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最近在广州市的红专厂当代艺术馆,有一个当代艺术大展。作品全是各种影像视频,其中一个视频最让我难忘,它是这样的:一群职业迥异的人,扎堆儿闲呆着:

突然,大水呲出来啦:

大水呲完啦:

大伙被淋成落汤鸡,狼狈不堪,视频结束。

我可以给大家扎个预防针:艺术馆里的全部作品,基本都是这个调性。

馆内这些奇怪的作品全部出自同一人之手,他叫比尔·维奥拉:

展览日期:2017年9月23日—2018年3月27日

相信很多朋友会感慨:这啥都玩楞?这个人为什么做这么奇怪的东西?

其实比尔·维奥拉可是大有来头。

他是国际公认的影像艺术大师,影响过中国一大批艺术家,江湖人称“行动的卡拉瓦乔”。

比尔·维奥拉 Bill Viola(1951-)

比尔的作品被各大艺术机构和美术馆收藏。这些视频艺术究竟好在哪呢?

很多人说看不懂比尔·奥维拉的视频艺术,其实是对影像艺术接触的少。说穿了,影像艺术就是用摄像机画画。表达画面的材料,不必非要用笔,也可以用摄像机,比如老谋子就是一直在用镜头画画:

《菊豆》,一部让人看完有阴影的电影,摄影非常考究

用摄像机画画就是科学与艺术的结合。科学结合艺术,并不是今人的首创,自文艺复习以来,欧洲人一直在探索。全能艺术家达芬奇就曾亲手解刨过多具尸体,他想用解刨学知识把人物画的更逼真:

工业革命以后,摄影技术诞生。很多人一看:这个好啊,比画的逼真多了!于是便不再用画笔画画,用照相机“画画”。

早先没有彩色技术的时候,美国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拍摄的黑白风景,已经可以像画一样,有艺术美感了:

安塞尔·亚当斯 Ansel·Adams,美国摄影大师

到了20世纪60年代,有个韩裔的美国艺术家,叫白南准。他决心用电视机的显像管代替画布来画画。

白南准(1932-2006)

老白做了很多引发社会讨论的艺术,其中有一件很有代表性,叫《电子高速公路》。

他找来312台电视机排成一堵墙,做出一个美国地图,用当时流行的霓虹灯管划分州的疆界,一个美国电子地图“画”好了:

《电子高速公路》,创意源自1974年,做成于1995年

所有的电视屏幕都在不停的播放每个州的破事儿:工业流水线、时装大模、好莱坞、环境污染、交通事故、总统竞选等等。当观众观看这个作品时,他们会在这个充满信息的美国地图里迷失方向,就像他们在现实中那样。

由于老白是第一个用视频画画的艺术家,他被称作“影像艺术之父”。老白的作品更多的是表达对社会的看法,重在传达观点,引发讨论。

成吉思汗骑车子,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曾经打通欧亚大陆,如今信息时代到来,欧亚大陆又被打通了

比尔第一份工作是在纽约的一家画廊做录像师;后来对禅宗佛学感兴趣,还专门跑到寺庙去修炼。早年的摄影技能结合宗教玄学的理念,构成了他的影像艺术。比尔看重的是视频的画面效果,这就得说他为什么叫“行动的卡拉瓦乔”了。这个外号不是说他长得像卡拉瓦乔,虽然真有点像:

是说他的视频画面,有古典油画的味道。像卡拉瓦乔的油画动起来了一样:

《圣马太与天使》卡拉瓦乔 《白天行进》比尔·维奥拉

所以说,比尔就是用在视频“画”古典油画。他用的光和构图,都是古典油画的style:一个镜头里,老爷子的表情出奇的多,头呈现不同角度,就像凡·戴克的画一样。

凡·戴克van dyck,鲁本斯的徒弟

共同出现却不在一个屏幕里的男女,很像乌菲齐美术馆名画《乌尔比诺公爵夫妇》:

意大利大师,弗朗切斯卡Francesca的《乌尔比诺公爵夫妇》

两口子被画成侧脸,不是因为侧脸好看,而是乌尔比诺公爵鼻子有疤痕,侧脸遮丑有些作品,比尔直接借鉴西方大师的画,二次创作。他的《惊讶五重唱》就是借鉴了博斯《嘲讽基督》的五个人物:

博斯Bosch,尼德兰画家

《访问》整个挪用了意大利大师蓬托莫的《圣母访问》:

蓬托莫Pontormo,一生追求风格主义Maniera

《马利亚》的主题与形式都出自米开朗基罗的《圣母怜子》:

米卡朗基罗Michelangelo,拉斐尔的爱豆

比尔的影像艺术除了风格复古外,主题也是在讨论生命的本质,关乎信仰、生、死、重生、恐惧和爱。他的作品,会给人一种直接的冲击力,让观众有身临其境的感受,跟着视频中遭受苦难的人一起难过。《殉道者》就是用最原始的土、气、火、水来象征历史上那些因为信仰而殉道的人:

《殉道者(土、气、火、水)》

而在火、水、土、气这些原始资料中,他用水最多,或许这和他年少时溺水的经历有关系。窒息的恐惧让水给比尔留下阴影,水对于他来说,象征着灾难和死亡。

《洪水》

我们开篇提到的那个呲水视频,就是比尔的代表作《救生筏》。视频一开始19位不同种族、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男女正闲站着:

色调阴郁,不详的预感,突然水呲出来了!不过水势不大,大家没当回事儿:

水势渐猛,人群开始慌乱:

有意思的是左四的老爷爷还在淡定的看书,水势越发猛烈,“呼呼的”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已经有人撑不住倒下了:

老爷子终于不淡定了,人们被冲的东倒西歪:

趴下吧,朋友们:

水呲完了,19个人恍若隔世,恐惧褪去,渐渐镇定下来:

最后一幕,灾难过后,大家互相拥泣、搀扶,慢慢爬起:

如果到现场去观看,《救生筏》会让你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这个作品和卢浮宫名画《美杜莎之筏》很像:

如果在现场观看,你会发现《救生筏》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比《美杜莎之筏》猛烈多了:

《救生筏》里,大水肆意的袭击会让你不舒服,而这18个倒霉蛋的无助和痛苦亦会刺激你,让你难受。

不过最终,你会从他的视频中,看到生命的脆弱,人的渺小,以及在灾难面前互相搀扶、安慰的温暖。而这些从来都是人类最本质的感情,比尔费尽周折的想让观众明白,除了信仰、活着、死亡和爱,别的都是浮云。就像他说的那样:先唤醒沉睡的身体,才有可能叫醒沉睡的心灵。

这19个人此刻绝对是“清醒”的

有的人认为比尔做的这些一点不新鲜,好莱坞随便拿出一部灾难大片就能秒杀他,灾难特效完虐他的“呲水”。

灾难大片《2012》

其实电影艺术和影像艺术,二者完全不能拿到一起比较。电影号称电影工业,它是许多人一起协作出的产物,要考虑的因素很多。而影像艺术,有决定权的从来就是艺术家一个人。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完成自己的艺术主张,是独立的。所以,比尔的视频,归根结底就是“会动的画”。

展览中的《马利亚》

也许他的作品不如电影的场面宏大,但是他对苦难的理解却比任何一部灾难片都要深刻。比尔通过独特的展览形式,让观众近距离感受视频中人物的痛苦。只有独立艺术家,创作出的独立作品,才能把艺术的表现力发挥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