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近几年,“高颜值”的书店层出不穷,多元化的概念越做越丰富,一个有格调的书店成了不少新型购物中心的标配。这些复合空间加入了咖啡、文创、体验等生活方式的品类,变得更趋向于一个人文和生活的场所。

mszb2018020300018v01b001

创意书店是一种文化的图腾,是一座城市的地标,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作为每个城市必不可少的公共空间,书店的设计也各具风格。

一家书店的设计,最终体现的是其主人的思想与理念。书店是一个安静优雅的场所,这个空间不仅仅是销售图书的卖场,而且还是一个充满着人文气息、节奏上不疾不徐、细节上周到细致、能够带来全方位购书体验的空间。概括谓之:有格调、有层次且充满精神享受。

此次编者寻访的几家阅读空间,它是书店却又不仅是书店,它有咖啡却不是咖啡店,它有艺术品却又不是画廊。它是城市里的复合文化空间,是多元创意共存的概念工厂 。

它以“设计力”定义有格调的文化生活,以“生活方式提案力”提供多元生活体验的解决方案。它诠释着“书店是一种力量”,它在家与写字楼之间,为都市人的生活空间注入第三种可能。

那么,什么样的空间场所能使人在选购书籍的同时又能静心读书,体验那份宁静的美好?书店或是书吧的设计理念是怎样的?它的室内空间布局有何讲究?书店的传统形态还能满足读者的期许吗?你心中是否也有时常光顾的别具特色的阅读空间呢?本期邀请了几位“与书为伴”的专家,他们从设计师、作家到经营管理者的角度,来一起聊聊书店背后的逸闻趣事。

繁华深处的“藏经洞”南山书屋之室内改造

它是一个容易让人静下心来的地方,我排斥去设计专门卖书的商业空间,而是想营造一个传统书斋环境,让人在里面享受阅读,而买书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享受的一部分。

南山书屋毗邻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和潘天寿纪念馆,其前身为皮影戏博物馆,是一幢民国时期保留下来的历史建筑。其改造缘于迎接2016年在杭州召开的G20峰会的南山路改造,受朋友之托,帮忙为之。

作为美院下属的以销售艺术类书籍为主的特色书店,书屋的一楼售卖书籍,功能相对固定;二楼结合咖啡、休息和阅读,同时满足频繁举办艺术讲座的场地需求,功能使用需要有较大的灵活性。

其实当踏进这座古老建筑的内部进行测量的时候,设计概念已经浮现在我眼前:要在时尚热闹的南山路开辟一处遗世独存、僻静无扰的“藏经洞”,一个内向生长、自成生态的书的世界,一片随时随地可以坐下来阅读、徜徉其中的书之海洋。因此从场地测绘到方案完成仅花了一天半时间。由于墙体结构老化,建筑内部早年已经被钢架加固,原有墙体仅作为表皮存在,不具有承重功能。

具体设计上,尽量少地破坏原有结构,直接从建筑现有的钢梁支撑结构出发,充分利用建筑内部现有的加固钢梁,提出“垒书成墙、叠卷为山”的概念,用最少的动作建构“书墙”“书山”,并利用原建筑楼梯空间改造的“书之天井”,来创造一个用书垒出的稠密而自足的内部世界。

而在书屋的入口处,通过一个漆黑的钢板框住的漏斗形门洞与外界隔绝,来进一步强化这种踏入“藏经洞”的体验。

在灯光色调上,书屋不同于常规书店明亮通透的照明方式,而是以传统“书斋”为参照,以点状局部照明和暗藏灯带取代全局照明。在一个满足阅读需要而又相对幽暗的空间内,阅读者更容易把心沉静下来,视觉也更为敏锐。同时,在这个不大的书店中,局部柔和的光线能尽量减少阅读者相互间的干扰,令他们更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享受阅读的乐趣。

此外,我如此坚决地希望控制书屋内部的亮度,也是出于对沧浪亭中“翠玲珑”逆光下透窗而入的竹林的迷恋。建筑外围四周翠竹环绕,逆光下剔透的绿竹通过书屋的窗户直逼入幽暗的室内,把南山路的喧嚣隔绝在外,营造出一处我心目中理想的文人书斋。遗憾的是,由于竹子的养护问题,竹林的最佳效果一直没有呈现出来。

在电商普及的时代,让人来实体书店买书需要一个很好的理由,我其实就是在努力把这个理由做出来,从现在反响来看还可以。

混搭带来万般可能  

初见刘嘉是在CBIF论坛上,她给人的第一感觉并不像创业路上的女强人,作为川妹子的她看上去倒更像是苏浙水乡的温婉女子,沏上一壶茶,握着一卷书恬静淡雅就如山茶花一般。而从字里行间的交流中又显露出川妹子坦率、洒脱的个性,直言不讳却不会令人为难,与她交谈显得格外的自然安逸。

mszb2018020300020v01b003

创办“言几又”的这些年,她会经常跟各大业务板块的合作方打交道,包括图书、产品、咖啡、文化活动等等,所以只要有时间都会尽可能地去看点书来扩充一下知识面,阅读已经逐渐成为她生活本身的一部分,可以让她在工作之余保持深度思考和对生活的始终热爱。联合创始人刘嘉女士说:“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解压、放空、释怀自我的方式,而阅读之于我,就是如此。”

2013年“言几又”创立于上海,品牌名称来源于繁体字“設”的拆解,旨在以设计力为核心延展出现代生活的方方面面,重塑、延展出远比原意更加丰沛充盈的文化内涵。其前身为2006年创立于成都的复合型连锁书店“今日阅读”。

谈到创立初衷,刘嘉说:“2006年的时候,书店行业开始由传统的单店模式逐渐形成连锁的趋势,我觉得这是很好的机会,因为学管理学出身,在运营管理方面有一定的知识技能储备,所以就想着先把一家店做好,然后按着这种标准去开连锁。当规章制度和运营模式都标准化之后,门店就慢慢地多了起来,自己也明确了在项目中的角色。”

而2009年时,实体书店遭遇电商冲击,很多书店关闭,“今日阅读”也面临同样问题,但面临挑战的时候也是品牌崛起的时候。它在实体书店的基础上,开始融入咖啡文化、文创产品、特色体验店与文化活动的版块,形成了现在体量宏大、业态多元,可以体验到多种生活方式的品牌。从确立城市文化空间到打造新型生活方式体验空间,言几又完成了品牌的新定位。

对于这种变化,一些出版人认为书店已经不再纯粹,不能算是真正的书店了。但书店管理者表示,图书平均毛利只有30%,但其他产品的利润能够填补甚至能为书店产生更多效益,也正是这种多元化的经营挽救了传统书店。

以地缘文化+城市精神 作为设计理念

当提到诚品书店与言几又的对比时,刘嘉表示:“抛开优势,更多的还是不同之处。首先品牌定位的不同。诚品以文化创意为核心的复合式经营模式。言几又的品牌理念是传达生活可能,以实体书店为地缘核心融合现代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而打造文化商业综合体。

mszb2018020300020v01b002

其次是业态构成的不同。前者将书店定义为多元的、动态的文化事业,融合的业态也是以此为核心来进行延展的;而后者是立足于生活方式的体验空间,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在这里都可以得到充分体验。

最后,两者的不同之处还体现在商业布局上。诚品作为台湾地区最好的书店之一,同时也是代表台北的一张文化名片。近年来在苏州的门店也是其商业布局好的表现。

而目前为止,言几又已在全国一线城市布局门店近40间,设立以地缘文化和城市精神作为门店的设计理念的城市旗舰店为核心,标准店为分支,今日阅读体系为布点的商业布局,打造一线主流城市文化商业综合体,让更多的文艺爱好者真正体验到它传达的生活可能。”

多元化的生活方式体验

遍观全国言几又各大门店,可以看到每个门店的设计都别具一格。始终坚持设计与创新的发展理念,刘嘉说,大店立项之初会让设计团队参与讨论,走访当地城市文化名人,了解城市底蕴。所以打造出来的门店在形象上一定是既令人震撼又倍感亲切的。

并且从店内的空间设计与光线方案,到咖啡厅的咖啡文化,再到精致的文创产品,各大版块近20种特色体验店,在延展出以理想生活为目标的同时,为读者营造了良好的多元化生活方式体验。

在场景营造力上,书店以文化生活为核心聚集各大版块,使整个消费场景更为多元化,为消费者节省了时间成本的同时,更为他们带来了多种多样的生活方式体验与生活品质的提升。在各大版块实现盈利时也为它产生更好的收益。

注入一抹别致 新颖的文艺亮色

去年10月,言几又·杭州来福士店正式开业,同时也是其在杭州地区的第1家门店。刘嘉表示,之所以选择在“人间天堂”杭州生发,是因为杭州之于每个热爱文艺的人来说,都是温文尔雅,恬静如斯的温暖存在。希望它传达出的生活可能,能为杭州钱江新城的蓬勃发展,注入一抹别致新颖的文艺亮色。

mszb2018020300020v01b001

与以往不同,此次的空间设计采用极具中国农耕文化质感的意象“种子”来阐述杭州店的设计灵感与理念。种子是万物的根源,也是代表希望与成长的意象。

在门店入口处不仅展示了江南地区种类丰富的植物种子,而且以“播种”寓意“文化传播”,揭示了种子与文化如何铸就城市生活的未来。言几又·杭州来福士店如一颗有待生发的种子,而杭州正是会将其灌溉蓬勃旺盛的最好土壤。在空间设计的部分也借鉴了地域文化的精髓“西湖”,采用现代抽象的表现手法来重现西湖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