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澎湃新闻 作者:Erma冯2018-01-23 10:32

电影《谜巢》2015年底便已开机,原定2016年上映,延宕到2018年,多增加出的一年多制作时间,似乎也没能让影片的质量有显著性的提升,整体观感并不比2008年的好莱坞电影《木乃伊3》强出多少,甚至比起2015年的国产电影《寻龙诀》也犹有不如。

电影海报上打出“《黑客帝国》特效导演金波·兰道执导”的宣传语,看似威武霸气,其实内里藏怯——就连《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都已经是15年前的老电影了!何况在分工明确的好莱坞电影工业里,常年累月做着特效导演的活儿,即使经验丰富履历耀眼,好像也难以证明其在产业链上别的制作环节也有潜力可以挖掘。许诚毅(《怪物史莱克》角色设计与动画顾问,《捉妖记》导演)这样“跨界”成功的,毕竟还是少数。观众走进电影院,对《谜巢》的特效可以抱有期待,对剧情最好还是别“想太多”。

《谜巢》的剧情尽管老套得乏善可陈,倒对得起电影的片名。影片时长九十分钟,除了开场的十来分钟介绍剧情背景,随后的十来分钟用来拍摄户外荒漠沙尘暴戏份,剩下超过三分之二的剧情,基本都用来展现主角一行人的地下墓穴探险。金波·兰道同时打两份工,既做导演,又做编剧,显然力不从心,在剧情上的想象力严重不足。唯一值得嘉许的是,其作为好莱坞电影业资深工作者的职业道德总算保持在线,并不“注水”剧情拖延时间,虽然也可能是出于制作成本的考虑。

电影的格局太小,全片对情节推动有意义的角色人物不超过两位数。吴尊在演员表中排序第三,戏份便已经少得只集中在片头片尾,而在主体的探险情节里直接缺席。电影中的救援小分队,紧密团结在由李冰冰饰演的剧毒生物学博士嘉·李,以及凯南·鲁兹饰演的救援队长杰克·雷德利的领导核心周围,队员都成了迎合剧情需要的功能性人物——大老板梅森负责充当反派、女队员米莉负责充当“炮灰”、中国队员陈旭负责普及似是而非的中国风水命理堪舆学文化、胖子队员盖瑞负责插科打诨讲粗口笑话、小女孩音负责烘托嘉·李的爱心——这样中规中矩的探险队组合尽管在好莱坞流水线生产的冒险类型片里是“标准配置”,始终还是太缺乏新意。

吴尊饰演生物科技公司研究员卢克·李

李冰冰饰演剧毒生物学博士嘉·李

观众走进影院看《谜巢》这样的影片,当然不是为了学习什么做人做事的大道理。不过作为一部真人版密室逃脱,《谜巢》的机关设计,放到线下实体店,想必是要被玩家们嗤之以鼻的。影片中虚构的秦皇地下宫殿,除了零星的几个兵马俑作为摆设,朴素得像是用来做企业团建和素质拓展训练的郊区大院。密室与密室之间的暗门诡道,也没有逻辑性可言。猜谜与解谜一概付之阙如,全靠团队中负责智力担当的队员一通胡诌和负责体力担当的队员一通乱拳,像是在心急火燎地走过场赶任务。观众找不到代入感,也就不会觉得影片“带感”。

电影大概技术水平和经费预算都很有限,整部影片除了几个“凹”造型的干尸,翻来覆去惊吓观众的就只有特效制作的成群结队的蜘蛛。虽然看着恐怖逼真,花样也太单独乏味了些。对于密集恐惧症患者而言,《谜巢》当然是噩梦;对于重口味惊悚片爱好者而言,《谜巢》也称得上噩梦——寡淡感好比水煮鱼不放辣椒、山东煎饼不裹大葱。

《谜巢》找来内地一线女明星李冰冰主演,瞄准的当然不是北美电影市场。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观众们的观影经验见长,越来越识得电影质量好歹,《谜巢》的“钱景”并不容乐观。中国电影市场一度是冒险家乐园,现在却越来越成为勇敢者的游戏——而且不能光有“蛮勇”。《谜巢》如果靠卖电影票从院线收不回成本,倒不妨考虑与AR、VR技术结合,走主题公园特供6D影片的路线,说不定还能多吸引些百无聊赖的路人观众,而且也不需要费心思校对中文字幕——对于如笔者这样的强迫症患者,听着电影中角色嘴里说着“twelve million”,中文字幕却赫然是“一千六百万”,那种不适感,比被蜘蛛咬了还难受。谁有强迫症谁知道。

李冰冰和吴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