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YT新媒体 作者:一天一件艺术品2018-01-29 09:11

克拉克爵士的书《观看绘画》中一共有16幅画的解读,今天发布完埃尔·格列柯《脱掉基督的外衣》第三部分,整本书就剩下7幅画了。嗯,就酱。

1

1577年,格列柯收到了这幅画的部分酬金。该记录是现存的第一笔记录,表明他来到西班牙,定居托莱多,而他在得到这个城市最重要的委托之前,应该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两年后,他发起一场诉讼,控告教会当局,要得到剩余的酬金。专家证人是一位托莱多的金匠,名为阿莱霍·德蒙托亚,他说《脱掉基督的外衣》是自己所见过的最好的绘画之一,认为此画价值不菲,很明显,余款此后付讫了。看起来,托莱多人接受了年轻的希腊人,将他视为大师,也构成了这个城市的荣耀。格列柯可能希望做上自己师父提香的位子,他对菲利普二世充满信心,但这次他失望了,因为国王被那幅奇特的《圣莫里斯的受难》所警醒,这也可以理解,他还是喜欢穆多(El Mudo)司空见惯的、事无巨细的风格,穆多是提香的西班牙学生。

2

《圣莫里斯的受难》

不过,教会当局仍然继续支持格列柯,也许因为他的图像体现当时流行的狂喜状态,也许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也许因为他明显是一个有超能力的人,也许因为这三者的混合原因,委员会式的团体预订作品,原因总是混合的。有证据表明:当时最精美的头脑都喜欢他。格列柯到达托莱多时,这里正是欧洲在精神生活上最浓烈的地方。格列柯创作该画时,阿维拉的圣特蕾莎(Teresa of Ávila)、圣十字若望(St John of the Cross)和路易斯·德·莱昂修士(Luis de León)这三位圣徒刚好都在托莱多。此后,诗人贡戈拉、作家塞万提斯和剧作家洛佩·德维加也都曾在该地居住,格列柯大概碰见过他们。毫无疑问,他极为反常的风格绝非偏居一隅的结果,虽然现在有时候有些情况如此。

同时,也不妨说格列柯利用了自己隔绝的位置,35年的时间,让他垄断了这个区域的绘画。甚至可以说,他利用了自己的幻觉能力。有些画家产生创作想法时,已经异乎寻常地完整,而且充满张力,布莱克就是个明显的例子。跟他们一样,只要有需要,格列柯就总是重复个体人物,或是整体构图。这是所有有魔力的艺术的特征:一旦图像已经意义饱满,它就不再,或者说决不能加以改变了。法国北部和西班牙南部的旧石器时代山洞中,原始人画下的动物轮廓相同。无疑,格列柯非常满意自己为客户提供的不可思议的作品。帕切科告诉我们,格列柯有个大房间,放满了自己毕生画作的小型油画复制品。他的客户可从中选择。这幅《脱掉基督的外衣》,现存有11幅各种大小的复制品,5个版本上半部分改成了椭圆形。单个人物依照同样方式处理。圣母的头在圣家族群像中再次使用;左手的玛利亚多次作为手拿圣像的圣维罗妮卡出现。 

3

4

《圣家族》

5

《圣维罗妮卡》

对于某个主题的需求增加,作品数字也会增加。冥想中的圣方济有超过20幅复制品,其中大多数都是助手完成的。 

6

7

8

也许格列柯在某种程度上是比较“现代”的,但他绝不会接受我们当今所谓“一件艺术作品”这样的现代说法。他的画中有虔诚,这些圣像图像代表了一个无可改变的事实;他的画中有销售商品的成分,一旦原型得到认可,就可以规模批发。

1920年代的评论家们看到格列柯,将他视为现代绘画的先驱,这也是对的。部分原因在于,他形成成熟风格的年纪,正流行两种非写实的绘画风格——拜占庭和风格主义,部分源于心灵自然而然的形而上转向,格列柯是第一位抗拒古典传统主要前提的欧洲画家。他认为表面比深度更重要,只要有必要,他愿意改变传统的构图方式;他认为用色比素描线条更重要,并以这样的画激怒了帕切科。他想要借助绘画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即便其中存在扭曲和难以理解的省略。自中世纪早期开始,没有哪个画家敢于让自己的节奏感需求带动自己的手,而不是去观察事实,或者只是继续遵循学院派规范所允许的事实。在《脱掉基督的外衣》中,他的这些特质仍旧包含于风格主义习惯性的造型中,三百年后,他的大部分作品仍可为人接受,原因就在于此。在他晚期的作品中,他已经发展出自己的笔触,在画布上笔走龙蛇,如同空中掠过的风暴,他似乎更加接近我们自己这些现代人难以安置的感觉,但他想象力燃烧的程度,却再也无法超越托莱多大教堂中的圣火。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