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 刘彭媛2018-01-28 09:08

那些有关青春的影像,似乎非要让少年少女们跑一跑才过瘾。

此前上映的《无问西东》中,一段长达两分钟的清华园奔跑令人印象深刻。近日,以“跑男团”这一诨号闯荡江湖的《移动迷宫》系列,暌违两年之后,推出了它的收官之作。只不过,前者描画的是浪漫爱情,后者则是健美少年们贯穿三部电影的末日狂奔。

1

《移动迷宫3》剧照

少年丧失了记忆,被塞入笼子送到了一处陌生环境。在那里,高大围墙圈出一片森林和空地,里面生活着同样被送进来的男孩们。对他们来说,石门是唯一的出口,但只有当上“跑男”的少年才有资格进入。因为门的背后,有快速移动的迷宫和凶残的鬼火兽,可以轻易吞噬生命。

这是《移动迷宫》系列第一部的开篇。影片于2014年上映,别致的设定在同类电影中十分亮眼。故事情节紧凑,线索清晰,主人公托马斯“收兵买马”,带领他的小伙伴一路“跑跑跑”,惊心动魄逃离了迷宫。《移动迷宫1》制作成本仅为3千多万,却在当年一举拿下近3.5亿美元的票房。

2

《移动迷宫1》

趁着势头,第二部《烧痕审判》于次年推出,预算也更为充足。少年们逃离了物质上的迷宫,却踏入了一个更大的“迷宫”。致命病毒来袭,感染者变异,丧尸围城,世界处于末日图景之下。原来是大反派组织WCKD一手制造了迷宫,他们想借此筛选对病毒的免疫者,再从这些少年身上,提取血液,制造解药。于是,废土世界里上演荒野追逐,WCKD多方围剿,丧尸成群扑咬,少年们继续“跑跑跑”。

1

《移动迷宫2》

最近上映的第三部《死亡解药》,视觉效果在三部中最佳,故事也更宏大激烈。米诺被WCKD抓走,关在了他们位于Last City的大本营。Last City,字面意思,人类最后的城市,仅剩的未感染者聚居区。此前,少年们花了三年从墙里出来,如今他们却要设法突破城市的高墙,进去救人。一出一入,三部之间,构成一个轮回。

《移动迷宫》改编自詹姆斯·达什纳的同名小说,在类别上属于青少年反乌托邦电影。提起反乌托邦,自然令人想起《1984》《美丽新世界》和《我们》,这些严肃作品深刻而现实,对权威的反思可以启发社会思潮。

2017年横扫艾美奖的美剧《使女的故事》,就是这样的一部。剧集改编自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于1985年发表的幻想小说,有人认为那是女性视角的《1984》。而《使女的故事》最令人震动之处,恰恰在于“所有细节都曾经在历史上真实发生过”。

2

《使女的故事》剧照

不过,面对青少年的反乌托邦作品就没那么艰涩深奥了。危机四伏的情景恰恰构建了一个虚拟的空间。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不会被放入迷宫。与现实的距离感,使反抗集权与斗争成为流行文化中的符号,而生死之际的惊险刺激、少年在历险中成长以及一个仍旧怀有希望的圆满结局,才是市场更为期待的。

《移动迷宫》的特殊之处在于,它的集权组织是为了应对灾难而诞生,内部结构是复杂的,也由此触及了道德层面的思考。这令人想起深埋在第一部的那句双关语,’WCKD(Wicked) is good’。

WCKD中的研究者艾娃亲自主导对少年们的实验,前两部中一直以反派身份示人。但其实她与野心膨胀的詹森截然不同。在病毒无法有效遏制的情况下,为了拯救更多的人,只能牺牲这数十名少年。这是《死亡解药》比第二部更为复杂的现实。背叛了“跑男团”的特蕾莎,其实恰恰是提早认识到了这一点。影片没有深挖这一条线索显得有些可惜,但至少使故事以及这两位女性的形象,更加值得思考和玩味。

1

《移动迷宫3》剧照

《移动迷宫》主要定位于青少年群体,刺激的情节和视觉效果自然是必备的。电影开篇就是长达一段10分钟的救援戏。托马斯带领他的朋友们追车,跳车,枪战,惊险刺激让人联想到《疯狂的麦克斯》。最后,飞行器简单粗暴地吊起一整段火车车厢。有趣的是,电影的后半段还有一场“吊车”戏,比这一个还要令人紧张,想来导演是非常满意“吊起”这个梗。

当然,跑也必不可少。《死亡解药》中,跑男团继续奔跑,只不过有些装备上的加成,比如吉普车、火车、飞行器。饰演托马斯的演员迪伦感慨自己跑了太多,他还对本刊提起一次拍摄时间长达11个小时的奔跑戏,反复跑了50次,很可惜电影根本没有用上。

2

以跑男团为主角,爱情线就显得若有似无,友情反而是最动人的情感。迪伦在接受本刊采访时提出,“朋友之间的友谊与团结也使这部作品区别其他,比如那些涉及到年轻人相互争斗、残杀的片子。”

在第一部里,尚且稚嫩的少年们闯入危机四伏的迷宫,托马斯冒着生命危险救了Alby,恐怕是这个人物形象在前两部中的真正高光时刻。《死亡解药》更是围绕着营救米诺展开。当你确知自己无法保全所有人,却仍愚蠢的不要放弃任何一个,面对危险而一往无前,或许这就是饰演米诺的李基弘所谈到的“真正的友谊”。

不过,影片最动人的一刻,不是纽特死在托马斯怀里,也不是特蕾莎在坍塌的城市间坠落,而是托马斯得知自己是唯一的解药时,只身一人走向艾娃的背影。从朋友,到团队,再到更广泛意义上的他人,托马斯试图扛起更大的责任。4年过去了,迪伦同样成熟起来,而追随着影片的粉丝,又何尝不是呢。

1

尽管2个小时20分钟的时间有些太长,节奏推动存在问题,拯救主角的巧合实在太多,整体也有些散乱,评价也见仁见智。但对于粉丝来说,《死亡解药》不失为漫长等待之后,一个终于抵达的美好承诺。

当年将青少年反乌托邦电影这个亚类型,一路从好莱坞烧遍全球的《饥饿游戏》系列,早已于2015年完结。后继者《分歧者4》无缘大银幕,在粉丝的遗憾与纠结中,被降为了电视电影。《移动迷宫》也走完了它的三部曲。至今,三个大IP都有了各自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