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汉斯·荷尔拜因(约1497年-1543年11月29日以前)是德国画家,最擅长油画和版画,属于欧洲北方文艺复兴时代的艺术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许多肖像画和系列木版画《死神之舞》,这是荷尔拜因创作的具有代表性的一套木刻组画,在版画史上是具有不朽意义的作品,组画共四十一幅,作者在小巧精致的画幅中,生动地刻划了死神伴随着各阶层的人物进行各种各样的活动,作者赋予死神以鲜明的性格和对待不同事物的态度,它往往是对有钱人、权贵者表示凶狠,而对穷人、下层劳动人民都是温和善良。他笔下的人物显得十分生动、自然,尽管在方寸的板面上,也表现了作者高度认真严肃的创作态度与出类拔萃的艺术表现力。英国的木刻家,又是木刻史家道格拉斯·布里斯在他的著作《世界木刻史》中,对荷尔拜因的木刻作品给以高度评价。

1

德国绘画在16世纪出现了三位具有世界意义的大师:丢勒(1471~1528)、格吕内瓦尔德(约1470/75~1528)、荷尔拜因。其中荷尔拜因年龄最小,但他的创作活动却最富划时代意义。因为他正处一个时代的交接点上。当时德国宗教改革运动的尾声,德国的农民战争刚刚结束,全德境内正面临着一个沉寂和低潮的时刻。奥格斯堡,却是德国南部最大的工商业都市,并且它与瑞士的巴塞尔较近。荷尔拜因就出生在奥格斯堡。

2

《死神的舞蹈》

荷尔拜因自幼随父学画,青少年时代也基本上在这一带活动,所以,荷尔拜因的艺术从精神气质上与题材内容上比之丢勒、格吕内瓦尔德都在发生变化。也就说, 在德国的资本主义开发之时,他开始走出国界,为时代打开了一扇窗户。荷尔拜因出身于绘画世家,其父亲汉斯•荷尔拜因是奥格斯堡画派的创始人,本人也叫汉斯•荷尔拜因。为了区别父子,艺术史上称其父为老汉斯,而称其子小汉斯。父子的绘画风格分别代表德国绘画的15世纪和16世纪。

3

小汉斯•荷尔拜因还有个哥哥,叫安布罗修•荷尔拜因,也是一位画家,青年时因病夭折了。小汉斯17岁时,曾与其兄一起离开家乡,前往巴塞尔。这时德国的印刷业蓬勃发展,兄弟俩在那里立刻受到欢迎,印刷商聘他们为书籍插图画家。1517年,荷尔拜因又应邀去瑞士中部的琉森,后又从琉森南下,到意大利北部作观摩旅行。回来后,即被巴塞尔接纳入画家公会。是年,他与一皮革商的寡妇结婚,从此独立开业。由于他的肖像画很出名,他的画坊很快成了巴塞尔最著名的画店。以后,他还曾去法国,受到西欧异国文化的熏染,作为知名的肖像画大师,他在巴塞尔的艺术声誉从此确立。

4

荷尔拜因的肖像画品种繁多,有速写肖像,黑色铅笔肖像,彩色粉笔肖像,还有精致的油画肖像。所绘的人物有巴塞尔市长雅各波•梅耶、大出版商阿麦巴赫的儿子巴塞尔大学法学教授明尼发修、著名的德国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家托马斯•摩尔、天文学家尼古拉斯•克拉泽以及他一生中画得最出色的德国人文主义作家伊拉斯谟。后者原是荷兰人,因看中巴塞尔这一先进的国际文化城市,定居于此。此人具有鲜明的反教会、反封建的政治色彩,荷尔拜因非常崇拜他,先后给他画过多幅肖像,现存的就有三幅。

5

从画家所选择的当时先进的知识分子与学者对象上,可以看出荷兰拜因本人的艺术倾向以及他的人文主义思想。荷尔拜因于1526年初访英国,在那里逗留了两年,通过他所结识的托玛斯•摩尔,得以认识更多的英国上层知识界人士,其间完成了许多肖像画。1531年,他第二次去英国,从此就定居在那里,直到逝世。荷尔拜因于1543年死于流行的鼠疫病。其时正是多雾的伦敦的秋季,艺术家是年只有46岁。 

6

荷尔拜因一生主要成就是描绘肖像,他在继承丢勒奠定的现实主义基础上更加深刻地理解和描绘人物性格的复杂性矛盾性和精神气质的特殊性。他的肖像画写实功力极深,细腻逼真,质感和空间感都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他非常注重眼神刻画,使人物神形毕肖,在艺术效果上类似于当今的照片。在照相术没有发明之前,上流社会的权贵名流都希望能真实的留存下自己的形象,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他的肖像画在欧洲确实起着领先的作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很多大画家都擅长画人物肖像,但终生从事肖像画创作,并且成就盖世者唯荷尔拜因一人。

7

《大使们》1533年 207cm×209.5cm 板 彩 伦敦国家美术馆藏

《大使们》名列西方艺术最伟大的肖像画作品之一,描绘的是担任过大使的波利西勋爵和主教乔治.德塞费形象。这位主教是一位著名的学者和音乐爱好者,也是当时同情路德派教义的极少数法国主教之一。小荷尔拜因以画中打开的赞美诗集所写的路德教派赞美诗,显示这位主教的思想。画中两人身穿丝绸华服,傲然挺立,宣扬他们既是拓展人类知识的学者,又是权贵显赫的贵族;卓上摆放的音乐、天文学、制图学的物品,显示其丰富的学识和兴趣。在画的前景中有一个变了形的骷髅头,人物 帽沿上也有个骷髅,小荷尔拜因借此来暗喻死亡的信号,强调人类的成就都只是虚幻无常、转瞬即逝的东西。他着力表现出人物的社会地位、性格特征和心理状态, 并吸收了意大利式的肖像画技法。显然,画家并未矫揉造作地去故意美化、粉饰画中人物,而是以直观的、高度写实的手法忠实地记录了自己的感受和理解。但是, 贵族习气的呆板和矜持也给作品带来了僵化的痕迹,这与迎合当时宫廷趣味的“矫饰主义风格”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