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1

在2017年Power 百人榜中,香格纳画廊创始人劳伦斯·何浦林由2016年的76位跃升至51位。

香格纳是中国最早成立的当代艺术画廊之一,它发展的20年,正是伴随着中国当代艺术家们与艺术市场成长的二十年;它代理的40余位当代艺术家,被业内视为中国当代艺术最重要的推动者之一。

今天就来跟大家聊聊,这个见证并推动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的传奇画廊。

2

2016年注定是香格纳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香格纳迎来了创立的20周年并整体搬迁至西岸。与此同时,作为成立20周年所开办的的大展,“Holzwege”有一长串华丽参展名单:陈晓云、丁乙、郭熙&张健伶、耿建翌、韩锋、黄奎、约尔格·伊门多夫、林科、李明、梁绍基、梁玥、刘月、刘存瑞、马库斯·吕佩尔兹、欧阳春、邵一、孙逊、王友身、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徐震—没顶公司、余友涵、杨福东、杨振中、曾梵志、赵洋、章清、赵仁辉,张恩利……

上述艺术家无一不是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一员,香格纳是中国最早成立的当代艺术画廊之一,它发展的20年,不仅见证中国当代艺术家走出上海,进入国际的过程,也经历着上海画廊从无到有,一级市场从零开始的艺术江湖。

可以说,上海画廊风云,从香格纳开始。

1996年的上海,两簇中国当代艺术史的新生火焰蓬勃激发。那年春天,毗邻人民公园的上海美术馆里,第一届上海双年展《开放的空间》热闹登场。同年,两公里开外的波特曼酒店走廊里,一位满大街骑着自行车探访艺术家的瑞士小伙子劳伦斯·何浦林(Lorenz Helbling)开张了第一家立足上海的当代艺术画廊:香格纳。

(1997年 劳伦斯·何浦林与Anne Heseltine女士在波特曼酒店走廊)

那一年,上海有了首家五星级酒店,波特曼大酒店,酒店的负责人也是一位瑞士人。劳伦斯第一次找到这位酒店负责人,就开门见山地问:“我在你们酒店走廊的墙上挂画好不好,反正也是空着的。”

(1997年Lady Anne Heseltine参观香格纳画廊(波特曼香格里拉酒店走廊),由左而右依序为周铁海、计文于、丁乙、浦捷、Lady Anne Heseltine、何浦林、薛松、申凡)

之后的故事,整个中国艺术圈都知道了——1996年,他在上海第一家五星级酒店——波特曼大酒店的二楼走廊,开了上海第一家当代艺术画廊。之后的20年,这位瑞士人成为国内最具实力的艺术推手。艺术圈提到“劳伦斯”,多半是指他。

如今的何浦林,和上海乃至中国当代艺术圈的半壁江山都有合作。而20年前的他,常常骑着一辆半新不旧的自行车,揣着BB机,在里弄里穿行。他见艺术家就问 :“有没有认识别的艺术家?”,有人会介绍,有人不会。

那时的艺术家,没有自己的工作室,何浦林在资料里看到一件作品,刚想见原作,就被告知“已经扔了”。因此,他在苏州河附近,租了一间800平方的仓库。“你放不下的画,放我这里,至少不要扔掉。”他告诉那些艺术家们。而这些如今难以置信的局面,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国艺术圈常常可见。

(艺术家曾梵志在香格纳展厅现场)

画廊刚开的第一年,何浦林从一份名单上得知全球近300名艺术从业者的信息,他便不厌其烦地给这些他根本不认识的大腕写信。内容是:“我在上海波特曼开了一家画廊,欢迎来看。”连他自己回忆起来,都笑着觉得自己当时可能脑子有点坏掉了。

(香格纳画廊“波特曼时期”,群展,1998年)

正因为当年何浦林的不懈坚持,最终换回了著名策展人哈罗德·泽曼(Harald Szeemann)的回信。“泽曼是香格纳画廊第一位伯乐,尤伦斯是画廊早期最重要的藏家。如果不是尤伦斯每三、五个月飞一次上海,香格纳画廊不会到今天。”何浦林如是说。在这之后,香格纳画廊进一步得到了西方艺术界更多的关注,为中国艺术作品在国际上打开了局面。

(香格纳画廊“波特曼时期”,群展,1998年)

说香格纳推动中国当代艺术走向国际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2000年之后。2000年,香格纳画廊成为了中国第一家参展巴塞尔艺术展的画廊。劳伦斯准备了所有波特曼时期的展览资料,巴塞尔看过这些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后立马答应了。之后两年里,香格纳画廊还参加了西班牙艺术博览会、墨尔本艺术博览会。中国艺术家的作品通过这些艺博会被西方艺术界认识和熟知。

(香格纳画廊在巴塞尔艺术展,2000年)

作为创始人的劳伦斯 何浦林这一路走来,为中国当代艺术开辟出了一条条道路。这样一位了不起的画廊主,却十分的平易近人。身着牛仔裤、休闲服的他始终传递出一种不凡的气质,他说话时总会让人感受到他的平和与谦卑。言语间,他虽是用最简单的词汇,但却能表达出深刻的意义,一字一句,如同这20年来,香格纳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来。

2016年11月9日,香格纳画廊在西岸新空间的两层展厅中推出开幕展“Holzwege”。该展览以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的著作《林中路》为出发点,呈现三十名国内外艺术家在不同时期探索下的代表性作品。

在此次展览中,香格纳画廊不仅展出声名远播的中国艺术家,如曾梵志、丁乙、张恩利、杨福东和徐震的作品,以及青年艺术家如孙逊、赵洋和欧阳春。同时还有海外艺术家,如约尔格 伊门多夫和阿彼察邦 韦拉斯哈古等,作品与作品之间形成了丰富且多元的对话语境。每位艺术家以其作品表达个人途中探究的境遇,而每件作品之间看似独立却又遥相呼应。

刘月《为极限值得唯一14 2015 2016 (选录)》,爱普生艺术微喷、哈内姆勒摄影纯棉硫化钡纸基纸,

黑色作品 29 20.5cm ( 370张),彩色作品 200 150cm,2015-2016年

梁绍基《孤云》,木、丝、钢管,290 420 80cm,2016年

余友涵《5个女人》,布上丙烯,150 130cm,2001年

丁乙《十示》,绘画、椴木板上丙烯雕刻,240 240 6cm,2016年

杨振中《如果你养了一只鹦鹉,你教他(她)说什么?》,单路视频装置、鹦鹉、老电视机,9 minutes 32 seconds,2001年(2016年复原)

《试图记住一棵树》,光泽亚克力铝单板数码摄影,赵仁辉,2016年。

黑历史,孙逊,2016年

香格纳的二十周年展,让人惊艳。我们无法一一例举每件作品中凝练出的,有如海德格尔一般对于“林中路”的沉思,正如我们无法聚焦劳伦斯如何穿透数载而辛勤工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所做出无遗余力的推动。

“香格纳还很年轻,香格纳还会一直改变。”何浦林说。二十年来,这位内心沉静的香格纳画廊主人,不断深尝着与追索艺术本质的艺术家们之间共同的孤独和幸福,也在不断思索着香格纳的使命和愿景。林中多路,殊途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