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在中国古代,一个恶霸式的贪官最坏能坏到什么程度呢?欺男霸女,治下百姓对他恨得是咬牙切齿,私底下都称他作“兽宦”,“枭孽”,最终忍无可忍,一把大火烧了他的府邸,甚至有两本专门的书《民抄董宦事实》和《黑白传》纪录着他的恶行。

那在古代一个书画大家又能被如何推崇呢?生前精通书画技艺与理论,鉴定也是一把好手,坐拥众多中国书画艺术藏品,《富春山居图》、《蜀素帖》尽收门下。死后的三百多年声名远播,从皇帝到书画艺术家,无不对其推崇,直到现代依然有许多国内外研究中国艺术史的学者为期撰写论文。

最神奇的是,这两个身份居然是同一个人,而他就是董其昌。这或许就是“我鱼肉乡里,我欺男霸女,但我知道我是好的艺术家???”那抛去这些饱受争议轶闻野趣,董其昌的是如何在书画领域乃至整个中国古代艺术史中获得如此高的声誉呢?或许在2018年你会有这个机会去了解他。自东京国立博物馆,台北故宫博物院之后,2018年,董其昌的书画大展终于要在上海开启。

1

元明以降,董其昌集前人之大成,融会贯通,洞察画坛时弊,及时明智地提出了画分“南北宗”的画学审美观,即南宗以受过教育的业余画家为特征,了解自然与天然的特性,而北宗则属于院体和职业画家的世统,表现精雕细刻、技术娴熟和装饰性的风格。

2

《夏木垂阴》(局部)是董其昌难得的巨幅作品。画面下半主要由枝伸叶展的耸立双树撑起,与陡然升起又朝画外扭动的中景巨岩,及远景层叠山头,彼此连贯呼应。透过山岭坡陀边界、树列、云带、林木枝干的布列,将全图物象交叉成斜向的块状嵌...

在此之上,董其昌用自己的创作实践充分地印证了其理论,所达文化性高度,足以与元四家及唐宋各大家相媲美,无可争议地载入了中国杰出文人画家的史册,亦是文人画理论史上的又一个高峰。

但在中国大陆鲜少有对董其昌完整的展览回顾,原因在于董其昌不仅拥有“妙天下”的书画功力,在书画理论和鉴定评论方面同样有极高的建树,体系庞大且影响力深远。

3

董其昌在《富春山居图》的隔水之上所作的题跋,详细记录了他与《富春山居图》相遇、思慕最终购得的过程。

董其昌“笔墨论”的提出,翻开了文人画史的新篇章,造就其于画史上集其大成、自出机轴、承上启下的重大历史性意义。在他身后,清四高僧、四王吴恽、金陵画派、新安画派,乃至晚清近三百年的画坛,大都在其理论影响之下而成就,形成了一个群体性的文人画创作高潮。 

4

《蜀素帖》 宋 米芾 董其昌在翰林院任职时曾获得此帖的摹本,后用数本真迹从徽州古董商受手中换得真迹。

所以董其昌的展览需要机构提供具有说服力的藏品体系,也需要将董其昌的坐标放入更广阔的讨论语境中进行回应——这也是他的作品被认为是“艺术史式的艺术”(art-historical art)的价值所在。

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陆续有美国的博物馆机构为董其昌举办展览,在近两年,东京国立博物馆与台北故宫博物院都曾对他有过回顾。值得庆幸的是,2018年上海博物馆的展览计划里,董其昌的书画回顾大展赫然在列。

5

东京国立博物馆,“董其昌与他的时代”展览海报

同时上海博物馆也宣称将积极联络藏于世界上其他艺术基金会,博物馆,家族收藏中的董其昌作品,完成一次主动的对中国本土文人画理论体系的建立。

2000年著名的艺术史学家高居翰与郭继生的对谈时曾说,他在研究中国绘画至少有三种眼光:中国人的眼光,日本人的眼光和德国艺术史家的眼光。

而对从未在大陆完整展出过的董其昌而言,是时候需要一些中国的眼光了。

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暂定)

展览日期:2018年12月7日—2019年3月10日

展览地点:上海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