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1

1944年2月1日,蒙德里安在纽约去世。在随后的几天里,他的朋友、艺术家哈利·霍尔茨曼(Harry Holtzman)与弗里茨·格拉尔内(Fritz Glarner)为他位于第59街东15号的画室拍摄照片,进行测量,给室内物品做了一份详尽的目录,甚至还拍了影片。这个蒙德里安只居住过5个月的地方并未产生任何画作,但蒙德里安的个性却充分展露。画室本身也如同他的一件艺术品。

2

Harry Holtzman standing with Piet Mondrian, Holtzman’s studio, New York City, 1941

艺术商人西德尼·詹尼斯(Sidney Janis)的妻子哈丽特·詹尼斯(Harriet Janis)曾说:“蒙德里安的画室所证明的是一种僧侣对自我的伟大克制。不过,由于有大面积的白墙,上面又有颜色鲜艳的斑点的硬纸板,它又如同儿童的世界一样令人感到‘愉悦’。他最后的居所由厨房、画室和小前厅所组成。其中放了一台冰箱、一架收音机、一张床、一张制图桌以及单独置于一个几乎什么也没有的房间尽头的画架,仿佛像是祭坛似的。到了夜间,当两边的泛光灯集中到画架上时,它就更像祭坛了。几个木制水果箱漆成了白色,强化了木头的细窄,它们被用作书架和座椅,给予眼睛一种与新造型构图一样快乐的色块分布。‘它们就像是我的画作’,蒙德里安如是说。” 

1

Piet Mondrian, New York City, 1942

女艺术家查米恩·冯·维冈(Charmion von Wiegand)的则说:“一切皆洁白无瑕,宛如一个实验室。蒙德里安穿了一件浅色的工作服,脸刮得干干净净,沉默寡言,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看上去与其说像艺术家,还不如说像科学家或神父。一片白色中唯一添加的就是由各种黄、红和蓝的矩形所组成的大块垫板,不对称地挂在墙上。他透过眼镜凝视着我,注意到了我的视线,用带着荷兰口音的英语对我说,‘我将这些布置得更令人愉快些’。”

2

1

Piet Mondrian and Pétro (Nelly) van Doesburg in Mondrian's Paris studio, 1923

2

Mondrian's Paris studio in 1926.

所有拜访过蒙德里安的人,都不约而同提到他的画室明亮、纯净、井井有序,墙上的构成布局连同家具与蒙德里安的画作形成的呼应。 

1

Giorgio Morandi's Bologna Studio

2

A Corner of Mondrian's Studio with Bed, Stool, Curtain, and Mirrors, 1926.

1

蒙德里安很愿意让自己看上去像是一位学院派的画家,更想竭力地说服受众,他是一位严肃的艺术家。

2

1

I paint modern. Anagram for Piet MondrianArtists Face, Artists Studios, Pieter Corn

2

Mondriaanmode_door_Yves_St_Laurent_(1966)

1

Mondriaanmode_door_Yves_St_Laurent_(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