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澎湃新闻 作者:潘妤, 丁文婷2018-01-11 09:22

2018年,上海昆剧团迎来建团40周年。

刚刚从台北结束了轰动一时的五天大戏回到上海,1月9日,剧团就正式公布了自己在上海的建团40周年系列演出节目单。从2月23日(正月初八)至28日(正月十三),将有6台团庆主题演出,包括了大型晚会、传统大戏、经典文武折子戏以及反串戏等各种形式。上海昆剧团五班三代艺术家将“全梁上坝”,不仅如此,上昆将联合国内其他七大昆曲院团以及上海京剧院的数十位名家新秀共同云集大剧院。

整个“霓裳雅韵·兰庭芳菲”团庆系列演出将贯穿春节长假之后的一周,同时将作为上海大剧院20周年庆典系列演出的重要组成部分,观众可以在这一难得盛会中度过一个昆曲新年。

在很多人看来,现在的昆剧艺术,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上昆十二位老艺术家,左起:方洋、王芝泉、蔡正仁、岳美缇、刘异龙、张静娴、张洵澎、张铭荣、梁谷音、计镇华、沈斌、李小平

开幕晚会展示辉煌40年,闭幕反串版《牡丹亭》“笑果”不一般

1978年,上海昆剧团正式成立,其前身上海青年京昆剧团成立于更早的1961年。2018年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上海昆剧团也在此时迎来40岁生日。

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介绍,“回眸这40年,中华传统文化打开了美好的局面,600岁的昆曲绽放出了崭新的光彩。自建团以来,上昆抢救、整理演出了近300部精品传统折子戏与近60部整本大戏。近年来《临川四梦》、全本《长生殿》的轰动,为剧种的复兴与繁荣点燃了生命力。今天的上海昆剧团正逢有史以来的鼎盛时刻,五班三代、行当齐全、文武兼备。目前全国的昆曲‘国宝级’老艺术家,三分之二都活跃在上海,中青年演员也已经成长为了中流砥柱。”

谷好好接受媒体采访

上昆的40年也是与国家改革和发展的伟大进程相呼应的40年。此次2月23日拉开团庆系列演出帷幕的庆祝晚会经过精心策划,旨在展示上昆成立以来不同时代和征程中的艺术足迹,以及昆曲流播上海500年以来,最为辉煌的当代40年。

晚会以昆曲表演为核心,音乐、朗诵、多媒体等不同形式串联整场,上昆五班三代人一同彰显“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精神信念。应邀担任本场晚会主持的是表演艺术家、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濮存昕,届时他将会披露他与上海昆剧团这么多年来的缘分。

而和开幕晚会风格不同,一台明星反串版《牡丹亭》将成为系列演出的压轴闭幕之作。

此前,上海昆剧团每逢新年贺岁时便会推出反串戏,其火爆的剧场效果历来让戏迷们津津乐道。

不过,此次明星反串版《牡丹亭》非同凡响,除了中青年一代,还将有“国宝级”老艺术家领衔。例如杜丽娘除了黎安、胡刚、侯哲、季云峰等反串外,还有70多岁老艺术家蔡正仁的版本! 而柳梦梅同样在沈昳丽、罗晨雪、蒋珂等反串之外,有望看到张静娴的版本。两位老艺术家分别跨性别行当反串,“笑果”定然非同一般。

此外,《劝农》《旅寄》《欢扰》《移镇》《寇间·折寇》《索元·硬拷》《圆驾》等平时难得一见的选折也会在这次反串版中出现,可以预见,这台反串大戏一定是妙趣横生、极其欢乐。

上昆40周年蛋糕

全国昆剧院团助阵,南北名家上演最拿手剧目

团庆系列演出中的另几台大戏集中了全国其他七大昆曲院团助阵,同时还有上海京剧院的参与。

北方昆曲剧院、浙江昆剧团、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湖南省昆剧团、江苏省苏州昆剧院、永嘉昆剧团、昆山当代昆剧院各自带来了镇团的拿手好戏,剧目和阵容因此都十分难得。

两天的经典折子戏专场中,国宝级老艺术家计镇华、刘异龙、张铭荣、张静娴、岳美缇、梁谷音、汪世瑜、林媚媚等都将登台演出代表作,《吃糠遗嘱》、《教歌》、《说亲》、《受吐》、《夜祭》、《见娘》等无一不是久违舞台的经典名折。

一批中生代名家也都将为上昆40周年贺寿献礼。苏昆“二度梅”得主王芳与赵文林主演《折柳阳关》、北昆名旦魏春荣主演《刺虎》、昆山昆剧团名家龚隐雷、钱振荣主演《幽媾》、江苏省昆青年演员孙晶主演《火判》、湘昆青年演员刘瑶轩主演《醉打山门》。

戏曲素来“京昆不分家”,上海昆剧团此次还将上海京剧院携手推出一台京昆武戏专场,《武戏群英》将由“百变刀马”谷好好、大武生奚中路分别领衔主演《白蛇传·水斗》《挑滑车》,以及青年京昆演员出演《扈家庄》《盗甲》等经典戏码。

为了此次团庆,上昆还特地打造了一台明星版《长生殿》,这部上昆几代人精心打磨的经典剧目,去年在国内巡演5城20场,此次特别版由北京、上海、苏州四家京昆院团同场合演,十分少见。阵容包括上昆老艺术家蔡正仁、张静娴,中青年艺术家苏昆王芳、北昆魏春荣,上昆黎安、罗晨雪、倪徐浩等主演,其中还有上京梅派名家史依弘将演出京剧《贵妃醉酒》一折。

2018.2.27京昆武戏之上昆《白蛇传·水斗》,谷好好饰白素贞。

2018.2.24折子戏专场Ⅰ之上昆《吃糠遗嘱》,三位老艺术家计镇华饰蔡公、梁谷音饰赵五娘、张铭荣饰蔡婆。

2018.2.24折子戏专场Ⅰ之浙昆《夜祭》,老艺术家汪世瑜饰张继华。

2018.2.27京昆武戏之上京《挑滑车》,奚中路饰高宠。

2018.2.26明星版《长生殿》。蔡正仁饰唐明皇、张静娴饰杨贵妃

“现在确实是昆曲的最好时期,我的老师们没看到,我全都看到了”

600岁的昆曲艺术,在历史长河中几经沉浮。而上海昆剧团成立的这40年,无疑是剧种走向复兴和繁荣的40年。今天的上海昆剧团五班三代、行当齐全、文武兼备。而最让人感叹的是,昆剧艺术正涌现大批的年轻的观众。

上海昆剧团前团长、昆剧国宝级艺术家蔡正仁见证了建团40年来的昆剧历史,刚刚在台湾演出遭遇了观众爆棚热情的蔡正仁,面对即将在上海开始的40周年系列团庆活动,他显得感慨万千:“没想到现在这么多戏曲剧种里,昆曲的年轻观众是最多的,这个是我做梦都想不到,但却是个事实。这次到台湾去一看,全是年轻人,这个我觉得是比什么都高兴。”

他说:“我觉得现在确实是昆剧最好的时期,是最甜的时候。当然我这样说不是说昆曲就没有问题,存在很多问题是正常的,但是它跟昆曲团刚成立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建团40年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蔡正仁:最兴奋不已的是涌现了大批的年轻观众。我们昨天晚上刚刚从台北回来。上周日我们老演员和年轻演员联合起来演了一场《牡丹亭》。下午在台湾的两厅院演出,就相当于上海的大剧院一样,一共有2000多个位置,四层,全部坐得满满。

最后谢幕的时候我们就下不了台了,就在台上不停鞠躬。全体台湾观众,他们都是坐在那不停鼓掌,大概我算一下有十分钟,这个十分钟好长。我觉得一个剧种最最令人兴奋高兴的是观众,现在昆曲的年轻观众是最多的,这个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年轻观众?

蔡正仁:我也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我碰到那些非常可爱的年轻观众,我就一直问,我说你怎么会那么喜欢昆曲?

他们说,我觉得我们要看有艺术价值的戏剧,就觉得一般的水平,我们都觉得不满足了。台湾的歌仔戏,以前也喜欢,但是现在看过就是好像不够了。京剧也喜欢,广东戏也喜欢。但是终于找到了昆曲他们就放不下了,他们就说昆曲是越看越有味道,越看越觉得其乐无穷,觉得它不仅能够让你享受到艺术,还能够让你提高艺术水平,提高你的文学水平。 

所以这样一来我才明白,因为现在的知识青年越来越多,于是我们昆曲的观众的土壤也就越来越丰厚了。而且这个发展的趋势呢,我说句实话是很欢欣鼓舞的,我相信今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昆曲的观众还会越来越多,这个是非常非常令人欢欣鼓舞的。

我也很奇怪,我2007年退休了,现在已经2018年,11年了。我以为可以休息一下。我没有想到一年比一年忙。后面一大堆的事情啊还有这么多。想不到!

2018.2.26明星版《长生殿》上京史依弘饰杨贵妃

2017年还说差不多演完全本《长生殿》可以休息一下,没想到2018年还是这么忙? 

蔡正仁:真的是,我们应付不下,观众有很高的需求,他们都需要。我们现在的专业昆曲人才人,远远满足不了现在广大的爱好昆曲的年轻观众的要求。

现在全国,像甘肃兰州市也有喜爱昆曲的,有昆曲研习社,这我都很吃惊。然后到南方,去广州、深圳演出。而且年龄非常年轻的。他们就是那么爱好。我问他们是怎么学的。他们说我们就听你们的录音,看你们录像。

像这次台湾我认识的这些观众,我25年前去的时候小姑娘才十七八岁,现在已经要40多岁了。还是那么喜欢,而且越来越喜欢。所以我每逢看到这些现象是特别特别幸福的,也许是可以促使我们心情更愉快,还可以长寿。

这一点我们要谢谢我们这个党,我们的政府。现在确实是昆曲的最好时期,至少我从业60多年的时候,甜酸苦辣我全部经过了。我觉得现在是最甜的时候。当然我这样说不是说昆曲就没有问题,还有好多问题。存在很多问题是正常的,还需要我们这些人呢去克服它,去解决它。但是它跟昆曲团刚成立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现在看着他们我是非常幸福愉快。今年过了年就78岁,78岁我还能在台上演,恐怕在全国也不多了,是吧?我觉得最最高兴的就是看到这么一大批昆曲爱好者,真的是感动极了。

之前是不是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的局面?

蔡正仁:说实话,我很喜欢昆曲,但是一碰到台上的演员比台下多,我总觉得我生不逢时,我干嘛要学昆曲。出了一身汗,底下是没多少人,稀稀拉拉。

尤其是“文革”当中,八个样板戏,昆曲完全就不能唱,所以当时是有一点抱怨,就想说我干嘛要学昆曲。现在不对了,现在是越来越感觉到,我怎么那么有幸能从事昆曲。

我能够成为一个昆曲演员,这是我的幸福。这个是真的。

我常常看着以前老师们的照片自说自话,我说,老师你们恐怕没想到吧?如果他们活到现在,看到昆曲成了世界文化遗产,看看那么多年轻人喜欢昆曲,他们会非常开心。可是他们都没有看到,他们都没有经受过这种时候。

我以前也跟学生讲,我说我可能也看不到,但我坚信昆曲是有前途,只是可能我看不到,要你们或者再下面一代可能看到。

没这句话没说多远,我现在全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