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美术报 作者:俞越2018-02-05 14:35

因《国家宝藏》,一顶花轿成为“网红”,让全国人民都见识到她的魅力。她就是现藏于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的“万工轿”。这件《国家宝藏》27件藏品中最年轻的国宝,全长150cm,宽90cm,高275cm,是世界上现存的最豪华的花轿,朱金木雕的极品。

“观众们看到这顶花轿都会忍不住赞叹,觉得简直是一座宫殿,”浙江省博物馆工艺部主任范珮玲表示,观众们隔着展厅的玻璃,并不能看得非常清楚,当时她可以说是“贴”着这花轿看,整日欣赏,真是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今天,我们就来听听她讲述这“万工轿”背后的故事。

远观似宫殿,近看是艺术

宁波传统工艺的巅峰之作

宁绍地区,“十里红妆”是对出嫁女儿的祝福,当然,也可以说是“撑腰”。洋洋洒洒数里的送嫁队中,不仅包括了漆木家具、漆木器皿,还包括了被褥、瓷器、首饰、布匹等等,大到生活用具,小至针头线脑,以确保女儿在夫家生活所需。花轿虽然不是嫁妆,却是迎亲队伍中最醒目的。

mszb2018020300023v01b004

“万工轿”的三层轿顶局部

宁波花轿都是采用朱金木雕工艺,即使是普通人家使用的花轿也都是金碧辉煌的,但根据装饰人物的多寡及工艺水平,分头号、二号、三号、四号等,浙江省博物馆藏的这顶“万工轿”属于最高级的头号轿。“在我们调查中发现,当时的上海有花轿近2000顶,只有7~8顶是头号轿,我们的这一顶在当时已经是顶尖,更不用说保留到今天。”范珮玲表示。

在采访中,范珮玲用“宁波传统工艺的杰出之作”来形容。在这顶花轿中,宁波的传统工艺:朱金木雕、金银彩绣、泥金彩漆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轿子主要采用朱金木雕进行装饰。这种工艺主要产自宁波,有近1000年的历史,是在木雕上贴金漆朱的艺术,它的特色是“三分雕,七分漆”。木雕表面在髹漆后,需要经过数次砂磨,让器物看上去十分润泽鲜亮。局部的雕饰处,一般都用金髹,且用的是纯金,上面不再罩漆,“仅花轿上所贴的金箔,就用掉了整整100两黄金,”范珮玲告诉记者。

轿上采用圆雕、浮雕、透雕等三种工艺手法进行装饰,仅算圆雕人物,就有250个,“最小的人物仅1.8cm,最大的也不超过20cm,且个个都开脸生动,每一个人物都能单独成为一件工艺品。” 加上浮雕、宁波的传统玻璃画上的人物,竟多达400人。更不用说花鸟虫兽:“瓜瓞绵绵”的小瓜、“富贵堂皇”的螳螂、“喜上眉梢”的梅花喜鹊、“多子富贵”的松鼠葡萄……工匠们把所有美好的祝福都倾注到了这小小的花轿上。

华丽的轿衣则采用传统的金银彩绣,以金银线作为基材,辅以各种色线,在真丝质地上绣制而成。不仅是轿衣,装饰在花轿上的宫灯不少也采用了金银彩绣。金银彩绣入选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可见工艺之复杂、传承之难。

mszb2018020300023v01b006

朱金木雕人物栩栩如生

在轿身上,泥金彩漆工艺也发挥着作用。泥金彩漆以中国生漆和金箔为主要原料,制作方法分为“堆泥(堆塑)”、“沥粉”、“泥金彩绘”三种,由于工艺复杂,入选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据聚成号后人介绍,当时负责打造这顶花轿的‘包工头’是宁波象山人,他召集了宁波当时的能工巧匠,倾力打造了这一顶轿子。后来有人想再打造一顶,但原班人马已经找不到了,由那位‘包工头’的孙子召集人又打造了一顶,但远远没有我们这顶精致、豪华。”范珮玲表示。

史上良心之作

“万工”何止过万

古时,一个工人做一天工算“一工”,而这顶“万工轿”由10余名工匠师傅花费整整10年打造而成,所费时间、精力何止“万工”?

mszb2018020300023v01b005

宁波传统工艺——玻璃画

“说是匠心,一点也不为过!”整座轿子仿佛就是一个大戏台,正反两面各一个大舞台,而左右两侧各有两层舞台,一共6个舞台,而每个舞台都上演着不同的“曲目”:天官赐福、麒麟送子、魁星点斗、独占鳌头等吉祥主题外,还有《浣沙记》、《天水关》、《铁弓缘》、《水浒传》、《西厢记》、《荆钗记》、《拾玉镯》等戏曲场景。仔细一看,除了主要人物,工匠们还配上了童子、八仙等寓意着吉祥如意的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轿身采用榫卯结连接,没有一枚钉子,由几百片可拆卸的花板组成,没有轿门,迎亲时有专门的拆轿师傅跟随在迎亲的队伍里负责拆卸,使新娘子方便出入。

“您有具体数过共有多少片花板吗?”

“我曾经想过数一数,但放弃了,实在数不清,也实在没有一个标准,每一片大的花板都可以拆成许多小物件,旁边柱子上的装饰物也都是可拆卸的,根本无法统计出一个准确的数字。”范珮玲告诉我们,仅仅是花轿的顶部就有三层,而将这些部件拆下来平铺在地上,20平方米的地方还不够放,每一块小花板都是独立的艺术品,精美得令人垂涎。“而这个花轿顶除了最上面一部分,另外地方都是被其他花板遮住的,我们根本看不到,但还是做得很精致,旁边点缀的木制小铃铛还能发出清脆的响声。”而整个轿子被拆解开来后,占据了整整400平方米的展厅,可见轿子的繁复。

更令人惊奇的是,轿子前后左右的戏台上的那些人物,竟然是能活动的。当年工匠师傅们在这些人物的底下做了一个活扣设计,用铁丝将人物与小花板连接,小花板又运用榫卯工艺“扣”在大花板上,层层叠叠。可以遥想当年,当8位壮汉抬着轿子,阳光洒在朱金木雕花轿上,戏台上的人物好似活了一般,开始转动演戏;而由金箔、金银丝线反射出来的光芒,可不得把围观的人“闪”得睁不开眼嘛。

范珮玲感慨道:“当时的工人做一天算一工,主人家包吃住,所以都是精雕细琢,是真正的匠心之作。”

了解了这些,重温守宝人任重所演的朱全来喊出的那一句“差什么也不能差了手艺”,“若中国商人都有这份情怀,国货复兴,指日可待”,方了解其对中国传统工艺的重视与尊重,是那么地沉甸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