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澎湃新闻 作者:坎宁2018-01-12 10:28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 剧照

“Fear is the path to the dark side. Fear leads to anger. Anger leads to hate. Hate leads to suffering.”( 恐惧是通向黑暗的道路,恐惧导致愤怒,愤怒导致仇恨,仇恨导致痛苦。)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2017年在北美上映就引发一波热潮,周末三天取得2.2亿美元的票房成绩,在影史上仅次于上一部《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2.48亿美元。北美的提前上映也在国内预热了一波舆论宣传,观众的期待度因此增加 。

纵观以往的《星球大战》系列,1977年卢卡斯公司推出了第一部《星球大战》后又在1980年和1983年推出了《星球大战2》和《星球大战3》。之后相继推出了《星球大战前传1》(1999年),《星球大战前传2》(2002年),《星球大战前传3》(2005年)。迪士尼收购卢卡斯影业后,在2015年推出了《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算是星球大战系列的一个转折点。迪斯尼的收购,规划了星战系列的新走向,同时新电影中,场景设计、特效、画面和打斗场景水平明显提高,促使更多的观众被这股流行文化热潮带入影院,成为星战新粉。

不只是电影,星战系列拥有强大的周边衍生系统,漫画、小说、游戏、画册、玩具、同人等等,堪称全球大众文化航母级现象,因而《星球大战8》的上映再度掀起观影高潮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大家对这次的星战口碑却呈现严重的两极分化,影评人方面烂番茄打出了90%的新鲜度,而观众方面却只有50%,但很多星战老粉表示不接受,不喜欢,认为其背离了传统星战精神。评论两极分化对《星战8》来说,是福也是祸,毕竟巨大争议性客观上也为一部电影带来了更多的关注。那么这部星战到底是如何在观众群中投下这颗炸弹的呢?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 剧照

英雄化的模糊

《星球大战8》承接了《星球大战7》结尾的故事线索,《星战7》的最后,蕾伊在荒僻的海岛上找到了天行者卢克。《星战8》预告片也展现了卢克训练蕾伊的场景,很多观众就此都会认为在这部电影中卢克将会训练蕾伊打败斯诺克,然后取得最终胜利。但是假如就这样结尾,似乎有些过于简单老套了,这部星战的新任导演兼编剧莱恩·约翰逊显然想要将故事变得更加戏剧化和出人意料。

《星战8》的故事开始于反派军的逃亡,反抗组织被第一秩序追踪,只好千方百计逃脱以避免全军覆没。莱娅公主因为第一秩序的攻击爆炸而昏迷,而波·达默龙不想听从新任领袖副司令霍尔多的指挥,于是和芬恩、罗丝三人一起想办法攻克第一秩序的防御系统。罗丝和芬恩于是来到赌城一起寻找解锁大师,没想到被捕入狱,两人在监狱内碰上一个油腻黑客DJ,自告奋勇加入他们,却在小队被捕之后,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背叛了。这个背叛直接导致第一秩序发现了反派军想要依靠小型逃生藏金蝉脱壳的计划,为了保全反派军剩余力量,霍尔多牺牲了自己,光速冲撞的画面,壮烈无声,足以载入影史,同一时刻蕾伊和凯洛·伦争抢的光剑断裂,画面里一个时空大远景,暗示了此时既是结束,也是新纪元的开始。面对第一秩序的追击,反派军陷入绝望,此时天行者卢克最终出现,和凯洛·伦直面对决,剩余的反派军趁此从克瑞特星球逃脱,希望的火种得以保存。

故事情节的矛盾让影片增加了戏剧冲突性,在此之上,人物性格矛盾更为这部星战增加了看点。其中最矛盾的人物绝对是凯洛·伦。迪斯尼星战新系列中凯洛·伦的人设大体来源于星战系列小说《原力传承》,其中韩和莱娅的儿子杰森·索罗,也曾经是卢克的学生,后来堕落为西斯,称达斯·凯拉斯。所以新电影中的堕入黑暗面的本·索罗并不只是天行者阿纳金的弱版重现,其人物在星战宇宙中早有渊源。《星球大战7》中凯洛·伦的登场效仿达斯维达的黑武士风格,武艺高强而冷酷决绝,甚至在最后杀死了劝说自己回到光明面的父亲。一个人具有阴暗面的同时就将具有光明面,正如前6部星战中的阿纳金,但是过去星战从叙事和大部分人设来说,总体仍是黑白分明的二元论,这一部中,黑白的界限首次变得模糊而备受质疑。最好的例证就是凯洛·伦,电影中他内心的阴暗面被斯诺克引诱、利用和放大,而他最痛恨、却也最脆弱温暖的一面来自于至亲家庭。《星战8》中凯洛·伦的形象较之《星战7》更为丰满。《星战7》他中二emo的形象因为缺少背景显得有些牵强,这一部中得到了更多的表达和解释。其实星战其他小说漫画讲述了更多他不幸福的童年经历,父亲出走,母亲常年忙于反派军组织,将他交给叔叔卢克训练等等都铺垫了他最后在卢克意欲背叛自己之后,暴走黑化重蹈祖父阿纳金覆辙的下场。《星战7》他的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是想证明自己足够黑暗,一了百了结束心中光明与黑暗的撕扯,可是他似乎当即就后悔了自己的行为,这一举动埋下了《星战8》中他开始倾向光明面的种子。于是《星战8》中他的人设变得更为复杂不明,内心残留的光明面开始流露。面对母亲莱娅所在船舱时,战机内的本·索罗与机舱内的莱娅脸部特写的切换,一面是犹豫不定,一面是眼含泪水,最终他还是没有按下爆炸按钮,就像他的母亲莱娅公主所相信的,他的心中还有光明。整部电影,本·索罗一直处于被黑暗和光明撕裂的状态,最终在蕾伊被斯诺克折磨的时候,他反水腰斩了斯诺克,两人联手一致对外的武打场景成为电影的一个小高潮,但是就在蕾伊以为他最终拥抱了光明面的时候,他则是伸手邀请她加入自己的新帝国,并且想要说服她任反派军覆没。这不免让人想起天行者阿纳金在最后堕落之前对帕德梅的许诺。电影终结,凯洛·伦的命运到底是如何,仍旧处于黑白模糊的境地。

另一方面,电影中天行者卢克的全新人设,虽然被很多老粉吐槽不停,却也符合这部电影伦理观的塑造。当年象征希望和光明的白衣武士卢克,如今沦为一个胡子拉碴的流浪汉形象,让很多死忠接受无能,尤其他当年竟然对自己的徒弟心生杀意,致使本·索罗最终投向黑暗面,这点就连其扮演者哈米尔都忍不住提出异议。另外飞行员波比上一部更为明显的鲁莽冲动,芬恩的逃避倾向都应和了新电影将人物复杂化,黑白界限模糊化的走向。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关于赌城坎托尼卡的部分,虽然在故事上毫无推进效果,有废线嫌疑,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扩充了星战故事的边界,不再局限于天行者家族和黑白对立。坎托尼卡的设定出自两本《最后的绝地武士》先导系列小说——《卢克·天行者的传说》和《坎托湾》。《坎托湾》更是对这座赌城做了非常细致的描写。影片中,赌城光辉耀眼,但里面纵情享乐的富豪却都是靠贩卖军火横发战争财的恶棍。帮手DJ偷来飞船的前主人是做军火生意的,卖给坏人也有好人,这个细节进一步质疑了正义与邪恶的二元对立。

《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剧照

莱恩·约翰逊的破局之作

电影故事的戏剧效果在于其矛盾冲突点,只要将矛盾点承接好了故事也就有趣味了。大部分人的一贯感受是大反派的死亡应该有点轰轰烈烈,可是斯诺克的死却有点太过轻巧,前一秒还在用原力控制蕾伊,下一秒就被光剑杀死。这种未免死得太快的冲击感,也引起了很多粉丝的诟病。或许是为了对称,在这之前莱娅公主,在船舱被击毁后,奇迹般地运用原力以一种略显尴尬的奔月姿态回到飞船,救了自己一命,虽然之后陷入了昏迷。但不对称的是莱娅最后在重要关头醒了,而斯诺克就此长眠不起。这里莱娅公主突如其来的强大原力或许有些突兀,但其实在星战漫画中,提到过莱娅在《星球大战3:绝地归来》后接受了绝地武士训练,如此考量,也不算太奇怪。

其实在最开始,影片的情节设置就颇有这种出其不意的风范。凡是练功夫的手上拿的武器都是它在我在,更不用说对绝地武士来说重要如生命的光剑,而当蕾伊把光剑郑重交给卢克大师的时候,卢克竟然随手把光剑扔了,引得死忠们目瞪口呆。当大家都以为找到卢克就是找到希望的时候,天行者卢克却一反常态地龟缩逃避,最后终于答应给蕾伊上课,第一节课在教会了她感受原力的同时,却也导致她看到了自己的阴暗面,不像当年卢克自己在尤达大师手下受训时,对黑暗面的极端排斥,蕾伊没有避开,没有后退,甚至主动探入了那黑暗洞穴冰冷的水中。有光明必有黑暗,事物都是两面的,人的内心是柔弱的,而因为柔弱,每个人才有内心的不堪和软肋。

蕾伊与本·索罗用原力隔空对话,两个不认识的人有着相同的软肋——家人。但是看到这一场景的卢克害怕了,蕾伊敢直接面对自己的黑暗面,这个正是卢克所恐惧的。他用传统的思维看待蕾伊,停止了对她的训练。尤达大师的出现突然却不巧合,正在卢克对绝地的存在终于绝望,想要烧毁绝地典籍但却犹豫不决的当口,尤达大师干脆替他一把将典籍烧了个干净,然后对卢克说:蕾伊不需要这个,她早已具备了那破书里所写的一切。漫天火光代表着毁灭,也代表着希望的重生,前呼后应,暗示卢克不必担心,蕾伊不会成为下一个本·索罗。这也是最后卢克决定用原力回去帮助蕾伊和反派军的原因之一。正是因为有了情节的戏剧性,和人物性格的冲突,影片才具有吸引点。导演兼编剧莱恩·约翰逊抓住这点重塑了星战,顶着巨大争议,也算是立下一个破局之作。

当然,这样出其不意的剧情设置,也免不了暴露一些逻辑偏差。例如芬恩、罗丝好不容易找来的帮手DJ突然叛变,他确实具有背叛动机——利益,但影片并未展现一个恰当时机,没有完整的节点让他背叛,到最后第一秩序军舰被炸毁,这个人物就此不明所以地消失。以此为例,整部影片确实暴露出一些逻辑结构上前后不够完整的弱点。

《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剧照

双星下崛起,双星下陨落

革新都是伴随着阵痛的,因为其代表着过去的遗失和将来的不可知。2015年迪士尼收购卢卡斯影业并推出《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这部多少还是承上模仿为多,给新的故事开了个头,模仿过后《星球大战8》算是全新开始,《星球大战》正式成为迪士尼讲述的故事。

反传统、反英雄——原本《星球大战》的剧情就是光明与黑暗,好人与坏人之间的争斗与平衡。但是《星战8》没有把好人的标签放得十分绝对,万人仰仗的绝地大师卢克也暴露了自己自私和软弱。众人皆知的反抗组织在发出求救信号后竟然没人帮助支援,这些都超乎原本的想象。

另一方面,传统星战更多关注于个人英雄主义,故事围绕着天行者家族的勇气与堕落,是一出关于家族纠葛的太空歌剧,带有典型的古希腊英雄悲剧色彩。而在《星战8》中,导演莱恩·约翰逊很明显努力将这种英雄主义平民化,视角开始投向普通人:飞行员、觉醒的风暴兵、普通的反叛军成员等,在一场黑暗和光明的永恒争斗中,每个人都扮演了自己的角色,《星战8》不再聚焦于单个人,而是“群”个人,展现宏观大战争下的微观经历。就连原力强大的女主蕾伊,其身世背景最终也只是一个无名小卒,打破了天行者家族对强大原力的绝对统治,“贵族”垄断被打破,平民崛起,一定程度上彰显了新时代背景下更为平等的世界观。

另外一点与前作不同的是,这部星战中女性角色变得更为丰富。比如普通的反派军成员罗丝,勇敢热情有点耿直。赌城的部分暗示了她曾经备受压迫的过去,为她的反抗创造了更广泛的意义。她在最后时刻救下芬恩并道出的话,“我们不是靠消灭我们所恨的东西而胜利,而是靠拯救我们所爱的东西”也将这个人物的形象拉升了一个层次,虽然不得不提的是她和芬恩的感情线发展显得单薄而尴尬。反派军暂时接替莱娅指挥的副司令霍尔多也非常出彩,紫色短发亮眼别致,以近似反角的昏庸指挥官形象现身,后来反转,其实是沉着顾大局,且在关键时刻勇于自我牺牲的女英雄。 电影中另一个惹眼的女性角色是新号神秘反派法斯马上尉,身为第一秩序的风暴兵总领,从头到尾她一直是全身盔甲掩盖,身世来源只字不提。过去星战并没有重要的女性反派,虽然电影中关于她的背景故事着墨不多,但是她高挑的身材和强大的武艺还是非常引人注目。对这位神秘女性反派感兴趣的粉丝可以在小说中对她的故事一探究竟。星战周边小说《法斯马》讲述了她的身世和加入第一秩序的源头,其人设依旧冷酷而狡诈。另一以她为主角的漫画系列《法斯马队长》则讲述了她在《星战7》中被扔入垃圾搅碎机后的故事。她在逃出后,意欲消灭自己曾被迫卷入摧毁弑星者行动的所有记录,并重塑自己在第一秩序的地位。

这部星战的一大隐性泪点是莱娅公主,她的扮演者凯丽·费雪在电影上映前去世,给很多星战迷造成了巨大的心理打击。电影中莱娅公主意外生还,而现实里却成了粉丝心中永远的痛。关于莱娅公主的故事,粉丝们可以去找迪斯尼在2017年出版的《最后的绝地武士》的先导系列小说《莱娅:奥德朗公主》。(顺便一提,副司令霍尔多的人物形象也是出自于这个系列。)小说中莱娅还不是那个意志坚定,运筹帷幕的反派军灵魂领袖。那时还是个少女的她,想要加入反派军,对抗帝国,但却被其父母阻拦,因为他们不希望自己年轻的女儿遭受战乱痛苦。不过小说中莱娅不顾阻拦,坚决加入正义战争的样子已然具备了日后领袖气质的雏形。

影片最后,在反派军老根基地所在克瑞特星球上,满地白色的盐和红色的泥土,强烈的色差烘托出大战史诗般的壮阔。第一秩序炮火集中攻击卢克的画面,漫天猩红写满了悲壮,红色是死亡又是希望,一番狂轰滥炸之后,卢克从硝烟中再次现身,轻弹肩头,毫发无损。虽然最后揭晓赴战的卢克只是他靠原力招出的幻象,这一幕依然是全片的最大燃点。有粉丝在事后觉得遭受欺骗,其实这个设定也有其渊源,《原力传承》系列小说的最后一册《无敌》里也出现过卢克用自己的幻象欺骗杰森·索罗(本·索罗的人物原型)的桥段,令其误以为在和卢克对决。另外,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卢克对决之时,脚下的泥土并未留下印记。战毕,卢克于双红日之下,归于原力,安详平静。不禁让人想起当年少年卢克在母星塔图因上远眺双日,踏上传奇征程。这位传奇的天行者在双星下崛起,又在双星下陨落,也算是完满结局,预示着老一代的英雄即将退出舞台,只留下记忆予人传说,而新一代正在慢慢崛起。大战落幕之后,影片切到赌场小男孩围坐一起,讲述天行者卢克的故事,过去的辉煌正代代传承。值得一提的是,少年谈说天行者卢克的桥段其实来源于电影先导小说《卢克·天行者的传说》,书中少年们互相讲述了6个关于天行者卢克的故事,讨论他是否只是一个传说。最后的一个细节,那个使用原力拿起扫把的穷苦男孩,代表着新一代绝地武士正在孕育,原力存在于宇宙各个角落,新的星战精神将延绵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