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大航海》是艺术家郭熙与张健伶发起,由杭州想象力学实验室支持的长期创作计划。2014年两位艺术家发布了十二个将于海中发生的预言,并于2015年踏上为期86天的环球航海旅行,见证预言的发生。近日,郭熙以十二预言中的第七预言,单独作为一题,于香格纳开幕。

第七个预言:来自远方的凝视者

为期八十六天的航海中,每一个游客将始终被一束目光打量,仿佛是幽灵灯塔扫过的强光,这个无处不在的同行者将使他们行事倍加谨慎,情貌倍加端庄,言辞中闪烁着修辞学家的智慧,经过巴拿马运河的那个夜晚,表演单口相声的人将对听众们说,午睡时他直视着一双椭圆的眼睛,他洞穿了一生的故事,却丝毫不引人发笑。

“目光不是光,但是可以投射。”

1

▲ 郭熙“大航海:第七个预言”一层 展览现场

2

▲ 郭熙“大航海:第七个预言”二层 展览现场

早在2014年,艺术家郭熙与张健伶发起了一个长期创作计划《大航海》。在此之前,他们发布了十二条预言,以在大海航的途中去见证这些预言的成真。正如艺术家所说:

“我们的航行也将搜寻那些消逝的凝视和独身启程的背影,他们都曾试图接近一种可触可及的无限;我们还将追索巴斯·简·阿德尔与亚瑟·克拉凡的感性历程与突然失踪,我们珍视那些时刻,独自一人凝视环绕着他的地平线,与闪着微光的存在体验。”

3

▲ 郭熙与张健伶《大航海》

航行的戏剧性来自游轮这个微缩世界,艺术家珍视与乘客相遇的时刻,他们将成为一系列叙事性事件的潜在演员或参与者。艺术家希望通过旅行中时间的累积以及展览空间中神话、故事、档案、奇迹、证据的叠加来再度发明叙事的形式,并进一步跃入政治-经济现实的对话,更重要的则是与日常生活感性的对话。艺术家将受到两个问题的挑战:楚门刺穿真人秀的航行所面临的“外面的世界更真实吗?”以及安哲罗普洛斯的提问“我们是否尚存赤子之心与充沛的情感力,来直面并如其所是地接受一个奇迹?”

预言是需要公开的,正如艺术家郭熙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说到的那样:“预言的一大特征便是公示,于是,我们在出航之前,就将这十二条预言通过一些公开的方式散布在公众的视线之中,正如第七条预言一样,我们把它刊登在了报纸上。”

4

▲ 《大航海:第七个预言》

1513年9月25日,西班牙探险者巴尔沃亚登上了达连地峡(巴拿马)的一座山顶,他游目群山,在向导的指引下看到了他渴望已久的另一片海洋。在接近山顶时,他命令军队留在原地,一个人走上山顶,独享这来自西方的第一瞥。他匍匐在地,又再度跪起,如同圣诞节祷告一般,朝向天堂抬起双眼与双手,面对着新发现:太平洋。然而巴尔沃亚迅速成为了新世界殖民地权力争夺的牺牲品,1519 年被岳父以叛国罪逮捕并处斩刑。

次年,葡萄牙人麦哲伦率领西班牙船队穿越美洲,驶入巴尔沃亚命名的"南洋",发现海面平静,于是取名为"太平洋"。250年后,英国船长、制图师詹姆斯·库克第一次图绘出太平洋的轮廓,将巴尔沃亚的视域变成了地图。历史就这样定格在这位远方来客的一瞥中,作为见证者,唯一的举动似乎就是向那片大海投射下一束目光。

艺术家郭熙依据这样一个历史故事来为整个展览定上基调,同时它也是艺术家在为期八十六天的航行中所驶过的旅途。见证者,同时也是目光的投射者,他们将沿途收集的物证和故事带回大陆,在文本-图像-物件的星团中铺展叙事的迷宫。

5

6

▲ 郭熙“大航海:第七个预言”一层 展览现场

一楼展厅的现场由三个视觉元素组成,墙壁上的灯光装置,雕塑以及栏杆。这三个元素构建了一个最基础的观看风景的环境,栏杆作为用来投射目光的道具,是可供观众凭靠的,凭栏是人面对风景时最常用的姿态,这种有点儿慵懒的姿势有效的把人和风景粘合在一起。

灯光装置提供了展厅唯一的光源,就像在大多数风景照片中,光源都是单一的,不是阳光就是月光。圆形的的灯既是发光的星体也是一束来回扫射的目光,装置上的图像有:触摸雕像双眼的盲人,植入眼中的阿格斯人工视网膜,昆虫的复眼,阿波罗望远镜的前盖,游轮上圆形的舷窗等......我们都在被这束目光打量着,可以尝试去想象不同的眼眸会带来怎样的视觉体验。

7

▲ 目光与光 2018-装置,机械装置,LED灯,亚克力UV喷绘,900*80*25cm

8

▲ 风景摄影8,2018-雕塑,泡沫、高分子涂料 (聚脲) ,257x258x102cm

9

▲ 风景摄影7,2018-雕塑,泡沫、高分子涂料 (聚脲),250x230x76cm

10

▲ 风景摄影6,2018-雕塑,泡沫、高分子涂料 (聚脲),140x185x70cm    

展厅中的雕塑来自航海旅行时沿途拍摄的风景照片。雕塑是用这些平面的图片在3D软件里生成出来的。距离越远的景象就越接近平面,比如观看星空的时候,由于距离太过遥远,所以看起来就像一张平面的黑白照片。从近到远事物似乎是一个从立体到平面的过程,二维成了一种遥不可及的无限。就像海平线,是永远无法触及的, 当我们驶向它的时候,周遭的事物就不断地变成立体。

这些生成雕塑的照片,有飞在空着的两个玩儿滑翔伞的人,风吹动着的一颗棕榈树,海面上不知道是在升起还下落的太阳。我们也可以把这些雕塑理解成用3D形式表现的摄影作品。当我们凭栏观看的时候,它们即是平面的也是立体的,既是近处的雕塑也是远处的风景。

11

▲ 风景摄影 5,2018-雕塑,泡沫、高分子涂料(聚脲)160*194*86cm

12

▲ 风景摄影 4,2018-雕塑,泡沫、高分子涂料(聚脲)134*200*58cm

13

▲ 风景摄影 3,2018-雕塑,泡沫、高分子涂料(聚脲)142*210*76cm

随着机械装置《目光与光》中的光源移动,整个展厅由红色逐渐变为蓝色,置身于整个场馆内,观众的心境仿佛进入了广袤无际的大洋之中。那光源如夕阳,也如日出,艺术家手中的二维图像,在3D技术的塑造下,变成了某种介于二维和三维之间的物体,正如郭熙开玩笑说:“我们可以把它们看作是2.5维。”

我们的眼见将是怎样的世界?艺术家将这种光怪陆离的视觉特征向我们拉近,它既遥远,又近在咫尺,正如他所说,当物体处于遥远的边际,当我们仰望星空,仿佛一切都是平面,空间的纵深感逐渐消失,我们处在一个异样的空间感受中。

14

15

▲ 郭熙“大航海:第七个预言”一层 展览现场

二楼的录像装置是由三个影像和一组栏杆构成,同样,观众可以靠在栏杆上欣赏作品。这三段影像都来自于同一个人物,Charles, 他是一位工作和居住在香港的建筑设计师。在一次展览的开幕上,他的左眼被人打坏了,事后袭击者才发现认错了人。

从此他就变得只剩下单眼视觉,他在影像中讲述了眼睛受伤的情况,和单眼的视觉生活。因为眼睛受伤,Charles曾经研究过一些人工视网膜的技术,这些技术会在人眼内植入芯片,用电子的手段帮助失明的人感受光线和图像。通过这些生化眼技术我们可以想象未来由机器主导的视觉经验,在影像中,通过灯光和剪辑手段,把Charles双眼的制作成机械感的眨动。

左侧墙壁上是一个由人工智能计算后生成的影像,这个AI程序在深度学习后可以认出图像中的事物,比如一个穿黑色夹克的男人,一排栏杆,一个室内的镜子,一辆公交车等等,并把识别的物件框选出来,这个影像模拟的正是一种以机器为主体的视觉经验。

16

17

18

19

▲ 郭熙“大航海:第七个预言”二层 展览现场

如同诗人,郭熙的创作一直是处于某种开放式的工作状态中,每一件作品都被他埋下了可供生长的线头。《大航海》不过是一个拥有众多线头的大型艺术项目,每一个预言,每一个故事,以及在航行中的每一段旅程,都将可能演化出一个新的作品和分身。正如同,从《大航海》中演化出来的《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一个有小胡子的年轻人》、《一个倒错的人》、《一个集邮者》、《一个过目不忘的人》等等。

郭熙关心人们认知世界时所依赖的意识形态,他將艺术家的工作比喻成一种“穿刺”,刺破意识形态坚固的外壳,从留下的孔洞中窥见“真相”。对于他来说,艺术形式只是传递观念的载体,他广泛使用装置、绘画、表演、雕塑、文本等多种形式来寻求最准确的表达。

在第七个预言中,郭熙发现了关于遥远的凝视者的问题,它靠近于认识论的边际,同时也处于认知科学的讨论范畴。这种诗意化的表达,正是艺术家所擅长的,他把一切的问题都隐藏在那直觉和情感的表象之中,试图让观众通过直观,来抵达事物和问题的中心,或许这正是艺术的力量,而非论文的力量。

展览信息

20

大航海:第七个预言

艺术家:郭熙

开幕:4pm, 27 Jan., 2018

展期:27 Jan. – 13 Mar., 2018

地址:上海香格纳画廊(上海市徐汇区西岸龙腾大道2555号10号楼1F&2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