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近日,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中正展出《激怒:德国艺术家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 作品展》展览回顾其近50年的创作生涯,并展现他对德国纳粹时期历史的思考。展览名为”激怒”,呼应艺术家早期作品多以“纳粹”为主题,反对1960年代西德对纳粹历史的集体性遗忘。

我们早已熟知安塞姆·基弗的大型油画作品,他作为德国新表现主义代表人物之一,被公认为德国当代最重要艺术家。

基弗的作品经常以圣经、北欧神话、瓦格纳的音乐和对纳粹的讽刺为主题。他努力正视纳粹时期的恐怖及德国的历史、文化和神话,并且希望为德国理想主义疗伤,助其复兴。事实上,安塞尔姆·基弗在绘画上有很大的抱负,他渴望用绘画来重新界定整个德国历史与文化的发展,以这一点与人类其他某种更高尚的才能和天性相结合。

而本次在大都会博物馆的展览,则有一批基弗早中期的纸上作品,作品中色彩的运用和我们熟知的灰暗色调作品有很大不同。(以下图片均为大都会博物馆基弗在展作品)

Bohemia Lies by the Sea (海边的波西米亚)

局部

安塞姆·基弗有着近50年的职业艺术家生涯,但他从未放弃与“过去”抗争。

Heavy Cloud (密云)

冬日景象, Anselm Kiefer,1970年,水彩、水粉、石墨和纸

1969年,他穿着父亲的纳粹国防军制服,摆出纳粹敬礼手势,在欧洲历史纪念碑和海边拍摄了一组照片,并选出其中18张,取名为《占领》(Occupations),是为了表达他反对“战后销毁纳粹纪念碑”、“破坏历史标志”等去纳粹运动。由于他在作品中行纳粹礼、穿纳粹服,因此引发公众抗议。

Brünnhilde Sleeps (沉睡的Brünnhilde)

From Oscar Wilde (来自奥斯卡·王尔德)

1980年代,基弗对旧照片进行再创作,采用“炼金术”式的方法,使用泥土、铅、干草等材料,通过建筑、宇宙学、神秘主义等主题,对时间和存在展开思考,引发人们对民族与历史冲突的反思。

Everyone Stands Under His Own Dome of Heaven (每个人都站在自己天堂的穹顶下)

The Unknown Masterpiece(未知的杰作)

后期他的创作还转向一些诸如建筑、宇宙学和神秘主义,以进一步思考时间和存在。如今已七十多岁的基弗的作品占据了他在巴黎郊区的近40万平方英尺(约4万平米)的工作室。他的艺术,特别是在他的经受时间和自然侵蚀的作品中,依然是对过去的本能和诗意的思考,同时暗示出理解当下和未来的手段。从大都会博物馆的展览中,为每一位观者都提供一个反思自己民族矛盾、历史的机会,更提供我们一个勇于面对当下的勇气。

Metropolitan Opera (大都会歌剧院)

My Father Pledged Me a Sword (父亲承诺我的剑)

基弗多数的作品源于对其祖国德国及其文化的反映:德国的历史、神话、文学、艺术史、音乐、哲学、地形、建筑、民俗、直至更古老的素材。然而无论是通过直接或强烈的间接暗示,基弗作品中战争、纳粹的影子一直存在。就如他自己对于二战的评论所说:那个我们如今仍旧讳莫如深的不幸(二战),有人认为在1945后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然而这完全是胡说八道……

Yggdrasil (生命之树)

Let a Thousand Flowers Bloom (让千朵鲜花盛开)

在他的大型油画或雕塑中,历史的重量明显是发自内心的。而在他的纸上作品中,则有着与油画不同的微妙的抒情或讽刺。我们可以发现讽刺与幽默共存的趣味。

Saint Eustace (尤斯塔斯)

Your Golden Hair, Margarete(Margarete,你金色的头发)

Wild Emperor(狂野的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