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高科技互动艺术展演震撼发布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携裹着潮湿气息的阵阵微风,拂动着枝丫上摇摇欲坠的叶子。作为日本北陆地区最大的都市,金泽常被称作“小京都”。然而这风雨中的金泽,哪里看得到一丝京都的影子呢?或许那种状似京都的幽邃,只在兼六园周边才能有些许感受。从这座建于17世纪的金泽城藩主的庭园走至广坂,需要经过一条不算长的下坡路,坡路的尽头是一块开阔的土地,土地上以白色为主调的建筑,便是妹岛和世与西泽立卫设计的金泽21世纪美术馆。从这样短短一条坡路的一端到另一端,竟像是穿越了几个世纪。

热情的白色岛屿

从坡路上俯瞰,金泽21世纪美术馆是一座“俯身大地”的美术馆。在地势较低的空地上,美术馆显得十分醒目,就像一座扁圆的白色岛屿。白色立方体和圆柱形的建筑结构,为美术馆分割出了不同的功能空间,建筑内部的各种设施,也并不是被盲目地塞进建筑中,而是通过多个圆形形成了流畅的分区。美术馆也因此被“有秩序地解构”。此外,全景、全角度的玻璃墙,又让景色产生了室内室外两两相望时的沟通感。在此,白色并未显得过分冷清,而是以一种轻巧、纯粹的姿态,消解了现代建筑的异样感。

金泽21世纪美术馆外景

“岛屿”的内部空间也十分丰富。图书室、儿童室、餐厅、茶室、艺术品商店等一应俱全,而储物柜、伞搁架、轮椅和儿童推车租借处等设施为观者提供了便利,同时,导盲犬也允许被带入美术馆。种类繁多的设施与商店大都是围绕着展览区域建设的。圆形的建筑空间形成了圆形的展线,目前,美术馆共设有14个展厅。观者进入展览区域,从1号展厅开始观赏,之后便可以沿着圆形的展线,一直流畅地走到14号展厅。除了常规展厅外,馆内还设有4个“光庭”,即展示装置或露天作品的庭院,安德罗·埃利希(Leandro Erlich)的名作《泳池》(The Swimming Pool)便在其中一个“光庭”展示,此外还展示着法国艺术家、植物学家派屈克·布朗克(Patrick Blanc)的《绿桥》(Green Bridge)。值得一提的是,馆内的门票费用是阶梯式的,大部分展览区域非常平价,小部分特展区域再额外收费,公共区域则全部免费开放。

如此看来,金泽21世纪美术馆并不是一座无声地漂浮在海洋上的白色孤岛,而像是一座保有热情的、试图让自己融入大陆的岛屿。妹岛和世也曾坦言,透明的玻璃和圆形的设计,是为了形成一种吸引观众的亲切感;而美术馆最基本的色彩,白色,则延伸了光线,无论是天花板还是地面都因反光而显得相对统一,也使整个空间形成了一种同质的空间。有人形容妹岛和世与西泽立卫的设计,既具有穿透与流动性,又饱含了亚洲人独有的含蓄与朦胧。或许正因如此,才让这座建筑在甫一建成的2004年,便一举夺得了当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金狮奖。

装置环绕的市民游乐园

适逢午后,中学生已经结束了一上午的学习,开始“见学”。“见学”是日本学生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课,即不在课堂上课,而集体到美术馆、名胜古迹、社区等地实践学习。对于金泽当地的学生而言,金泽21世纪美术馆便是再好不过的见学场所。

墨西哥艺术家费尔南多·罗梅罗(Fernando Romero)的大型装置《包裹》(Wrapping)就安装在美术馆北入口的草坪上。这个由金属丝网和钢管构筑的装置,设有两个带台阶的入口,观者可以站在台阶上以不同的角度观看。它就像一个由金属制成的“包裹”,呈多边形的放射状。在《包裹》的不远处,则散布着德国艺术家佛罗里克·克拉尔 (Florian Claar)的装置《声场3号献给阿丽娜》(Klangfeld Nf.3 Für Alina)。缘何称作“散布”?因为这是一件由12根喇叭形管子组成的作品,每根管子都被埋在地下,通向另一根管子。有人对着其中一个喇叭说话,声音就会从另一根管子的喇叭里传出来,有些像小时候的“土电话”。然而,相通的两根管子往往离得很远,说话者的声音不知道会从哪里冒出来。

费尔南多·罗梅罗 包裹

这两件富有互动性的作品,无疑成为了学生和孩子的最爱。无论是一起登上《包裹》的梯子进行一次“探险”,还是在《声场3号献给阿丽娜》的各种喇叭前说话,都让学生和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

另外,在金泽21世纪美术馆外,还有一件格外引人注目的装置,那就是丹麦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的《彩色活动房子》(Colour Activity House)。红、黄、蓝三原色的三片弯曲的玻璃,环绕着一盏有着黑色柱子的白色街灯,形成了一个旋风式的小亭子。实际上,亭子的颜色取决于观者观看的角度,因为不同角度、不同原色的层叠,形成的视觉效果是不同的。天色渐暗、华灯初上时,这个亭子里的街灯也会亮起,这时,装置就变成了一个多彩的灯塔。由于其绚丽多变的色彩,《彩色活动房子》吸引了大量的市民和游客驻足、拍照。而在美术馆内,无论是在餐厅还是在大厅,透过同侧的落地玻璃窗,都能直接欣赏到这件作品。

安德罗·埃利希 泳池

在金泽21世纪美术馆内,有一件美术馆的“压轴”藏品,甚至许多人就是专程来看这件作品的。它就是上文提到的,阿根廷艺术家安德罗·埃利希的《泳池》。在观看《泳池》之前,工作人员会特意嘱咐参观者,最好在有阳光时观看,观看时先进入地下。为什么要进入地下?实际上,《泳池》分为地上和地下两部分,地下是空的,涂有蓝色涂料,排水口、泳池爬梯等都和真正的游泳池无二,能够容纳十余人。而地上则是观看的部分,泳池爬梯从地上深入“泳池”。地上和地下,中间相隔的是夹有10厘米水的两扇透明的玻璃。从地上看去,“泳池”中似乎溢满了深邃的水波。观看空间和观看方式的分割,并没有割裂作品本身的完整性,反而更增添了观赏的乐趣,且一同构成了这件作品试图表达的现实之中的幻象。

当然,金泽21世纪美术馆内外的装置作品远远不止这些。但这些作品的相似之处,都是与观者的互动性、与建筑或自然的融合。无论白天还是傍晚,无论阴雨绵绵还是骄阳似火,金泽21世纪美术馆都能够成为市民休憩、游玩的场所,它丝毫没有传统美术馆“白盒子”式的严肃,也没有让艺术与观者产生距离感,或许就像妹岛和世所说的:“这是一座开放在街市里,如同公园一样的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