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高科技互动艺术展演震撼发布

凤凰艺术

教育 >教育

过去30多年来,许多博物馆积极面向大众开放,接纳不同的观众群体,它们十分关注博物馆在包容性、教育和社区方面所做的贡献。近年来关于幼儿早期学习(从出生到8岁)和大脑发育重要性的研究结果表明,幼儿已成为博物馆重要的观众群体。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博物馆如何为年轻学习者服务。史密森早期教育合作小组由早期幼儿教育专家组成,过去六年来该小组一直致力于探索博物馆的早期教育,并为此提供支持。随着早期教育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博物馆专业人士需全面了解,成年人的活动场所如何为儿童提供服务,以及为什么我们应该吸引幼儿观众。

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一群2岁的儿童正在触摸展品

博物馆的学习环境对幼儿的影响

博物馆是幼儿学习的理想之地。孩子们在这里通过接触真实的物品、动手制作展品和参与活动等方式,来探索自己的兴趣爱好。博物馆也为幼儿学习者提供了互动学习和多感官体验的机会,尊重儿童具象和主动的学习方式。

孩子们可以在博物馆里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例如,一个喜欢消防车的孩子,在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亲眼见到了19世纪的消防车。

对消防车的酷爱使她想了解更多与消防车有关的知识。当她绕着消防车走动观察时,脑海中联想起生活中的消防车实体。也许她还不太了解消防车的历史,但她明白,眼前的展品与现代消防车大同小异。

互动体验,尤其是感官参与的体验,进一步加深了她对消防车的了解。我们知道,幼儿通过感官来构建知识体系。例如,参观消防车的那个小女孩可能会思考:车轮在马路上会发出怎样的声音?木头摸起来是什么感觉?消防车到底能装多少水?有了感官的参与,她就会在脑海中构思眼前物体如何运作的画面。这次“消防车体验”也许让她终生难忘,不仅加深了她对消防车的了解,还让她对博物馆更加喜爱。

一个2岁的儿童正在比较消防车和救火车的照片

成长中的未来公民

博物馆还可以帮助幼儿了解世界,以全新和多样化的方式拓展他们的思维。具体的实物对象是抽象理解的基础。例如,美国非裔美国人历史和文化博物馆的幼儿教育小组利用藏品和故事,与儿童讨论了种族、身份和历史话题。一群4岁儿童在欣赏查尔斯•奥尔斯顿(Charles Alston)的作品《行走》(Walking)时,展开了如下讨论:我们应该如何行动起来,勇于向不公现象说“不”。这幅画描述了蒙哥马利公交车抵制运动的场景,向孩子们传递了公平的含义与历史,他们也开始意识到自身的社会角色。博物馆让幼儿参与到这些体验和讨论中,为他们成长为合格的全球公民奠定了基础。

美国非洲裔美国人历史与文化博物馆举办的家庭日活动

重视幼儿观众的益处

21世纪,博物馆开始面向社区转型,以保持与公众的紧密联系,获得成功。观众受到欢迎,需求得到响应,他们与博物馆和藏品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对于幼儿来说,社区是学习的重要场所。博物馆服务市民的意识正逐步增强,幼儿和他们所在的社区正促进博物馆改进服务体验。

一个小女孩仔细观看赫希洪博物馆举办的展览

早期学习计划提高了不同年龄层观众的参与度,其中包括成年观众。虽然表面上看来这些课程是为8岁以下的儿童设计,但据史密森早期教育合作小组的教育工作者观察,大龄儿童及陪伴的成年人由于参与了早期学习计划,他们会对博物馆藏品的热情更高。为什么会这样呢?

博物馆机构的专业性可能会让各个年龄段的观众心生怯意。成年观众表明,他们在欣赏某些艺术品和展品时,“不明白自己所见何物”,或者觉得自己“对作品的理解有误”。而邀请孩子们进入博物馆参观缓和了这种不安的氛围,因为孩子们思维开放,富有创造性,能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赫希洪博物馆开展了“故事时光”项目,邀请幼儿探索当代艺术。最近的一个项目中,孩子们欣赏了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的抽象画作《天空之野》(Field for Skyes)。

孩子们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幅巨作,积极踊跃地描述画作中不同区域的颜色和形状,由此展开了一场关于抽象艺术的小讨论。观察所得迅速转化成想法。孩子们关注不同分区内的形式和颜色,想象自己看见了动物、树木还有水。随后成年观众加入小组,受到孩子们的启发,他们眯着眼睛观察画作,然后激动地说道: “啊,我看见了!”其他参观者走过展厅的时候,也同样停下来,仔细地观察这幅画。孩子们积极参与并且发挥想象,丝毫不担心犯下什么错误,让成年人也说出自己的想法,这样一来博物馆的藏品和展览才会更有意义。

幼年时期是培养儿童学习、社交和认知重要技能的关健时期,这对他们未来是否取得成功具有决定作用。博物馆将着手为儿童未来的成功提供培育项目和支持。博物馆面向幼年观众开放,可以更好地为所在社区服务,为各个年龄层的观众提供更加强大可靠的参观体验。幼儿观众是确保博物馆未来成功的关键群体。在幼儿时期形成参观博物馆的习惯,可以塑造一个年轻人将来对博物馆的看法、支持和贡献。幼儿是未来潜在的观众、专业人员和捐助者。那么,孩子如何在博物馆获得良好体验呢?博物馆必须从社区开始,为他们提供相关的、有意义的参与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