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伊格纳西奥·乌里亚特

空白空间|WHITE SPACE BEIJING

北京朝阳区机场辅路草场地255号

2017.12.16–2018.02.10

伊格纳西奥·乌里亚特,“空间定义手册”展览现场,2017-2018.

这种艺术创作积极地朝向在办公室被智能家具或智能办公设备包围的社畜们展开。

伊格纳西奥·乌里亚特(Ignacio Uriarte)的个展“空间定义手册”并不如展览标题暗示的一般富有教条特性。以图样的不断重复为主旋律的作品无论是内容及结构都可谓淡薄,没有发展出一种权威性的、充满控制意味的陈述,而是确认了其作为“办公室-办公用品”艺术家的长期实践作为一种日常生活实践分支的重要意义——职业的生活化,或生活的职业化;确认了复杂的“跨界创作”必须要主动继承的庞大艺术史遗产(从杜尚 [Marcel Duchamp]、马塞尔·布达埃尔 [Marcel Broodthaers] 到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 [Felix Gonzalez-Torres] 及丹·格雷厄姆 [Dan Graham] 等;此外,意大利galleria gentili画廊于2017年举办了一次索尔-勒维特 [Sol Lewitt] 及伊格纳西奥·乌里亚特双人展,更直接地指出伊格纳西奥·乌里亚特继承了极少主义艺术遗产);“空间定义手册”再次确认了作为当代数字生活基础的标准化办公室审美的特殊性——举例来说,艺术家频繁地在创作中质问A4纸的“默认纸张规格”性质,以及一种将此种特殊审美正常化、庸俗化的努力。

展览中可以找到明确现实参照的作品是《北京的窗》(Beijing Windows,本文提及的作品均创作于2017年)及与之相对的《柏林的窗》(Berlin Windows)——这两组纸上马克笔绘画作品描述了北京和柏林两个城市景观的微妙区别;除此之外,其他作品都可以被视作是使用独特材料(办公室用品)进行的直接而纯粹的抽象空间概念探索。《正对角线光》(Positive Diagonal Glow)及与之相对的《负对角线光》(Negative Diagonal Glow)描绘了正负空间的表达形式;两件相对应的纸质墙面装置《锯齿形回音》(Zig-zag Echoes)及《矩形波浪》(Square Waves)也以类似的方式处理了正负空间的关系;以德国标准化协会(DIN)的纸张标准为基础创作的《DIN系统》(DIN-System)系列作品则以一种朴素但有说服力的方式创造立体空间幻象。作品之间的对应关系让展览整体既显得严密紧凑,又流于模块化程式。

伊格纳西奥·乌里亚特,《DIN系统,黑、蓝、红、绿》,2017,纸上签字笔,119 × 84 cm × 4,装裱:123 × 88 cm × 4.

艺术家建立的网站于2013年前后停止更新,成为了另一个互联网废墟。网站上的艺术家自述让人莞尔,读者可以轻易想象一个不好好上班、一直在乱玩办公室用品的人的形象;网站另收录了策展人Guillaume Désanges于2003年写成的一篇文章《软办公室》(Soft Office),这篇简短文章中的“办公室美术馆”(office museum)、“零生产率”(zero productivity)等概念均对考察伊格纳西奥·乌里亚特的创作有所裨益。规整而略显呆板的网站样式很好地强调了一种被艺术家本人特殊化了的审美,此种极简审美在现代日常职业生活及特定艺术史语言两个世界之间反复摆荡,并鼓励我们询问:这种循环运动的政治议题究竟是拉近两者的距离,还是加剧两者的分离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