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高科技互动艺术展演震撼发布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二咩2018-02-11 10:46

怎么看古画,这个问题一直是个坑。

大家带着干粮一大早跑去博物馆排队,一排兴许就是一天,然后饿得前胸贴后背地挤在玻璃展柜前盯着画看上几眼。山是秃山,水是浅水,天空是留白,笔触离得太远看不见……你真的知道你在看什么吗?

我们总是既想听到画面背后的段子和轶事,还想 Get 到一眼就明辨真伪的神技能。邵彦在她的听山水:中国美术史“卧游“指南年专栏中说,她特别能体会这种心情。大家订阅她的专栏,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看看专业研究人员是如何看画的,或者仅仅就是因为有着“我喜欢中国古画,可是看不懂,怎么办?”的问题和困扰。所以,邵老师就地用《游春图》做了个示范,以她个人的研究经验和工作方法,给大家一点找到“门路”的钥匙。

不用怕初学时的懵懂,遇到的缺失与偏颇,都可以在后面的学习和思考中慢慢纠正:“很多年前我开始学美术史的时候,能读到的很多书还在强调“内容决定形式”,不像现在这样可以形式脱离内容。我觉得具体看画的时候,内容与形式是互相制约的。一种内容有最合适它的形式,反过来,形式有时候会限定内容的表达。不过具体到看古画,为了便于操作,我还是把内容与形式分开来,而且都可以分成很多层。”

1

《游春图》 隋,展子虔,绢本设色,

纵43厘米,横85厘米,故宫博物院藏

她教大家用“分层法”来读古画:“内容方面,通常要看造型、比例,比如山、树的造型如何,水纹怎么画的,建筑画成什么样,有什么年代特征,人物造型怎么样,或者说体型,高矮胖瘦,脑袋占全身比例是九头身,还是五头身,当然古画里大多是五头身、甚至四头身,开脸怎么样(姑且就算颜值吧),脸是方是圆,鼻子是高是矮,发际线长啥样,头上鬏鬏咋梳的,插的戴的都是些啥首饰,配置的器物道具什么样。复杂一点的组合,看人物在做什么姿态或者动作,正在发生什么故事情节……这些内容,粗略一点可以划分出三到五层,细致一点可以划分到十几层。”

2

《游春图》局部——水纹(渔网纹)

“我这里说的分层不是说这些内容有轻重缓急的层次,而是像 Photoshop 里的图层,一层层的分解是为了便于我们观察,最后把它一层层叠加起来,就成了一幅完整的画。”

你看,邵彦老师的研究总是有趣。

在她看来,今天的“热点”,也许只是当年被淹没的一粟:“《千里江山图》的色相,现代人看起来认为漂亮,在古代叫“火气”,宋徽宗未必受得了,他的贵族品味喜欢的应该是《江山秋色图》那种温和的面貌。《千里江山图》石色罩染遍数太多,色层太厚,不偷工不减料,最后弄得太过了,皇上跟前碰个软钉子,只换得九百年后的名动京城,万人空巷。”

3

《千里江山图》局部——草庐,可能是洞天入口

4

《江山秋色图》局部——仙山宫苑

在她看来,青绿不仅仅是一种色彩表现形式,更是宗教“以色通天”的精神体现:“青绿和水墨,本来是两股道上跑的车,在宋代才硬拧到一块儿去的……青绿用色是道教观念的一个标记,只要在普通的水墨山水画上加上青绿咏鹅,哪怕艺术上看来完全不搭调,也可以让这幅画获得往天上提升的神奇功能,把画中普通的山水提升成仙境。”

5

《深山会棋图》 辽,佚名,绢本,水墨,

纵106.5厘米,横54厘米,辽宁省博物馆藏

在她看来,大师有时也很会忽悠人:“董其昌自己的山水画是水墨、浅绛、青绿都画,而且除了一般的小青绿和《江山秋色图》那样的浅色大青绿,他还画一种重色大青绿,非常特别,画上的山是浓重的大青绿,还配上秋天的红叶树。这些红叶不是像香山红叶那样一片红棕色,而是像日本或者江南一些地方的红枫一样的正红色,非常有装饰性。”

6

《燕吴八景册》之一“西山雪霁仿张僧繇”,

明,董其昌,绢本设色,

纵26.1厘米,横24.8厘米,上海博物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