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博物馆看展览 作者:冰村2018-02-09 11:49

放下手机来到国立西洋美术馆时,我并没有料到在这里也能看到出门旅行的青蛙寄来的“明信片”。眼前的朝颜花朵温婉,藤蔓舒展,青蛙藏身于叶间,笃定的神情也与游戏中那只小青蛙颇为相似。而此次展览中描绘青蛙的作品远不止于此。

在我们与它相遇的很久很久以前,它就已经去过许多地方旅行了。

1

▲葛飾北斎『朝顔に蛙』、1831-33年頃、横大判錦絵、24 x 36.4cm、ミネアポリス美術館、p. 175

自古以来,青蛙就是为日本人熟知和喜爱的小动物。

松尾芭蕉写过俳句“闲寂古池旁,青蛙跃入水中央,扑通一声响”,日本平安时代末期的鸟兽戏画中也时常出现青蛙拟人的生动形象。由于日文中的“青蛙”(カエル)与“归来”(帰る)谐音(《旅行青蛙》的标题也利用了这一谐音),如今的日本交通广告中也经常使用青蛙的形象来表达平安回家的寓意。

2

▲图片来自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官方网站:鳥獣人物戯画巻断簡、12世紀、紙本墨画、縦30.6 x 83.3cm、東京国立博物館

图为鸟兽戏画中拿荷叶当伞的青蛙。

而北斋笔下的青蛙不仅像游戏中那样走遍了日本,更是早在十九世纪后半叶江户幕府对外开放时就跟着洋大人们来到了欧洲和美国。

北斋的风格与西方绘画完全不同,许多介绍日本艺术的画册都竞相收录他的作品,西方人对北斋的评价也逐渐由“有意思的画家”转变成为“日本最伟大的画家”,对印象派和新艺术运动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1886 年于伦敦出版的《日本绘画艺术》中收录了北斋的作品,画中描绘了拖家带口的旅行青蛙,一只背着呱娃儿,一只抱着花。

3

▲William Anderson, The Pictorial Arts of Japan, London, 1886, The National Museum of Western Art, Tokyo, p. 53

巴黎出版的《日本装饰艺术素描集》中也能见到北斋的青蛙的身影。图中还出现了许多青蛙的小伙伴,你可曾收到过它们的明信片?

4

▲葛飾北斎『北斎漫画』初編、1814、墨摺、淡彩摺、22.9 x 15.7 cm、浦上蒼穹堂 /『北斎漫画』二編、1815、墨摺、淡彩摺、22.8 x 15.8 cm、浦上蒼穹堂、p. 43

5

▲Adalbert de Beaumont / Eugène Collinot, Ornements du Japon: Recueil de Dessins pour l'Art et l’Industrie, Paris, 1883, The National Museum of Western Art, Tokyo, p. 43

1867 年举办的巴黎万国博览会中展出了餐具套盘“Rousseau”,大受好评,其他陶艺师纷纷效仿,北斋的花鸟鱼虫一下子成了最时兴的装饰纹样。

在当时的西方,人们本来就习惯将禽鸟游鱼等用作食材的动物绘制在餐具上,然而“Rousseau”将两栖动物用作餐具装饰则是崭新的创举。下图是 1867 年制造的“Rousseau”套盘之一,餐盘上的鸡和青蛙都照搬自北斋的作品。

6

▲Felix Braquemond / François-Eugène Rousseau, Plate with Hen and Frog, from the Service “Rousseau”, c. 1867, faience, dim 32.1cm, Cité de la céramique - Sèvres et Limoges, Musée national Adrien Dubouché, Limoges, p. 145

同一只青蛙还出现在了艾米里·加利制作的八角形花瓶上。

7

▲Émile Gall, Octagonal Vase with Frog, 1884, glass, h. 16.9cm, Musée de l'École de Nancy, p. 155

下图餐盘上的画家被穿着裤子的蟾蜍吓了一跳,蟾蜍同样出自北斋的手笔。

8

▲葛飾北斎『北斎漫画』十編、1819、墨摺、淡彩摺、22.9 x15.8cm、浦上蒼穹堂、p.154

9

▲Plate, Amédée de Caranza / Manufacture Jules Vieillard & Cie, c. 1880, faience fine with enamel decoration in relief, 21x 24.5cm, Collection privée Laurence et Jacques Darrigade, Pessac, p.154

当时的绘画和装饰品中也能见到青蛙的身影,下面这枚胸针上的青蛙纹样就出自北斋的弟子葛饰为斋。

10

▲葛飾為斎『花鳥山水画式』五編、1865、墨摺、12.1 x 18.1cm、個人蔵、p. 142

11

▲Alexis Falize / Antoine Tard, Brooch, 1869,cloisonné enamel on gold, l. 4.8cm, Collection Polak, Courtesy of Wartski, p.142

北斋笔下的水仙花和法国画家 Charles-Louis Houdard 笔下的水仙与蛙。

12

▲葛飾北斎『北斎写真画譜』、1814、墨摺、淡彩摺、22.7 x 17cm、クラクフ国立博物館、p. 168

13

▲Charles-Louis Houdard, Frogs ( from “L'Estampe originale”, Album VIII ), 1894, three-coloraquavit on paper, 26.1 x 40cm, Mitsubishi Ichigokan Museum, Tokyo, p.168 

青蛙的小伙伴们自然也是北斋笔下的常客。《北斋漫画》十篇中描绘了一群姿态各异的老鼠,有的读书,有的挑担,有的打渔,和旅行青蛙稀有明信片中出现的老鼠一家子有几分相似。

法国波尔多的陶瓷工作室Jules Vieillard从中得到灵感,将画中老鼠两两组合,再配上从《北斋漫画》的其它作品中引用的竹节等图样,制造出一系列以鼠为主题的瓷盘。

14

▲葛飾北斎『北斎漫画』十編、1819、墨摺、淡彩摺、22.9 x15.8cm、浦上蒼穹堂、p. 137

15

▲Manufacture Jules Vieillard & Cie, Plate with Mice Fishing, from the Service “Souris”, c. 1870, faience, dim. 22.7cm,The National Museum of Western Art, Tokyo, p. 136

16

▲Manufacture Jules Vieillard & Cie, Plate with Mice Reading, from the Service “Souris”, c. 1890, faience, dim. 22.9cm,The National Museum of Western Art, Tokyo, Donated by “Au Bain Marie”, Paris, p. 136

17

▲Manufacture Jules Vieillard & Cie, Platewith Mice Playing Music, from the Service “Souris”, c. 1880, faience fine with enamel decoration in relief, dim. 22.5cm, 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 et duDesign, Bordeaux, p. 136

《北斋画式》中活灵活现的小螃蟹则被美国陶艺师 Albert Robert Valentien 相中,将螃蟹图案绘制在朱红的陶水壶上。

18

▲葛飾北斎『北斎画式』、1819、墨摺、26.1 x18.5cm、浦上蒼穹堂、p.153

19

▲Albert Robert Valentien ( decorator ) / The Rookwood Pottery Company, Spanish Water Jug, 1885, stoneware, mahogany glaze, h. 21 xdim. 18.4cm,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125th Anniversary Acquisition, p.153)

除了花鸟鱼虫,旅行也是浮世绘的重要主题之一。

北斋的 《富岳三十六景》是描绘旅游胜地的“名所绘”代表作,画中展现了不同季节、天气和角度下富士山的身姿。西方人在此之前只知道按部就班地描绘上帝赐予的壮丽自然,构图缺乏变化,北斋的出现却打破了一切过往的规矩。

就像我们沉迷于旅行青蛙寄回的明信片一样,欧洲人也疯狂地迷上了北斋富有冲击力的构图以及对四时之景的细腻描绘,莫奈、塞尚、修拉、梵高这些大师都没少借鉴北斋的构图和用色。

举例来讲,用挺立的树木分割画面的构图在浮世绘中并不罕见,但对于西方艺术家而言这种构图却非常新奇。莫奈的油画作品《昂蒂布海角》就模仿了北斋的《富岳三十六景骏州江尻》的构图。

19

▲葛飾北斎『冨嶽三十六景 駿州江尻』、1830-33、横大判錦絵、25.4 x 37.5cm、オーストリア応用美術館、ウィーン、p.208

20

▲Claude Monet, At Cape Antibes, 1888, oil on canvas, 65 x 92 cm, The Museum of Art, Ehime, p. 209

青蛙的足迹比我们想象中要深广许多,而北斋的作品不过是其中一隅。他描绘小动物的活泼笔触和观看风景的独特视角对西方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或许也正是你我手机中游戏的原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