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澎湃新闻 作者:TammyLi2018-02-02 15:56

即使早樱还没盛开,但二月的东京,已有绿意星星点点冒出街头,春的脚步渐渐踏来。许多人只知东京的繁华之乐,其实在这座人口密度甚高的都市里,亲近森林,从来也都不是难事。

在早春的明治神宫森林漫步尤为惬意。

明治神宫与御苑

1915年,日本政府预想,在150年后东京市区里将有一座永远的森林,种植超过10万株常绿阔叶树,成为城市的绿肺。如今这一梦想已经初步达成——在1920年启用的明治神宫周围,已形成了70万平方米的树林。它与神宫一起,守护着古老的都市。

虽说每年在神宫御苑,最轰动的年度盛事是夏季的鸢尾花展,但在我看来,彼时游客如潮,失却了森林漫步的自在意义,倒是早春的森林,游客罕至,尤其是轻雾弥漫的清晨,犹如梦境。

辛夷 | Magnolia Heptapeta Dandy

辛夷其实就是我们说的白玉兰。

在日本颇为普遍的行道树,属落叶型的乔木,在南浅草一带看到的辛夷,差不多都有两层楼高。每年在早春三月开花,盛开时多半尚未长出新叶,从枝头末端开出的白花,均匀地挂在树梢,花形素雅清秀,花瓣为长卵形,由于姿态高雅,也被称作木莲花,或木兰花。

瑞香 | Daphne Odora 

有着浓郁香气的瑞香常常被日本诗人写入诗歌中。

东京的早春夜里,走在代官山一带的巷弄里,总能闻到路边矮树丛里飘出浓郁的馨香。凑近看有极小的花朵凑成团,这便是瑞香了。这种香气辨识度极高,花期有一个月之长。瑞香跟结香一样,也是日本园艺爱用的常绿灌木,也常被写入日本的诗歌中。

代官山附近的小巷一景。

天空植物园

从代代木地铁站出来,一眼便能看见日本著名音乐制作人小林武史的跨界之作——代代木村。这是一片占地颇大的创意园区,包含餐厅、烘培店、Live House等多种型态。

代代木村栽有许多日本罕见的植物。

园区中还有一个口碑爆表的天空植物园,由东京当红的“植物猎人”西畠清顺操刀主理。作为日本百年花艺老铺花宇的第五代传人,西畠清順长年在世界各国旅行,一路收集各地奇特的植物。他曾以大胆的园艺栽培手法,把南美洲、澳大利亚甚至是非洲的独特植物引进日本种植。在这座种植了120多种植物的天空植物园中,就有他引入的澳大利亚酒瓶树、西班牙龙血树等树种。

马醉木 | Pieris Japonica 

马醉木虽美却含有毒素。

在代代木的表参道与高尾山路旁,都能轻易发现这种挂着成串壶形花朵的马醉木,风中摇曳的模样煞是可爱。不过,这种植物含有毒素,千万不能食用。像它名字所示的那样,马匹要是误食就会有酒醉中毒现象,人类也是一样。

银荆 | Acacia Dealbata Link

银荆别名金合欢,常用在早春的橱窗装饰上。

被称为金合欢的银荆是东京街头橱窗主要的装饰元素,无论瓶中正插枝的,还是窗前吊挂准备干燥的,能见度极高。甚至在青山的住宅区,门口还有居民当作盆栽种在盆里。黄色的小花香气馥郁,很有春天气息。

酒瓶树 | Brachychiton Rupestre 

为了把这棵酒瓶树种到日本,西畠清顺花了不少功夫。

高约18-20米,树干形状独特,上下两头细,中间膨大,像个瓶子,直径可达5米。在西方,也有人称它为“佛祖的肚子”。花呈浅黄色,开在树顶,遥遥望去,像一个花瓶中插了几枝花儿一样,有种朴拙的感觉。

羽根木公园

鲁迅先生的一篇《藤野先生》使上野公园的樱花在中国人尽皆知,不过说到梅花,其实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也不低。自古以来梅花便以典雅的姿态和高洁的寓意成为日本贵族推崇的花种之一,如果将日本的历史追溯到奈良时代以前,其实当时的赏花指的是赏梅,而非今日所说的赏樱。

羽根木公园的早春红梅。

东京人公认最棒的赏梅地非羽根木公园莫属,这里栽有650多株梅树,品种则达到60余种之多。在每年2月的梅祭,公园还会举办筝曲、天神太鼓、露天茶宴等活动。

梅 | Prunus Mume

蔷薇科杏属的落叶乔木,原产于中国,后来发展到韩国与日本等地。梅的花期在晚冬,先花后叶。花野生型为白色,后有玫瑰红及深红等人工变种。梅花的总品种达300多种,适宜观赏的梅花种类包括大红梅、台阁梅、照水梅、绿萼梅、龙游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