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历朝贤后故事图册》由清代宫廷画家焦秉贞绘制,为绢本设色,纵30.8cm,横37.4cm,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此套图册题材取自历代有良好德行的皇后、太后的故事,人物包括西周文王之母太任、西周武王之母太姒、东汉明帝明德马皇后、东汉和帝和熹邓皇后、北宋仁宗慈圣曹皇后、北宋英宗宣仁高皇后、明仁宗诚孝张皇后。

她们在身为皇后或太后期间,有的勤俭仁厚、贤淑孝顺,有的不问政事、不佞外戚。画家绘此画册就是借她们的懿德来宣传封建的伦理纲常,给宫廷里的妃嫔们竖立行为楷模。在册页中所绘仕女形象柔弱,设色浓艳,富有装饰性。图上建筑物的绘制采用欧洲焦点透视的方法,有别于中国的传统界画。

《葛覃亲采》

西周文王之母太任,勤俭仁厚,经常亲自采摘织布原料。

《含饴弄孙》

此图人物典出东汉明帝皇后马后,大将马援之女,以贤德闻名后宫,从不因私干涉朝政。明帝死,其子章帝即位,马太后说:“我今后只是含饴弄孙,不管政事。”章帝要为舅父们封爵,马后不许的故事。

《教训诸王》

此图人物典出《后汉书·马后纪》载:“建初元年,欲封爵诸舅,太后不听,帝复重请,太后报曰:“吾反复念之,思令两善,岂徒欲获谦谦之名,使帝受不外施之嫌哉!夫至孝之行,安亲为上,吾素刚急,有胸中气,不可不顺也。若阴阳调和,边境清静,然后行子之志,吾但当含饴弄孙,不能复关政矣!又置织室,蚕于濯龙中,数往观视,以为娱乐。常与帝旦夕言道政事,及教授诸小王《论语》经书。”的故事。

《戒饬宗族》

此图人物典出《后汉书》卷十上皇后纪第十:“和熹邓皇后讳绥,太傅禹之孙也。父训,护羌校尉;母阴氏,光烈皇后从弟女也。后任太后,邓太后诏征和帝弟济北、河间王子男女年五岁以上四十余人,又邓氏近亲子孙三十余人,并为开邸第,教学经书,躬自监试。尚幼者,使置师保,朝夕入宫,抚循诏导,恩爱甚渥。”的故事。

《禁苑种谷》

北宋仁宗曹皇后,慈圣太后,大将曹彬孙女。仁慈节俭,关心稼穑,和仁宗皇帝一起在皇宫中种谷养蚕,以时时提醒自己和臣下百姓劳作之艰辛,不忘爱民之本。

《麟趾贻休》

《国风.周南.麟之趾》:‘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麟之定,振振公姓,于嗟麟兮。麟之角,振振公族,于嗟麟兮。’西周文王之正妃,武王之母太姒。太姒仰慕太姜,太任等前辈之美德,殷勤伺奉婆婆,旦夕操劳家务,又尽心尽力教导儿子,使他们长大后成为品德高尚的人。

《女中尧舜》

北宋英宗宣仁高皇后,神宗之母,仁宗曹皇后的侄女. 从小和姨母生活在宫中,长大后智谋胆识过人,生活简朴,崇尚节俭,为人廉洁公正。十岁孙子宋哲宗即位后,由高太后主政,第一件事就是废除《新法》,召回司马光,苏轼等被贬的大臣。她主张程朱理学中‘存天理、灭人欲’和传统儒家道德伦理观念,从不以权谋私,非常注意约束外戚的势力,致使‘临政九年,朝廷清明,结夏绥安,杜绝内降侥幸;文思院奉上之物,无问巨细,终身不取其一,人以为女中尧舜。’高太后摄政期间,政治清明,始终与民生息,令与宋为敌的契丹也十分敬畏,是为北宋社会最平和,百姓生活最安定的时期,史称‘元佑之治’。

《亲掖銮舆》

明宣宗为皇太后亲掖銮舆,太后游西苑,皇后皇妃侍,帝亲掖舆登万岁山,奉觞上寿,献诗颁德。

《身衣练服》

东汉明帝明德马皇后,知书达理,为人十分谦逊仁慈,崇尚节俭,又极孝顺。贵为皇后后,仍然如此,日常服饰非常简朴,常穿易于染色的粗丝衣服,裙脚也不加边;服侍她的人也是一样。平常用度也很节制生,无任何奢侈品。以此作为天下表率。

《孝事周姜》

西周文王之母太任,挚任氏的女儿。容貌端庄,性情仁厚,注重自身的德行修养,对婆婆周姜孝顺伺候都十分周到。

《约束外家》

东汉明帝明德马皇后曾在娘家濯龙园的门外,见到很多人来拜侯马氏外戚,车子马匹像流水一样往来不绝,十分招摇。佣人们则清一色绿色,配上雪白的领子袖口,甚至比皇后的排场都张扬。马皇后当时竭力控制自己,没有责备他们。后来章帝几次要封赏舅舅们,马皇后都坚决不同意,认为只知自己极时享乐的人,根本就不可能为国家忧愁,怎能担当重任呢。并且前朝外戚得势乱国,落得身死灭门,都足以戒鉴了。

《濯龙蚕织》

东汉明帝明德马皇后,从不因私情封赏娘家亲戚,但是对于外亲中有品行谦虚,重义行善者,经常予以赏赐鼓励;对品德不端者则严厉批评。而那些倚势不守法度严重者,就遣出京城,送还乡里。又在娘家设置养蚕纺织作坊,并亲自前往访视,用意良苦戒劝马氏族人以简朴自律之美德。

焦秉贞,清代宫廷画家。生卒年不详,字尔正,山东济宁人,康熙时官钦天监五官正,供奉内廷。擅画人物,吸收西洋画法,重明暗,楼台界画,刻划精工,绘有《仕女图》,《耕织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