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我欠你的绘画真理,我将在画中告诉你。——保罗·塞尚

保罗·塞尚的爱是一座山。

不仅对于他的妻子和儿子是如此,对于他的朋友以及父母来说,同样也是如此。

在艺术的道路上,这个伟大的印象派大师被一座“血淋淋”的山峰所困扰,他一遍又一遍地画着普罗旺斯的圣维克多山(Mont Sainte-Victoire),如同一个手握画笔的贪婪追踪者,反复地画着,画着。相比较而言,塞尚的人物总是排在第二位。但是这个令人着迷的肖像展表明,即使在处理人物而不是山石时,他的眼睛也是独一无二的。

直到2018年2月11日之前,“塞尚肖像画展”(Cézanne Portraits)都会一直展出于伦敦的英国国家肖像画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这里是此次巡回展的第二站,它紧随巴黎奥赛博物馆( Musée d'Orsay:2017年6月13日至9月24日)之后,接下来还将前往华盛顿的美国国家艺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

展览海报:

为什么这个展览如此令人着迷?

“到目前为止,‘塞尚的肖像’已经得到了令人惊讶的少许关注,所以我们很高兴能够首次汇集如此多他的肖像,这也可以说是塞尚艺术中最个人化的作品,因此也是最人性化的一方面。”国家肖像画廊经理Nicholas Cullinan说。

关于“塞尚肖像画展”:

第一次汇集了塞尚的50多幅肖像画。 这是塞尚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所描绘的200张肖像中的大约四分之一;他画了26幅自画像和29幅他妻子的肖像,其中很大一部分在这个展览上展出;包括了他的第一张和他最后一张自画像;包括塞尚儿子的肖像,在儿子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自从1910年经销商Ambroise Vollard组织的一次展览以来,这是第一个展出他肖像作品的展览,展示了24位“与塞尚有关的人物”;有三个世界上领先的博物馆参与 - 作品来自世界各地一些著名的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将会有一部电影,于2018年1月发行。

展览里见到最多的,是他的妻子。

他一遍又一遍地画着妻子霍腾斯,以至于霍腾斯的肖像多达整整29张,创作前后相距20年。在每一幅作品中,她都坐在相同的浅蓝色房间里,穿着长袖系腰带的长裙。仔细端详,你依然能在展览中11幅霍腾斯的肖像里找到塞尚为了探索绘画风格所做的尝试。

塞尚画的霍腾斯:

∧Madame Cézanne in a Red Armchair by Paul Cezanne, 1877.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Bequest of Robert Treat Paine, 2n

∧Madame Cézanne in a Yellow Chair, 1888-90 by Paul Cézanne. Photograph: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Madame Cezanne in a Red Dress CREDIT: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Madame Cézanne, 1885-6

∧Madame Cézanne, 1886

展览现场的霍腾斯:

塞尚早期的作品是残酷的,愤怒的,侵略性的;充满似深渊般的黑色和略带灰色的各种白。

他用一把调色刀画,往画布上抹颜料,创造出迷幻的彩色漩涡。

随着他的艺术风格探索发展,黑色让位于蓝色、绿色和粉红色等灰色系,直到他的画面最终成为绿色和蓝色的“小海洋”。

他专注地俘虏面前让他迷恋的东西,以至于他的模特们需要连续坐几个小时,特别是他那可怜的妻子霍顿斯。

他只有一个目的:人物是被描绘的物体,被描绘得像风景或静物,重新组成各种形状和颜色。

展览的作品还包括:

∧Child in a Straw Hat by Paul Cézanne 1896

∧Uncle Dominique in Profile by Paul Cézanne 1866-7

∧Boy in a Red Waistcoat by Paul Cézanne 1888-90

∧Man with Pipe by Paul Cézanne 1891-6

∧Paul Alexis Reading a Manu to Emile Zola by Paul Cézanne 1869-70

塞尚的肖像中最常见的批评是:他没有捕捉到任何人性或深度的情感。但是,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那么你就错过了这一点:于他而言,人物的表面只是一片白色的皮肤,是反射光线的物体,他追求的是形状和颜色的交响乐,单纯意义上的“美”并不那么重要。

“用圆柱体、球体、锥体处理自然,要使一切处于适当的透视之中,从而使一个物体或平面的每一个边都引向一个中心点。”塞尚说。

他的第一幅肖像:创作于1868年的阿希尔·昂伯勒尔(Achille Empéraire)肖像。

∧Painter Achille Emperaire, 1868-70

他的父亲:

∧The Artist's Father, Reading L'Événement, 1866

他的儿子:

∧The Artist’s Son, 1881-2

他的朋友:安东尼·瓦拉布雷格(Antony Valabrègue)

∧Anthony Valabregue, 1869 - 1871

塞尚用流行于19世纪的黑色外套强化了忧郁、恐怖,这些乌黑被评论称为“不可宽恕的黑色恐怖”。

几乎所有这些作品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但也有一些是突出的:艺术品经销商Ambroise Vollard肖像中沮丧的褐色;咖啡厅女人的平面抽象;园丁的晚期肖像中的绿色田野......在他们所有的复杂性和抽象性里,你可以看到现代艺术的缓慢诞生,它是惊人的。

艺术品经销商Ambroise Vollard:

∧Ambroise Vollard, 1899

咖啡厅女人:

∧Woman with a Coffeepot, 1890 - 1895

塞尚的自画像:

∧Self Portrait with Bowler Hat by Paul Cézanne 1885-6

∧Self-Portrait, 1862-4

∧Self-Portrait, 1895

很多人说,塞尚是在一系列的自画像中找寻自己。

在自画像中,一直引人注目的是他的注视力度,充满了好奇心。世界是什么样子?这些画似乎总是问。

这听起来貌似有些孤单,但塞尚正在寻找美丽与光明。他可能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交朋友,但是当你看到周围的一切美好时,

你不禁会想,这可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