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高科技互动艺术展演震撼发布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一人绝不可以让自己心灵里的火熄灭掉,而要让它始终不断的燃烧。——文森特·威廉·梵高

那年,他33岁。他来到巴黎,接触到日本浮世绘艺术。于是深深爱上。

然后,他开始用油画来临摹浮世绘版画,也开始在自己的作品中植入日本元素,更经常与弟弟在信件里倾诉对日本艺术的喜爱之情。很显然,日本艺术带给了他很多创作灵感,让他在欧洲传统的用色习惯、传统题材里找到了自己的新方向。他学习其中的构图与色彩,而后在创作中大胆使用了红、黄、蓝三原色,又用细小的笔触丰富画面的色调。不知他是否由此而变得心境明朗一些?

或许,我们能在这样的一场展览中找到很多小惊喜:

梵高展-流转的日本之梦

(Van Gogh & Japan)

东京都美术馆——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

这显然是个不一般的大展。

十九世纪后半叶,日本从闭关锁国的状态转为对外开放,与欧洲的商务交流日益频繁,日本艺术也随之大量传入西方世界。从日本进口的大量商品包装纸上常印有浮世绘画作。画面平涂、构图讲究雅致的浮世绘给当时的西方艺术家们带来了惊喜,也带去了学习的样本。

这其实就是印象派艺术家与东方美学体系的相遇。与当时强调理性与人性的西方美学基础不同,东方美学更强调感性与灵性,与自然的沟通,从一花一木中体察内心世界,沉吟宇宙哲思。背弃了沙龙美术中写实和史诗传统的印象派艺术家开始描绘他们所处时代的日常生活,体会季节中蕴藏的光影变化,并以笔触反映内心情感的波澜起伏。

他们在遥远的东方,中国和日本书法、绘画和佛像艺术中找到了深切的共鸣。

这便是梵高展-流转的日本之梦(Van Gogh & Japan)的起因。

展览已于2018年1月8日结束于东京都美术馆,并且也已于几天前(1月24日)开展于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

两场展览,不一样的海报:

∧ 东京都美术馆展览海报

∧ 京都国立现代艺术博物馆展览海报

“如果我们研究日本艺术,看到的是一个充满智慧、哲思和悟性的人。他的时间用来做什么呢?研究地月距离?不。研究俾斯麦政策?不。他研究一叶草。而这一叶草让他得以描摹每株植物,每个季节,乡村广阔的景象,动物,人类。他就如此度过了一生,而生命太短不足以完成全部。这难道不是简单的日本人教授给我们的真正的宗教吗?他们居于自然之中,如同花儿一样。”

1888年,梵高在给弟弟提奥的信中这样写道。

在其余一些信中,他探讨了对佛教的理解,对轮回的感悟,对东方哲学的思考,并且以歌川广重、溪斋英泉等日本画家的浮世绘为参考,绘制了几幅后来艺术史上认为东西方艺术相遇的经典之作。

比如:

∧歌川广重的《大桥骤雨》(左),梵高临摹(右)

∧安藤广重的《龟户梅园》(左),梵高临摹(右)

“艺者与富士”画面特别突出,因为它对梵高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艺者与富士》,1870-1880年,佐藤虎清

在梵高的自画像背景中的印刷品即为此作品:

∧Self Portrait with a Severed Ear.

而在作品《花魁》中,梵高将一幅浮世绘作品中的人物做了镜像处理,并放置在自己的作品中。

∧《花魁》,1887年,梵高,梵高美术馆藏

∧《身穿云龙打挂的花魁》,1820-1830年代,溪斋英泉,千叶市美术馆藏

在他1887年创作的《铃鼓咖啡屋的女人》,作品的右上角有身着和服的女子,似是咖啡屋墙上挂着日本版画,由此可见梵高对日本浮世绘的喜爱:

∧《铃鼓咖啡屋的女人》,1887年,梵高,梵高美术馆藏

最经典的葛饰北斋《神奈川冲浪里》,据说影响了梵高最著名的《星空》。

梵高曾经夸赞葛饰北斋“ 在他的画中,我几乎可以听到海浪,一阵一阵地拍打在船上的声音”。

∧葛饰北斋,《神奈川冲浪里》

∧《星夜》(The Starry Night)梵高

1889年,布面油画,尺寸73cm*92cm,现藏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除此之外,这个展还有以下几个特点:

1.日本第一个与梵高博物馆合作的国际项目。 这是日本第一个与荷兰梵高博物馆共同举办的梵高展览。在日本完成后,展览将在梵高博物馆展出。2.从多角度来分析日本艺术对梵高的影响。 梵高的日本印象是什么? 日本艺术是如何影响他的? 这些问题通过来自日本和国外收藏家的约40件梵高作品,以及和梵高同时代的日本浮世绘艺术家的50多件作品来进行比较探讨的。3.大约80件历史物品在日本首次展示。

展览中的浮世绘精品:

∧Hara: View of the Ashitaka Mountains and Mount Fuji

∧Thunderstorm Beneath the Summit

∧Hiroshige's "Driving Rain at Shono,"

东海道系列(Tokaido series):

∧Number 24, Shimada

∧Number 45 Ishiyakushi

∧Number 38 Fujikawa

∧Number 16 Kambara

∧《新板虫尽》(局部),1883年,二代歌川芳丸,梵高美术馆藏

梵高的这些珍品也在展览中:

∧Vincent Van Gogh, The Bedroom, 1888

∧Vincent van Gogh. Olive Grove. 1889. Kröller Müller Museum.

∧Vincent van Gogh. Self-Portrait as a Painter. 1887.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Butterflies and Poppies. 1889.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Undergrowth With Two Figures. 1980. Cincinnati Art Museum.

∧Street in Saintes Marie de la Mer

∧Seascape Near les Saintes-Marie-de-la-Mer

∧Arles: Two Lovers.

∧L'Arlesienne: Portrait of Mme. Ginoux

∧Ginoux portrait was a portrait of her husband

∧Tarascon Stagecoach

∧Undergrowth.

著名的画作“阿尔勒附近的鸢尾花田”:

∧Field with Irises near Arles.

梵高两个版本的“Olive Grove ”

∧Olive Grove

∧Olive Grove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精彩的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