与Blumhouse合作拍摄《探访惊魂》之前,已经很久没正儿八经地拍摄恐怖片了,人们对他的印象很可能还停留在之前《重返地球》那样的商业烂片。而《探访惊魂》的到来正是让人们看到,那个将恐怖氛围信手拈来的沙马兰正式归来,这部伪纪录片甚至还散发着些许新生代导演的味道,充满着个人趣味。在Blumhouse的支持下,沙马兰又根据真实事件创作并拍摄了《分裂》,影片的成本只有900万,而全球票房突破两亿,甚至登上了去年《电影手册》十佳第八名,可谓是名利双收。《分裂》的票房之所以能居高不下,或许是有詹姆斯·麦卡沃伊的精湛演技加持,或许是得到了同一事件改编的畅销小说《24个比利》助力,但说到底还是Blumhouse找准了时机,一蹴而就。

前文提到,《致命礼物》为Blumhouse奠定了影片的制作标准,其实远不止如此。从《致命礼物》到《逃出绝命镇》,它们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表面包裹着惊悚的外衣,内里实际上在探讨严肃的主题。前者是在控诉人性的阴暗面,后者则是在讽刺美国种族主义的现状。而《忌日快乐》虽然还添加了爆米花式的喜剧色彩,但也启发了人们去审视自己面对生活的态度。抛开严肃主题不谈,这些影片自身也得益于低成本高质量,整体风格大都干净利落,不至于俗到令人发指。这样的类型片受到追捧也就顺理成章了,因为它们不光是吓唬吓唬人那么简单,没有把观众当作尖叫的脑残。至少看罢,观众既享受了整个观影的过程,又能进一步展开思考,这相比传统恐怖片来说是非常独特的。从这个意义上讲,Blumhouse的秘诀就在于,制作电影时保持着严肃认真的态度,同时适当地取悦观众。看似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却很难。

2017年,对于恐怖片爱好者来说,似乎是迎来春天了,除了新贵Blumhouse出品之外,还有刷新了R级恐怖片票房历史的新版《小丑回魂》。尽管后者主要是凭借着老版的口碑和前期卖力的宣传,但还是为低成本制作带来了巨大的吸引力——不管失败与否,都不会摔得太惨。这也不难推断出接下来会有一波恐怖片热潮袭来,不过能不能继续出现高水平的制作尚且存疑,毕竟像Blumhouse这样在商业指向下仍能独树一帜的公司算少数,而这种回暖态势能持续多久也尚且存疑。

接下来Blumhouse的计划并不多,但绝对值得恐怖片影迷的期待。其中排在第一位的便是重新启动的《月光光心慌慌》系列,阔别十年的荧幕杀人狂迈尔斯又要陪你过万圣节了。最重要的是,James Blum还请来创建了该系列的恐怖大师约翰·卡朋特担任编剧之一。其次就是沙马兰的《玻璃先生》项目,该片是《分裂》的衍生续集,同时也会与他早年的作品《不死劫》进行交集。另外还有将继续进行到底的《潜伏4》,当然导演已不是雷·沃纳尔。无论如何,希望Blumhouse能够继续保持着业界良心,让影迷们在这座恐怖之屋中享受到更多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