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澎湃新闻 作者:Melissa2018-01-22 10:39

17岁那年,独自一人踩着单车从西宁到拉萨的骑行经历,让尼小七不经意开启了人生的“野长”模式。从那时开始,直到现在的十二年时间里,她借着旅行,做着各种事先毫无规划、在旁人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从一个目的地、一群人,到另一个目的地、另一群人,用波西米亚人式的散漫经营着生活,就像是一趟行驶在不断分叉的铁轨上的火车。

尼小七讲了几个细节,来解释自己的世界是如何运转的——2007年夏天,冲着翻阅小说时看到的一句话,决定要去夏河旅行,旅行期间结识了很多当地的朋友,玩得也很嗨;2008年拉萨3·14打砸抢烧事件发生之后,一时间联系不上夏河的那帮朋友,于是决定逃课回去看看,途中又结识了好几位解放军官兵;紧接着5·12地震,听说相熟的战士们陆续空降汶川支援,遂又逃课,去做了一个月的志愿者。

“像这样玩着玩着,就不断会有新的事情发生,产生新的机缘,给生活撕开新的口子。”

尼泊尔EBC徒步期间留影。

在尼小七看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连串的经历都有共同的源头,它们是从最初的那场壮游里衍生出来,自然而然结出的果实。听起来虽然不怎么靠谱,但仔细想来,倒不失为一种充满感性觉知力的生活态度——不被目标、预设、纪律和秩序捆绑,主动去吸收、去体验周遭环境给予的一切,踩着生活本应有的节奏,把日子过顺——这就很酷了。

2016年底开始以手绘的方式码游记,契机只是因为刚辞职去尼泊尔旅行时,利用途中的碎片时间里画一些速写解闷,不成想,得到了很多朋友的称赞和鼓励。尼小七说自己喜欢这样的状态,每天都做着喜欢的事情,再也不会有无法打发的无聊时间,于是就想着坚持一下,先不急于去找一份新工作。

不管对于生活还是对于旅行,她最看重的就是兴之所至,喜欢就待,不喜欢拔腿就走,也是由于这样的随性,常常会被意想不到的惊喜砸中。“我真是爱死了这样的未知,无数种可能性徐徐铺开的前路,谁能不期待。”她解释说。

记满手绘游记的手账,这样的手账尼小七不知不觉攒了好多本。

在照片上叠画,尼小七在家旁边溜达时发现的一个长满信箱的大铁门。

十里洋场纸醉金迷,市井红尘的烟火气息,是上海这座城市里最让尼小七感到迷恋的地方。无事可做的夜晚,她会骑着共享单车到处溜达,从自己租住的公寓所在的长宁区,一直溜达到前法租界,享受在城市里迷路、误打误撞与各种老建筑邂逅的乐趣。平常需要赶稿的时候,她会带着手账、签字笔和Pad,一间有意思的咖啡馆泡上半天,有时干脆也会把需要聊天见面的朋友约在同一地点。比如说,愚园路的DNA或是新天地的“有练”。

尼小七颇为坦率的宣称,自己并不想把上海当作是重庆之外的第二个家,这所以这样说,一方面是出于准职业旅行者的自觉,另一方面则出于对于“数字游民”生活形态的认同,她相信所有素未谋面的远方,都是故乡,“天涯即家”。

在照片上叠画,上海自然博物馆门前。

近几年,逃离北上广的呼声不绝于耳,在“数字游民”圈子里,去生活节奏更慢、成本更低的城市生活,可以说是主流趋势。但尼小七却未利用自己身为旅行插画家可以在任何地方生活、工作的资本,选择一条更现实也更经济的路径。她自认活得比较钝感,对于外界压力的感知没有旁人那么明显,更何况,在她的心目中,这座城市不是一个目的地,而是旅程本身。

在耽于绘画、诸事不问的日子里,职业空窗期不断延长,并未让尼小七产生不知前路的焦虑感。值得庆幸的是,“只出不进”的日子仅仅维持了不到两年,随着技巧的提高及读者群扩大,眼下她已经可以通过发表手绘游记、写专栏、参与一些文创项目,维持收支平衡。这个现状让她觉得离理想又近了一些,“看得到希望,就更有继续走下去的理由了。”

摄影师肖全镜头下的尼小七,照片在重庆南山的三毛故居拍摄,后来成为了《时代肖像》摄影展的封面作品。

2018年毫无悬念将会是一个异常忙碌且充实年份,从1月份开始,穷游网每周更新的专栏“彼得北的环球旅行” 中的插画,便出自尼小七之手。几乎是在同时,一个名叫“写给世界的小情书”的真人原型手绘壁纸系列,也开始透过微信朋友圈辐射向外流转,这是一个纯粹出于兴趣决定下来的手绘项目,预计囊括200位不同职业、爱好、生活观的年轻人。

这个系列的出发点,是为了制造并传递善意,用尼小七的原话来说,“最近的世界戾气太重了,希望增加一些温暖的事情,就从自己开始吧。”为此她已经积攒了一批活得精彩丰富的“海漂”朋友,其中有得过金话筒奖的主持人,有新人作家,环游世界的背包客,还有把小日子经营得有声有色的年轻夫妇……

尼小七手绘壁纸,“给世界的小情书”

好奇心过剩且勇于尝试的心态,并未随着工作量递增而消退。从2018年开始,尼小七的触角亦由手绘延伸到了字体设计领域,她提到手上正在做的项目是为方正设计两套艺术字体,“或许做完两套还有两套”。除此之外,她还想着用编挂毯、做衣服、学习西班牙语进一步填充工作之外的时间,满足贪玩的天性。她说自己憧憬着学习皮具和木工,考虑拾起十年前未能创作出来小玩偶,把它做出个样子来……

这样一桩桩、一件件列举下来,出现在她的愿望清单里的项目就多得令人乍舌了,但尼小七说自己不介意一一去尝试,哪怕需要付出相应的试错成本,或者立了Flag、被打脸也在所不惜。谁让她的生活理想是要拼尽全力拼凑一个有趣的灵魂呢。

随手拍下的城市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