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记忆有时候就像梦一样,你越试着接近,你就越快会遗忘。”

——沈凌昊

2017年11月2日至2017年11月5日,艺术家沈凌昊的作品《One Beach Night》在艺次元展览中展出,并接受采访。

《One Beach Night》3  混合媒介装置(岩石、海草、贝壳、珊瑚、感光涂料、UV光手电) 尺寸可变   艺次元 / 上海 2017

此次艺博会沈凌昊带来了他的艺术作品《One Beach Night》

《One Beach Night》2  混合媒介装置(岩石、海草、贝壳、珊瑚、感光涂料、UV光手电) 尺寸可变   艺次元 / 上海 2017

《One Beach Night》  混合媒介装置(岩石、海草、贝壳、珊瑚、感光涂料、UV光手电) 尺寸可变   艺次元 / 上海 2017

《One Beach Night》5  混合媒介装置(岩石、海草、贝壳、珊瑚、感光涂料、UV光手电) 尺寸可变  2017  艺次元 / 上海 2017

《One Beach Night》4  混合媒介装置(岩石、海草、贝壳、珊瑚、感光涂料、UV光手电) 尺寸可变  2017  艺次元 / 上海 2017

▲ 沈凌昊 , 《One Beach Night》, 混合媒介装置(岩石、海草、贝壳、珊瑚、感光涂料、UV光手电), 尺寸可变,艺空间/上海,2017

采访内容

Q: 现在的工作状态是?

A:  刚结束在杨锋艺术基金会的个展“当幕布拉起我们的对话早已完结-留光显影”,目前在美国休息,同时准备一些今年的工作。

Q:  当初是如何开始做感光材质相关的创作,有什么契机?

A:  欧洲旅行时看了一个关于阿尔塔米拉洞穴壁画的纪录片。一支国际考古队深入到阿尔塔米拉洞穴的内部寻找未被发掘的远古壁画。考古队员们戴着的探照灯在洞穴里时隐时现,光的轨迹在壁画之间聚集又消散,有一种时间消逝的感觉,很打动我。后来在K11美术馆的展览上,我做了一件名为《时光之尘-记忆的洞穴》的作品。在这件作品中,我使用感光材料制作了两本关于我个人回忆的相册,观众可以在一个私密的黑色的帐篷里通过UV手电来观看这些图像。

我觉得感光材料的“留光现象”(感光物的延迟光影现象),在视觉和观念性上呈现了时间发生和消逝的过程。图像在黑暗中出现的同时又消失,就如同记忆生成又慢慢遗忘的过程。

《时光之尘-记忆的洞穴》  混合媒介装置(帐篷、感光图像、文字、UV光手电) 尺寸可变   <p>上海K11美术馆 / 上海</p> 2016

《时光之尘-记忆的洞穴》2  混合媒介装置(帐篷、感光图像、文字、UV光手电) 尺寸可变   上海K11美术馆 / 上海 2016

▲ 沈凌昊,《时光之尘-记忆的洞穴》, 混合媒介装置(帐篷、感光图像、文字、UV光手电), 尺寸可变 , 上海K11美术馆 / 上海 ,2016

Q: 在你的作品中有一种记忆消逝的伤感,这是你近期的一个创作方向?

A:  近期我的一部分创作主线是集中在感光材料上的实践上,试图将一种可感知的时间性在作品中呈现。而我对于记忆的理解和认识,在这些年也一直发生着变化。这在我的不同作品中也能找到联系。

《心中的景致-上海》  混合媒介装置(木头、感光图像、文字、UV光手电) 尺寸可变   旧金山SOMArts艺术中心 / 上海 2016

《心中的景致-上海》2  混合媒介装置(木头、感光图像、文字、UV光手电) 尺寸可变   旧金山SOMArts艺术中心 / 上海 2016

▲ 沈凌昊,《心中的景致-上海》, 混合媒介装置(木头、感光图像、文字、UV光手电), 尺寸可变,旧金山SOMArts艺术中心 / 上海,2016

Q:是怎样一种变化,能说一下吗?

A: 像我早期的一些作品像《时光之尘-记忆的洞穴》和《心中的景致-上海》中,我更多的是通过个人图像以及历史图像来唤起观众对于记忆的感受,而近期的一系列作品像这次展览中的《One Beach Night》和最新个展中完成的新作《剩余物-留光显影》,我则使空间本身以及观众的身体感知作为呈现记忆变化的主题。而这种作品上的变化和我自己的生活轨迹也有关,近几年频繁往来于上海与美国,时常让我有一种记忆的“错位感”。不同情景和文化带来的反差,让我感觉记忆有时候就像梦一样,你越试着接近,你就越快会遗忘。

《剩余物-留光显影》 混合媒介装置(感光图像、感光空间、金属支架、压克力、UV光) 尺寸可变   留下空间/2017

《剩余物-留光显影》2 混合媒介装置(感光图像、感光空间、金属支架、压克力、UV光) 尺寸可变   留下空间/2017

《剩余物-留光显影》3 混合媒介装置(感光图像、感光空间、金属支架、压克力、UV光) 尺寸可变   留下空间/2017

▲ 沈凌昊,《剩余物-留光显影》, 混合媒介装置(感光图像、感光空间、金属支架、压克力、UV光), 尺寸可变, 留下空间/2017

观众在作品《剩余物-留光显影》中可以留下自己的影子

▲ 观众在作品《剩余物-留光显影》中可以留下自己的影子

Q: 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件怎样的作品?你想打造一种怎样的艺术次元空间? 

A:《One Beach Night》是一件我在旧金山时就开始创作,最终在这次艺博会中实现的作品。这件作品的产生是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在16年10月的一个晚上,来到了旧金山的Ocean Beach沙滩,那天晚上正好有月光,我就沿着海岸线独自散步。一路上我看到了各种散落在海滩上的海草、岩石、以及以人们遗留下的物件,在月光的反射下时隐时现,有一种浪漫又伤感的感觉。这些海滩上的遗留物不知有多少个夜晚就这样隐没于月色之中,伴随着海涛。想到它们可能会被永远留在这里,我便将这些沙滩上发现的物件都收集了起来,带回了工作室。

而在这次展览中,我将这些不同类型的遗留物重新组合在一起,放置于黑暗的空间中。在 UV 灯的照射下, 经过感光涂料浸润过的物件会在黑色展厅里发出淡淡的微光再慢慢隐没,就像我当晚发现它们时一样,如同一个永恒静止的海夜。展厅里还有一段我用感光材料制作的文字“I will always be,even if lonely into the sea”,这是我无意中在一首诗里读到句子,意思是“我会一直在,纵使寂寞成海”,是诗人对自己爱人的告白,而在做这件作品时我也爱上了一个女孩,这也是我想对她说的话。 

艺术家拍摄的月光下的旧金山ocean beach海滩

▲  艺术家拍摄的月光下的旧金山ocean beach海滩

One Beach Night》  混合媒介装置(岩石、海草、贝壳、珊瑚、感光涂料、UV光手电) 尺寸可变  2017  艺次元 / 上海 2017

▲ 《One Beach Night》, 混合媒介装置(岩石、海草、贝壳、珊瑚、感光涂料、UV光手电), 尺寸可变, 2017 艺次元 / 上海 2017

Q:通过作品来表白,真是个浪漫的艺术家啊。之后对自己未来作品的发展方向的预期是什么?有什么新的兴趣点或者想法?

A:  我希望将作品中作为一种触发共情的材料,这种共情可能是超越日常性的,却又是合理的。而目前我的很多作品是结合空间以及空间的情景来完成的。去年我在前旧金山造币厂(SF Mint)做了一个展览,我在曾经的货币生产车间里,放置了一个许愿池和一台可以无限许愿的投币机。

展览过程中观众可以拾起散落在地上的25美分硬币许愿(我将自己银行卡中的存款7000美元全部兑换成25美分),而造币厂作为一个货币生产及储存的工厂,同时也是一个给予货币价值的空间,在一夜间成为了一个消耗货币的派对,一场欲望的狂欢。而在最近杨锋艺术基金会留下空间的个展“当幕布拉起我们的对话早已完结-留光显影”上,我将整个展览作为一个打通个体创作与集体回忆的“实验场”,从空间自身的在地性出发,与空间所处的老式上海里弄“曲园”的历史脉络联系起来,并与策展人、学者、居民一起协作研究和工作,以一种动态化的展览形式呈现艺术家的个人回忆,与上海在城市化发展过程中渐渐被大家所遗忘的“剩余物”之间的关系。

《泉》2  混合媒介装置(木头,马达,游泳池,28000枚25美分硬币)  尺寸可变   SF Mint(前旧金山造币局)2017

《泉》  混合媒介装置(木头,马达,游泳池,28000枚25美分硬币)  尺寸可变   SF Mint(前旧金山造币局)2017

《泉》  混合媒介装置(木头,马达,游泳池,28000枚25美分硬币)  尺寸可变   SF Mint(前旧金山造币局)2017

▲ 沈凌昊,《泉》 , 混合媒介装置(木头,马达,游泳池,28000枚25美分硬币) , 尺寸可变, SF Mint(前旧金山造币局),2017

Q: 有没有比较尊敬或特别迷恋的艺术家呢?

A:  可以举个例子,安塞尔姆 · 基弗(Anselm Kiefer)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一位艺术家,作品本身的诗意性,以及对于时间与历史的思考同时也是我感兴趣的方向。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位已经进入美术史的艺术家,他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和热情。读书时在水牛城美术馆听过一次他的讲座,我当时问了他一个问题:是什么能让他能始终保持创作的活力?他说:“不要将艺术和生活剥离开,要学会休息,学会理解生活本身。”

艺术家在求学期间于水牛城美术馆(Buffalo museum)遇见安塞姆 · 基弗(Anselm Kiefer),基弗对于艺术家在其讲座中的提问印象深刻,展览过后与其继续讨论,该照片刊登于水牛城日报的基弗报道中

▲ 艺术家在求学期间于水牛城美术馆(Buffalo museum)遇见安塞姆 · 基弗(Anselm Kiefer),基弗对于艺术家在其讲座中的提问印象深刻,展览过后与其继续讨论,该照片刊登于水牛城日报的基弗报道中

Q:对你生活工作过的(国内/国外)艺术发展环境你有什么看法?

A: 在美国生活的这些年,使我认识到一个成熟的艺术生态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建构的,像我目前所在的加州地区,在艺术史上有着从上世纪60年代贯穿至今的实验艺术脉络。同时还有许多的美术馆、空间以及艺术家驻地,都和其所在城市的艺术生态息息相关。有一些基金会和奖项的申请面向不同阶段的艺术家,类型很丰富,像我16年时得到过加州的2016 MURPHY AWARD 墨菲提名奖,这个奖项就是专为生活在加州的艺术家而设立的。而国内由于当代艺术发展的时间比较短,尽管这些年有大量的私人美术馆和艺术空间都在各大城市落地,但是对于当代艺术整体的趋同性以及各种名利场游戏,使大家很难真正的构建一个体系化的艺术生态,艺术家也因为各种层出不穷展览和项目疲于奔命。但是总的来说我觉得目前的中国有着很好的艺术发展势头,也有非常多的机会。

艺术家获得2016 MURPHY AWARD 墨菲提名奖,该奖项由由旧金山雕塑家Gertrude Murphy 设立,颁发给在加州范围内具有探索精神的年轻艺术家。

▲ 艺术家获得2016 MURPHY AWARD 墨菲提名奖,该奖项由由旧金山雕塑家Gertrude Murphy 设立,颁发给在加州范围内具有探索精神的年轻艺术家。

Q: 作为一位职业艺术家觉得有什么与其他职业不同的地方?有什么感触?

A: 这个问题其实大家也经常讨论,艺术家的职业化以及是否应该将艺术作为一种职业。如果需要一个评判标准的话,我觉的艺术家的工作就是要不断的push自己去创造,因为如果以职业化来要求艺术家的话,“创作”便是艺术家的工作。这些工作的细节,并没有人会具体的告诉你,完全是艺术家自身去构建的,有点像投石问路,同时艺术家也需要具备和整个艺术世界,链接和博弈的能力,这样才能生存下去,而不至于迷失。感触的话就是每天都很纠结,特别在做作品的时候,经常是“白天不断自我肯定,夜晚又不停自我否定”,无限循环,哈哈。

艺术家在工作室中制作感光装置

▲ 艺术家在工作室中制作感光装置

Q: 对公共艺术和跨界艺术的思考和看法,如何看待这次和“善怡艺术”的合作?

A:  公共艺术和跨界合作现在艺术圈里现在也非常普遍,可能对于有些艺术家来说这样的合作会影响自己的创作,或者失去艺术的自由。但对我而言,这样的合作同时也会带来很多可能性,而艺术家如何在合作过程中保持自己的思考和独立性也是非常重要的。之前我也提到过自己在艺术中所关注的“共情”,这并不只限于艺术圈,同时我也很好奇不同领域的人是怎么看艺术,理解艺术的。像这次与“善怡艺术”合作的“艺次元”项目,就是我通过艺术在公共空间和观众的一次对话。展览期间我和不同工作背景的观众一起交流,从他们这里得到了很多有意思的反馈。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成熟且彼此尊重的合作方式,我觉得在这方面“善怡艺术”做的非常出色,尊重艺术也愿意帮助更多的年轻艺术家。

《星群-为了忘却的纪念》 混合媒介装置(感光图像、金属支架、压克力、UV光) 尺寸可变   盒子美术馆/2015

《星群-为了忘却的纪念》 混合媒介装置(感光图像、金属支架、压克力、UV光) 尺寸可变   盒子美术馆/2015

▲ 沈凌昊,《星群-为了忘却的纪念》, 混合媒介装置(感光图像、金属支架、压克力、UV光), 尺寸可变, 盒子美术馆,2015

《美丽作为一种消耗》 混合媒介装置(感光材料、UV光、旋转底座)  旧金山艺术学院 / 2015

《美丽作为一种消耗》1 混合媒介装置(感光材料、UV光、旋转底座)  旧金山艺术学院 / 2015

▲ 《美丽作为一种消耗》,混合媒介装置(感光材料、UV光、旋转底座), 旧金山艺术学院,2015

《Hidden City》混合媒介装置(压克力、PVC、投影、声音)尺寸可变   旧金山艺术学院 / 2015

《Hidden City》混合媒介装置(压克力、PVC、投影、声音)尺寸可变  旧金山艺术学院 / 2015

▲ 沈凌昊,《Hidden City》混合媒介装置(压克力、PVC、投影、声音)尺寸可变 旧金山艺术学院 / 2015

关于艺术家

艺术家本人

▲ 沈凌昊

沈凌昊毕业于复旦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绘画系获学士学位,研究生毕业于旧金山艺术学院艺术系。2011年至今沈凌昊在创作中一直试图去探讨时间、记忆与城市变迁之间的关系,并通过对于感光材料的运用来呈现时间的回溯感以及记忆的易逝性。

沈凌昊曾获得 “Murphy Award”墨菲奖(2016);“巨人提名奖- 邱志杰提名奖”(2011);“CREATIVE M50年度新锐奖-银奖”(2011);“三影堂摄影奖-提名”(2011)。他的作品多次在国内外艺术机构展出,包括:“Murphy Award 墨菲奖提名展”,旧金山,SOMArts艺术中心,2016;“Regarding Beauty”,科林斯堡,科罗拉多摄影艺术中心,2015;“SIPF 2012 新加坡国际摄影节”,新加坡,2012;“一重影事”,深圳何香凝美术馆,2011;“万相: 2011年三影堂摄影奖作品展”,北京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2011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