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托马斯·劳伦斯爵士(Sir Thomas Lawrence,1769年4月13日- 1830年1月7日),英国摄政时期最出名的肖像画家。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院长。他的作品气质优雅,是他所处时代最流行的肖像画家。曾就读于皇家艺术学院,1792年继约书亚·雷诺兹后成为国王的御用画师。

《托马斯·劳伦斯爵士》

1794年,劳伦斯入选皇家艺术学院,1820年被任命为院长。1815年获得爵士封号。劳伦斯还受皇室委任,为击败拿破仑的英国元帅威灵顿画像。这些绘画目前陈列在温莎堡。其他作品包括《G·F·斯托顿夫人在绘画》、《小指》和《斯登夫人》。他的声誉在维多利亚时代有所降低,但现在又恢复。

《红衣少年》 英国 1825年 油画 137×112厘米 私人收藏

作品《红衣少年》是劳伦斯艺术生涯中闪亮的作品,作品以红色为主色调,人物,衣饰,神情,色彩,浑然天成。在众多画家中,劳伦斯脱颖而出,在颜色、纹理以及手法的处理上他都大胆尝试,在当时流行艺术中,白色、红色、黑色这三种颜色是一般的粉彩画家不太使用的。是不被主流艺术所单独采用的,而劳伦斯则把非主流艺术演绎得完美、流畅,这就是画家的非凡之处。

《演员伊莉莎白·法伦》

托马斯·劳伦斯出生在布里斯托尔,他父母有16个孩子,但只有5个活了下来,他是最小的。 6岁就开始进行舞蹈、击剑、拳击、台球训练, 并公开到上层社会的沙龙进行才艺表演。 劳伦斯在绘画上的天赋是不言而喻的,在他11岁的时候,家人就为他报了粉彩画班,要知道这是在摄政时期最抢手的绘画形式,在劳伦斯21岁的时候就为乔治三世的王后的夏洛特和女演员伊莉莎白·法伦画了两幅画。

《布莱欣伯爵夫人》

这幅画的创作时期恰逢法国君主制萧条期,劳伦斯的画就把布莱欣伯爵夫人当时的状态刻画的栩栩如生。这幅作品的完成也使劳伦斯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著名的皇家学院也授予他“荣誉画家”称号。画中这个娇俏的夫人似乎有一种疲惫感,沉稳的人形构图,使这幅肖像画显得极富诗意,绚烂的色调使观者的视觉产生快感。

《沙罗特皇后肖像》

他在绘画上表现的惊人的天赋是许多成名的画家年少时期都不具备的,1789年夏洛特王后全身像是他众多作品中给人印象最深的一幅。 这幅画的创作时期恰逢法国君主制萧条期,也就是女王非常不得志的时期,劳伦斯的画就把女王当时的状态刻画的栩栩如生。这幅作品的完成也使托马斯·劳伦斯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著名的皇家学院也授予他“荣誉画家”称号。在众多画家中,劳伦斯脱颖而出,在颜色、纹理以及手法的处理上他都大胆尝试,比如说使用的红色,白色和黑色,这三种颜色是一般的粉彩画家不太使用的。从他1789年创作的肖像画《夏洛特·路易莎·亨丽埃塔和她的儿子》中这点表现的十分突出。

《玛丽,因齐坤伯爵夫人》

因为劳伦斯同样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所以画起这样的作品似乎特别驾轻就熟,或许《夏洛特·路易莎·亨丽埃塔和她的儿子》就是劳伦斯和自己母亲的真实写照吧。画中的母亲穿着考究,而孩子正在摆弄妈妈的手指。像这样温馨、浪漫的作品是劳伦斯早期作品中经常能够看到的。

《英皇乔治四世》

1805年至1815年期间,是艺术家们创作最鼎盛的时期,两位母子画家弗朗西斯·霍金斯和她的儿子约翰·詹姆斯·汉密尔顿的作品最为人称道,这也向托马斯·劳伦斯发起了挑战。霍金斯曾是劳伦斯的忠实拥护者,正是收到了劳伦斯的启发,她也渐渐喜欢上了美术,她的儿子约翰·詹姆斯·汉密尔顿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画家,也许人们并不是很熟悉他的名字,但要是说到亨利·弗塞利,肖像画派的著名画家你一定就不陌生了,亨利·弗塞利是汉密尔顿的曾用名。

《教皇庇护七世肖像》

肖像画《庇护七世》被誉为劳伦斯最伟大的作品。画中的人物是在罗马教皇史上最苦难的英雄,为反拿破仑的战争的胜利起到了推动的作用。他画的很精细,特别是在他需要表达某些性格特点的地方,画得尤其精细。从这一点看来,他的确达到了无比的完美。他善于创造出最强烈的绘画效果,他的生气盎然的肖像,因此便具有惊人的浮雕的性质。当然,他也有可以受责备之点,他的探索强烈的与意想不到的对比效果的时候,偶然会出现矫揉造作的现象;但是,即使最怪诞的情况下,他的画始终引人注目。他的画好像光芒四射的金刚钻,使周围一切都黯然失色——这可能是由于他在选择色调的时候,做了某些夸张,或者采取了不一般的迷人手法;可是,不论怎样使我们眼睛发花,同时,它却没有淹没他的素描的无比优美及准确性。他的璀璨的色彩,把人的视线引向他的画面,把你困在魔术环里,紧紧抓住你的注意力,他注视着我们,激动心灵深处的目光。

凭着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劳伦斯游历了整个欧洲,主要绘画了君主和军事的领导人(包括俄国皇帝亚历山大一世、奥地利皇帝弗兰茨、普鲁士国王,法国国王、奥地利名将卡尔大公和施瓦岑贝格亲王、普鲁士的名将布吕歇尔和在奥地利的拿破仑二世)。他在罗马居住的一年时间里,是他事业最辉煌的时期。

到了1820年,托马斯·劳伦斯已经成为英国皇家学院院长,并一直工作到1830年他离世。他最后一幅作品也是他众多作品中被许多人顶礼膜拜的一幅《乔治·汉密尔顿·戈登》,戈登就是是后来的英国首相第四代阿伯丁伯爵,这幅作品虽然在细节上没有处理得很到位,但仍以其优雅和简洁到得好评。

他在私生活上是个花花公子,他曾爱上一对姐妹,而又没答应和他们任何一个结婚,致使他们两姐妹分别在1798和1803年郁郁而终。随后几年他又有了几个女人,并因为和威尔斯王妃布伦瑞克的卡洛琳的暧昧,并曾使太子妃怀孕而声名不佳,1810年,他的一个女友伊莎贝拉沃尔夫嫁给了驻丹麦领事,不过一般都认为伊莎贝拉最少有一个儿子是和他生的。他最后一辈人没有结婚。

一个评论家曾这样评价过托马斯·劳伦斯:“托马斯·劳伦斯的艺术魅力是能够围绕最普通的东西来表现出异同反响的作品。”或许这就是劳伦斯在摄政时期如此受欢迎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