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现在都市里的生活节奏很快,人们在写字楼里从白天忙到晚。长久的室内生活,很多年轻人都没时间去户外活动了。

即使出门,也是急着赶着,从来没好好欣赏过身边的景色。曾经就有一个艺术流派,专门把室外环境当作画布,来创作艺术。

有的艺术是用天然的石头堆出一个神秘兮兮的巨型螺旋符号:

有的艺术是用布把一座大桥包裹起来:

还有的艺术是在公园安装了无数个橙色大门,像过年一样:

这个艺术流派,被称作“大地艺术”(Earth Art or Land Art)。

人们看了大地艺术的作品之后,为之震动,原来我们生活的环境,可以这么有趣、这么美好。

那么这个流派是怎么产生的呢?

这就要从上个世纪60年代的美国说起了。

20世纪60年代,美国的很多艺术家忍受不了当时的社会氛围。

说到底,都是经济发展太迅猛造成的。

一方面,大家有钱了,开始重视文化产业,城市中的一切文化艺术活动都能立即成为文化消费品。

很多艺术家为了赚钱,一味的迎合市场,消费者喜欢什么,就画什么,根本不想创作好的艺术。

波普艺术《玛丽莲梦露》安迪·沃霍尔作

波普艺术就是商业文化的代表,另一方面,为了多赚钱,污染很多自然环境,破坏了生态平衡。这些林林总总,让艺术家们很愤怒。他们最终决定:我们要对抗商业艺术和生态污染,干脆就把我们生活的环境变成艺术!让大家意识到身边的环境有多美好!美国疆域那么辽阔,美景那么多,随便搞搞就可以成为艺术的。

这些艺术家利用自然环境做出的艺术,就叫做大地艺术。

大地艺术的发起者之一,是个叫罗伯特·史密森的小眼睛男人:

罗伯特·史密森(1938—1973)

他是一个充满童心的艺术家,爱玩石头子儿;曾经租用运土机把超过6吨的石头和垃圾倒入犹他州的盐湖里。

罗伯特把这些石头慢慢堆叠,竟然在盐湖红色的水中,堆出了一个巨大的堤坝。

按照人的视线看,堤坝是这样的:

感觉一般般,没啥特别的。可是航拍之后的效果,很震撼,是个螺旋形堤坝:

开篇我们看到的巨型螺旋,就是这件艺术《螺旋形防洪堤》

堤坝的宽4.6米,长457米

如果说航拍之后,还是觉得不够神,那再看看空中俯拍:

是不是觉得很神秘,像某个未解之谜的符号一样。

罗伯特做这个《螺旋形防洪堤》,是想追求工业与生态之间的平衡,呼吁大家要爱护环境。

后来,他在荷兰的一个废弃采矿场做环境改造,又用石头在水边堆了一座半圆形堤坝:

《缺损的圆——螺旋形山丘》

没想到这件艺术,竟然引发了当地居民户外活动的热潮。

当地居民看见这个作品之后,瞬间炸开了:我们平时生活的地方,居然可以做出这么好玩的艺术来。

大家一致认为要把这个“缺损的圆”改造成公园,永久保留下来。从此再宅的人,有事没事都愿意出来溜个弯。

看来,艺术真的可以改变生活。

大地艺术家有很多,做的艺术也是千奇百怪。

在这些神奇的艺术家中,把大地艺术玩的最大、最炸的,是一对夫妇,克里斯托夫妇。

丈夫叫克里斯托,妻子叫珍妮·克劳德。

两人同年同月同日生,既是恩爱的夫妻,也是事业上的合作伙伴,共同完成了多项举世闻名的大地艺术作品。

两口子同吃同住同劳动

而他们最爱玩的艺术手法就是“包裹”。

早先,克里斯托夫妇包裹小的物体;克里斯托先生的手绘特别棒,每次在包裹之前,他都会先设计出草图:

草图设计好之后,开始包裹:

后来,他们觉得包裹小汽车不过瘾,得做大的。正好有一个契机,东德修建柏林墙。

夫妻二人决定用油桶把巴黎最狭窄的小路堵死,抗议柏林墙。

《油桶墙·铁幕》

这件艺术虽然不是“包裹”,但是却是标志着克里斯托夫妇的艺术由室内转向户外。

从此两口子的“包裹艺术”一发不可收拾。

1969年,两个人计划“包裹海岸”。

先画好精美的草图:

待一切准备就绪,开包!

就这样,悉尼附近1609米的海岸被包起来了:

海岸一大片银白色峭壁:

这件作品做好之后,两口子想做一个像万里长城那样宏伟气魄的作品。

于是在太平洋岸边的一个山丘,《奔跑的栅栏》诞生了:

草图

准备就绪,开始奔跑:

蜿蜒曲折:

乍一看,真的很像万里长城:

栅栏最终引入太平洋:

这条白色织物一共有38千米长,活生生的“布料小长城”。

克里斯托包裹了几个荒野后,又把目光转向城市建筑。

1985年,两口子花了14天,用闪光布料把巴黎的新桥全部包裹起来了:

草图

这就是我们开篇看到的那座桥,真好看:

阳光照射下,包裹着的桥和倒影都很美:

这些项目做完之后,克里斯托夫妇准备搞更大的事情。

两口子经过6年的策划,决心在美国的西海岸和日本的东京海岸玩大地艺术。

这一次他们不包不围,用伞。

美国区域,用黄伞覆盖:

草图

张开的小黄伞:

万里江山一片黄:

日本区域,用蓝伞覆盖:

到处都是蓝色大伞:

克里斯托特夫妇利用日美两国17个小时的时差,在装置完日本的伞后,立即飞往美国进行安装。

这样使远隔万里的日美两国能够在同一天同一时刻里完成这一艺术品。

3100顶巨伞同时张开,真是壮观:

克里斯托夫妇用“包裹”来做他们的艺术手法,其实是有深意的。

他们认为大地艺术是艺术和自然的结合,并不是经过人工所制作的艺术重于大自然,而是大自然重于人工的艺术作品。

换句话说,用“包裹手法”把大自然稍加施工或修饰,使人们重新注意大自然,从中得到与平常不一样的感受。

为了让人们对身边的景色有不一样的感受,克里斯托夫妇做了一件“漫长的作品”。

说“漫长”是因为,两口子为了做这件作品,从1979年开始就一直在等待。

克里斯托夫妇在等什么呢?

他们在等待纽约市长的许可令,打算在世界第一大都市纽约,做一场大地艺术。

认真投入工作的克里斯托夫妇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5年,新任的纽约市长批准了两口子的艺术项目。自他们在1979年计划开始,已经等待了26年。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克里斯托的艺术项目,是在中央公园做一场大地艺术。

纽约中央公园

中央公园是位于纽约市曼哈顿中心的一座大型公园,从1857年开始面向公众,建立初衷就是为了保护环境。

它既是纽约市的象征,也是美国著名的历史名胜古迹。

在这样一个著名景点里做大地艺术,呼吁大家户外活动和爱护环境,无疑是最炸裂的。

克里斯托夫妇要做的艺术是给中央公园装7503扇“门”。

这么一个大项目,草图是必不可少的:

效果逼真的手稿

工作人员开始搭建大门:

搭建成功!一扇一扇橙色大门向游人打开:

7503道大门犹如橙色的河流,为纽约萧瑟的冬天加了一道暖色:

白中透橙,让中央公园有了温度:

桥上也有门:

人们都来公园看这道“橙色河流”:

游客在大门下溜达:

克里斯托两口子也来玩了:

这7503扇橙色大门,绵延37公里,贯穿了整个中央公园,引来无数游客观看。

可惜16天后,这些门就被拆除,永远消失不见。

克里斯托夫妇就是用“包裹”的手法,使大家熟视无睹的景色,突然变了一副样子,人们不得不停下脚步去重新观察身边的环境。

两口子站在《门》的草图前

经两口子稍加改动,人们忽然意识到,自己天天经过的公园,竟然这么美。

而这些只短时间保留的艺术品,仿佛在告诫大家,珍惜眼前美好的事物,因为一切都稍纵即逝。

雕塑家罗丹说过:生活中从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大地艺术家们做艺术,从荒无人烟的野外折腾到车水马龙的闹市,就是为了唤醒大家对美的感知。

被打包的柏林议会大厦:

克里斯托的《包裹柏林议会大厦》

一只熟睡的大白兔:

台湾桃园艺术节的赏月兔

插400个避雷针呼唤闪电:

理查德·隆的《闪电的原野》

所以,希望今后大家百忙之余,多去户外走走,好好欣赏一下周围的景色,也许你也会发现以前没有留意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