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澎湃新闻 作者:韦伊2018-01-22 11:46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里,美国票房整体不振,不少大制作血本无归,倒是成就了几部以小搏大的票房黑马,其中就包括日前在中国内地上映的《奇迹男孩》(Wonder)。虽然有朱莉娅·罗伯茨和欧文·威尔逊两位好莱坞一线演员坐镇,这部电影的成本其实只有2000万美元左右,而目前的全球票房已超2.3亿美元。

影片的主人公是十岁男孩奥吉。他跟许多孩子一样有爱他的父母和常在一起嬉闹的姐姐,喜欢《星球大战》,梦想成为宇航员。平日,他的太空帽不离身,这不仅仅是因为宇航员的梦想,更在于他带有特雷彻·柯林斯综合征(Treacher Collins Syndrome)。这种染色体遗传病导致他先天脸部发育有异,用奥吉自己的话说,大人乍一看到他马上就会回避视线,而小孩子则会盯着看个不停。因此,他没有像其他孩子那样去学校,从小在家中由母亲教育;如果没有太空帽的“保护”,一旦来到外面,他总是习惯低着头将视线投向地面。

然而,到了奥吉十岁那年,为了让他慢慢学会适应外界的环境,母亲决定将他送入学校。在跟同龄人的相处中,奥吉感受到了冷落、歧视和背叛,但凭借真诚和勇敢,最终收获到友情、信任和荣誉。

《奇迹男孩》海报

《奇迹男孩》改编自R. J.帕拉奇奥(R.J. Palacio)的同名小说。该书于2012年出版后,曾蝉联《纽约时报》童书榜头名长达120多周(简体中文版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发行)——对于一部处女作而言,这也能算得上是某种“奇迹”了。

这么一部聚焦特殊群体的作品,很容易让人想到作者是否乃亲历者抑或是亲历者的至亲。其实,从事平面设计工作的帕拉奇奥之所以开写《奇迹男孩》的原因,是一次女儿在冰激凌店偶遇一位特雷彻·柯林斯综合征孩子后惊吓大哭的经历。当时,帕拉奇奥也感到不知所措,赶紧带着女儿离开了那里,但那个孩子的母亲却镇定自若地买完单。回到家中,帕拉奇奥既为自己的过度反应感到羞愧,又对那个母亲心怀钦佩。于是,就着收音机里传出的Natalie Merchant的歌曲《奇迹》,她开始创作奥吉一家的故事。

《奇迹男孩》剧照

曾执导《壁花少年》的斯蒂芬·卓博斯基(Stephen Chbosky)在将这部声名在外的作品搬上银幕的过程中,对原著的改动相当有限,仅仅是精简了部分内容。为了使故事真实可信,当初帕拉奇奥采用了视角转换的第一人称叙事,一个角色一章节,卓博斯基也如法炮制,依次从奥吉、他的姐姐维娅、奥吉的同学杰克·威尔、维娅的好友米兰达的视角讲述与奥吉有关的种种。

影片自11月在美国上映后,收获的多是正面评价,“烂番茄”的好评率维持在85%的高位。媒体大都不吝溢美之词,认为影片的情感渲染恰到好处,没有陷入过分煽情的窠臼,反倒种种小幽默能博人一笑;演员的表演也无懈可击,尤其是曾出演《房间》的童星雅各布·特伦布莱(Jacob Tremblay),跟两位以演技见长的成年演员对戏,完全不落下风,一双灵动的眼睛将奥吉的情感变化展露无遗;更为可贵的是影片的社会意义,传递出的“每个人都与众不同,每个人都是奇迹”的理念,对于外界如何看待特雷彻·柯林斯综合征人群,以及这类人该如何看待自身不啻是一种激励。

影片在国内上映后,也是好评一片,“豆瓣”评分上探8.6,冠绝周五上映的其他新片。然而,在心甘情愿豪饮鸡汤一杯之后,一定也有人忍不住想问一句:现实是否也能如此美好?对于这个问题,恐怕只有现实中的当事人才有发言权。

《奇迹男孩》剧照

在“烂番茄”上为数不多的负评中,有一篇出自《大西洋月刊》,作者爱丽儿·亨里(Ariel Henley)正是一位先天面部差异人士。虽然不是特雷彻·柯林斯综合征,但她因为带有克鲁宗综合征(Crouzon Syndrome),也像片中的奥吉那样,从小历经多次手术。在她看来,《奇迹男孩》是一部彻头彻尾由非面部差异人士一手打造的关于面部差异人士的电影。

在观看《奇迹男孩》的过程中,爱丽儿自己过往的种种经历也浮上心头。最令她难以释怀的是,影片将奥吉一家塑造为富人阶层,且完全省去了对于他们经济背景的介绍。通过电影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他们住在布鲁克林的高级公寓中,有两个上私立学校的孩子,只有父亲一人工作。“虽然不是所有电影都需要明确交代主人公的经济状况,但对于一部聚焦因特雷彻·柯林斯综合征而深陷困境的家庭的影片来说,不应该扭曲如此重要的部分。”

爱丽儿跟她的双胞胎姐妹同样出生在中上阶层家庭,从小在最好的医院接受最先进的手术。当初医院给她们开出的账单是100万美元,当地报纸戏称她们是“百万美元双胞胎”。为了支付高昂的医疗费用,她的父母不仅都需要工作,而且不时还要做兼职。因此,家庭教育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他们从小就跟多数孩子一样,在学校里度过大部分时光。

《奇迹男孩》剧照

《奇迹男孩》中,令爱丽儿感到模式化的处理还有奥吉对自己的脸的不满,在影片前半段,他大多数时候都戴着太空帽,为的就是逃避他人异样的眼光。爱丽儿认为,这不是脸部差异人士对自己的普遍认知,比如《华盛顿邮报》就曾向10岁的女孩Teresa Joy Dyson询问对这部电影的看法,得到的回答是:“我不喜欢奥吉为自己的脸感到羞愧。我也有特雷彻·柯林斯综合征,但我为自己的脸感到骄傲。我不害怕看着别人,向他们展示我是谁。”

同样令爱丽儿在意的还有演员的选择。全美国的颅面差异人群大约有60万人,这个数字说小不小,但剧组最终却选择由一个正常的孩子通过化妆来扮演奥吉。对于一部想要传达“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影片来说,这不能不说是莫大的讽刺。原作者帕拉奇奥在接受《太阳报》采访时提到:“我曾经很努力地争取由一个真正的特雷彻·柯林斯综合征男孩来扮演奥吉,但是必须找到一个适龄的孩子,恰好带有同样的面部差异,而且他的父母还愿意让他离开学校几个月,跟一小群人一起拍电影。”

她透露,确有一个名叫纳桑尼尔的男孩原本很有希望挑战主人公奥吉。“但表演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一段台词必须说上30次,而且要用不同的方式,现场还有100个人看着你跟朱莉娅·罗伯茨演对手戏。毕竟纳桑尼尔有生理限制,有时他很难去理解这些。而对于一部投资2000万美元的电影来说,演员的选择务必慎重。最终,这个家庭成了影片的顾问,在拍摄期间,纳桑尼尔的父亲对我说,‘感谢上帝他们没有让纳桑尼尔来演,对我们来说这太难了。’”

看来,说到“奇迹”,电影里总是太多,而生活里往往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