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Euripides laskaridis,来自希腊首屈一指的先锋戏剧导演。他的作品受希腊神话、宇宙与人类的寓言启发。而他出生的这个国度目前经济危机四伏,并陷入了难民危机最大的深渊。身为年轻艺术家,Euripides说,这些年他学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听见自己对艺术的直觉,然后去行动,与黑暗力量共舞。

《TIT1A0N6S》,摄影:Julian Mommert

2001年,我还是纽约的布鲁克林的一个学生。那时候,皮娜·鲍什的作品正在布鲁克林音乐学院(BAM)演出。他们需要一个演员穿着塑胶做的海象的“尸体”穿过舞台。一个跑龙套的角色,身着动物尸体的戏服。

我被选中了。接着,我便与这个世界著名的舞团一起工作。这是个礼物吗?那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但那会儿我就有一个强烈的意愿,就是给皮娜写一封信。直到今天,我仍然不知其就,这是一封信——或者是一首诗?即使从来没有真的写过诗,但我无法抗拒内心的念想。

我把这封信放在她的更衣室。不知道她是否知道我的名字,我们只是简短地聊过天——关于如何让海象的牙齿不要过多地移动,当我在穿着它爬行穿过舞台的时候。

演出结束的时候,我仍然记得舞者牵着我的胳膊和手腕,谢幕。我听见有人在我耳边说:你要去后台,皮娜在找你。

我紧张地往后台走去,她打开门,给了我一个像《穆勒咖啡馆》里一样温暖的拥抱(《穆勒咖啡馆》,皮娜·鲍什经典现代舞作品,用非常敏感的肢体动作来体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例如拥抱)。她转身拿了一本舞团的书,并签名送给了我。

我永远记得2001年。许多事情在那一年发生,那是我生命的一个转折点。——Euripides Laskaridis自述

《TITANS》,舞台上的Euripides Laskaridis,摄影:Elina Giounanli

诞生一个新世界

2016年,Euripides Laskaridis开始了与皮娜有关的另一段旅程:获得皮娜·鲍什奖学金,与萨摩亚裔、纽西兰籍编舞家Lemi Ponifasio一起在三个大洲开始更多的研究。

皮娜像是再次来到Euripides面前,给了他一个新的礼物,一个新的祝福。

也许16年前,Euripides在那个时候就孕育出如今的创作,那时他的脑子里开始孕育一个梦的种子。接下来的几年时间,他不停做同一个梦。

梦是探索潜意识的内容,无论是在自然文明的原住民神话传说中,如哈内尔的《萨满之路》;或是在心理分析中,如荣格的《红书》;或是在神学领域的研究里,如斯特劳斯的《神话与意义》。梦开启了一个隐藏的宇宙,一个属于自我模型的原生神话。梦境,常常是灵魂疗愈的入口。

梦中模糊的形象愈加确凿和清晰。他看清楚了梦中的那个人,一个怪诞、粉色的怀孕女人。在他面对镜子的时候,他发现,这个女人就是他自己。

像一个神话故事,他决定要把这个梦中的人带上舞台。在巴黎城市剧院(Theatre de la ville)上演的这出戏剧中,我看见Euripides Laskaridis——那个粉色女人在黑暗的舞台中诞生。这出剧目让他变成现在的他——一个在欧洲受到赞誉的先锋戏剧导演。

作品的名字叫《泰坦》(Titans);泰坦,是诸神的孩子们。

《TITANS》,摄影:Elina Giounanli

在Euripides生活的希腊,那里诞生了西方世界想象的基础。神话最初的世界模型,在黑暗中是空无幽冥的深渊。没有生命,没有形状,一切被黑夜吞噬,这是古希腊人对于创世纪的最初设想——混沌(Chaos),一个中性名词,既不是阴性,也不是阳性。

在万丈深渊的混沌中,大地在昏暗混沌中慢慢出现,相比混沌显得无比坚实又稳定,盖娅(Gaia)是她的名字,大地女神。未来的人类、群兽与诸神安然行走之处,是宇宙万物的平台。山脉、地壳、森林、洞穴,一切的一切,生命物质的源头都来自大地母亲。

接着,在混沌与大地之后,爱神(Eros)出现。这是出现性别之前的爱神,是宇宙中最原始的爱,而非男女之爱。大地女神在爱的推动之下,强烈的生命力由大地的身体中喷涌出来。她首先诞生出了天空,这也是世界诞生之初的另一个角色,乌拉诺斯(Uranus)。

泰坦就是大地与天空的孩子们。

与黑暗力量共舞

希腊神话涉及的根本问题,毁灭与创造,混沌与秩序,阴与阳,黑暗与光明,善与恶,成为了古代社会的记忆与知觉模式。时至今日,这个国家却经济危机四伏,并陷入了难民危机最大的深渊。像Euripides Laskaridis这样的年轻艺术家,得不到政府与经济的支持和补助,并且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挣扎与困惑。

在结束演出后,我与Euripides Laskaridis相约在蓬皮杜旁边的一间咖啡馆见面。

Euripides说,这些年,他学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听见自己对艺术的直觉,然后去行动。

然后,他告诉我神女贞德的故事。

《TITANS》,摄影:Julian Mommert

在众人熟知的版本中,16岁的贞德在法国东北部的村庄长大。在一棵大树下,她做了一个遇见神迹的梦。而后在英法百年战争中,她带领法国军队以一系列不可思议的胜利对抗英军入侵,扭转了整场战争的局面,最后却被当时的教会指控为异教徒被捕并被处决。

“我们并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原因创造了奇迹,也不知道是基于什么黑暗的力量被处决。”Euripides说。“很多时候,抵抗这个荒唐世界的做法,就是制造更伟大的荒诞。”

我问他,在他的戏剧作品中,是在创造一个新世界吗?

他认真想了想,回答道:“你所看到的这个世界,其实充满了时间感,充满了未知与黑暗。有些黑暗你无法改变——粉红色的女人角色一直在其中嬉笑打闹;也许我想去表达的,不是创造一个新的世界,而是与黑暗的力量玩一个游戏——我们和它一起旋转,一起玩闹嬉戏,我们不会因为黑暗而停止不动,我们还在震动,还在尝试,还在发出笑声。”

这是圣女贞德搬的力量吗?

他笑了:“也许,拥有像圣女贞德一样的信念,然后去与黑暗的力量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