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中国艺术报 作者:范雪娇2018-01-11 10:41

《杞菊图》寿王国维五十  姚茫父 北京重华轩提供

梁启超评价他为:“不独为中国所有,而为全世界之所有之学人” ;鲁迅曾说“要谈国学,他才可以算一个研究国学的人物” ;陈寅恪评价他:“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郭沫若说他的业绩是“新史学的开山” 。能够被这么多位大师共同给予如此高评价的人也许只有王国维了。

王国维,字静安,是中国近现代史上公认的学术大师。他早年追求新学,把西方哲学、美学思想与中国古典哲学、美学相融合,形成独特的美学思想体系,继而攻词曲戏剧,后又治上古史学、古文字学、考古学、敦煌学和边疆学等,在诸多学术领域均有开创性的贡献。终其短暂的一生,著作60余种,曾自编定《静安文集》 《观堂集林》刊行于世,逝世后另有《遗书》 《全集》 《书信集》等出版。

2017年时逢王国维诞辰140周年,岁末年初,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联合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档案馆、校史馆、图书馆等单位举办了“独上高楼·王国维诞辰140周年纪念展” 。“独上高楼” ,取自王国维“三重境界说”之第一境界:“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不仅喻其令后人望其项背的学问之大成就,亦喻其孤傲的个性和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

“千秋壮观君知否?黑海西头望大秦。 ”这是王国维《咏史二十首》中的佳句,也是集农学家、教育家、金石学家、敦煌学家、古文字学家等身份于一身的罗振玉与王国维定交的媒介。1898年, 22岁的王国维来到上海,进入上海时务报馆任书记,同时进入罗振玉创办的东文学社学习,罗振玉因激赏《咏史》诗而与王国维定交,二人开始了近30年的密切交往,此后的人生便一直交织在一起——先是师生,后是共事,其后罗王两家共赴日本侨居5年,再后来结成儿女亲家。无论是罗振玉,还是王国维,二人后来在学术研究上获得巨大成功,与彼此之间的互相帮助是密不可分的。本次展览专门呈现了王国维与罗振玉的往来书札、王国维罗振玉题跋金石拓本等。

王国维生前已是举世公认的学术大师,尽管他有着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并被鲁迅评价为“老实得像一根火腿” ,但是因其过人的才华、开创性的治学方法和卓越的学术创见,而获得国内外学术同行的广泛尊重,有着十分“优质”的“朋友圈” 。展览中,不仅有王国维的书法作品,也有故交好友的书法作品,国人如梁启超、沈曾植、姚茫父,国际友人如伯希和、铃木虎雄、内藤虎次郎等,从中不难想见王国维在当时的学术影响与学术地位。

1925年2月,王国维开始担任清华学校国学门导师。4月18日,携眷属迁居清华园之西院。直至其去世,王国维人生最后的时光均工作、生活于清华园。期间,他与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一道,书写了中国教育史上一段无法复制的传奇。展览展示了王国维相关的国学研究院档案,以尽可能还原他当时在清华的生活轨迹。在王国维去世前,国学研究院有两届毕业生,很多均是后来的学术名家,展览也选取了部分国学研究院毕业之学生的手迹。

1927年6月2日,王国维于颐和园昆明湖鱼藻轩自沉,举世震惊。关于王国维自沉的原因,历来众说纷纭,特别是因罗振玉伪造“遗折” ,更使其死因变得扑朔迷离,成为学界一段未决的悬案。展厅中陈列的王国维遗书石印本、讣告原件、陈寅恪所拟挽联等一批珍贵文物则较大程度上还原了王国维去世后之哀荣与治丧情形。

据介绍,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5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