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北京青年报 作者:杨舒帆2018-01-09 14:32

马丁·麦克多纳沿袭了“以人类世界血腥可怖的真实场景来促使人们直面新的社会现实”的勇气。 

由马丁·麦克多纳编剧并执导的《三块广告牌》成为了第75届金球奖的最大赢家,揽下剧情类最佳电影、最佳剧本、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配角四项大奖。

其实,在北京戏剧圈里,马丁·麦克多纳是一位声名显赫的“人气编剧”。2014年,麦克多纳的《枕头人》被作为鼓楼西剧场的开幕大戏,一年之间演出数轮竟仍是场场爆满,无论是在业内还是在观众中都口碑甚佳,一部好戏成就了一座京城戏剧新地标。2015年,鼓楼西剧场又推出了麦克多纳的《丽南山的美人》,同样深受观众的青睐。

2010年的百老汇名剧《断手斯城》(A Behanding in Spokane)是麦克多纳首部以美国为背景的黑色喜剧,今年将在鼓楼西剧场首演。

人物小传

他把人生的痛苦、残酷和荒诞包裹在故事中

马丁·麦克多纳1970年出生于英国伦敦,16岁起便退了学,一边靠打零工和失业救济金生活,一边进行文学创作。麦克多纳的创作才华并非从一开始就显露锋芒,他创作的小说和影视剧本不见反响,广播剧亦被连连退稿,直到他开始尝试写作戏剧,创作之路才顺遂了起来。

尽管马丁·麦克多纳的父母都是爱尔兰人,但他本人在伦敦生长,他笔下多部剧作的故事背景也设定在爱尔兰,并使用爱尔兰习语创作。

1996年,麦克多纳的戏剧处女作《丽南山的美人》在英国皇家国家剧院首演,该戏大获成功并入围了奥利弗奖以及托尼奖等指标性戏剧大奖,使得麦克多纳一夜之间声名鹊起。2001年首演的《枕头人》不仅斩获了奥利弗奖最佳戏剧奖和纽约戏剧评论家协会奖最佳外国戏剧奖,还进行了一系列的国际性巡演,引起了更大范围的轰动,使麦克多纳的戏剧创作生涯走上了一个高峰。

在戏剧上大获成功之后,麦克多纳继续向电影界进军。2006年,他拍的第一部短片《六个枪手》就一举拿下小金人,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短片奖。2008年,他自编自导的电影长片《杀手没有假期》更是饱受好评,评论家把其与塔伦蒂诺的《落水狗》和《低俗小说》相提并论,麦克多纳因此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编剧提名。

麦克多纳的笔尖常深入杀父弑母、血腥暴虐和精神崩溃的世界,被看作是“直面戏剧”(In Yer-Face Theater)的代表人物,他沿袭了“以人类世界血腥可怖的真实场景来促使人们直面新的社会现实”的勇气,却与直面戏剧早期的引领者萨拉·凯恩有所不同,他重新回到了传统情节剧的方式上去,善用喜剧因素和悬念技巧“讲好一个故事”,又毫不留情地把人生的痛苦、残酷和荒诞包裹在故事中。

例如,他的戏剧处女作《丽南山的美人》,讲述的是生活在爱尔兰西海岸小村庄的一对母女“相爱相杀”的故事。四十岁的莫琳与母亲玛格相依为命,年老体衰的母亲个性专横,控制欲极强,随着女儿们远嫁他乡,母亲自私地希望把独身的莫琳留在身边照料自己的生活起居,这一待就是二十年。而在《枕头人》里,讲的是一位业余作家卡图兰因为创作了一系列虐杀儿童的残忍小说而被卷入一桩真实的谋杀案。

【他们眼中的麦克多纳】

1 他的“直面”反而是最大的悲悯

《丽南山的美人》是我从国家话剧院退休6年之后接演的第一部戏。我以前接戏,都是看两三次剧本,才能决定演不演。但这部戏,我看到一半就决定了一定要演,因为剧本太棒了。

每场演出结束之后,都有观众在剧场外面,等我们出来拉住我们讨论:这老太太为什么非要折磨女儿?女儿为什么非得把老太太杀死?这种复杂的、直抵人心的情感,正是“直面戏剧”的灵魂所在。作家对剧中角色是“残忍”的,对观众也同样毫不留情,他让观众看得心怦怦跳,让观众忍不住扪心自问:剧中这些古怪的、邪恶的、龌龊的念头,我是不是也有过?我是不是也使劲掩着盖着?我是不是也随着剧情释放了一些愤怒?也许,这种“直面”,反而是最大的悲悯。

——冯宪珍(表演艺术家,曾在《丽南山的美人》中饰演母亲玛格)

2 执导他的戏就是一次人性的厮杀

执导麦克多纳本子的过程就是一次人性的厮杀。导演和演员厮杀,演员之间相互厮杀,每个人自我的厮杀。没有哪次排练不是让我和演员们在排练场充分地展现出原始的攻击性,相互地让对方难受、痛苦,之后又说服自己对爱重燃渴望。每次大家都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但每次又都会包扎好伤口继续上阵厮杀,这是挺特别的一种体验。

除了《枕头人》以外,我还看过他的《杀手没有假期》《七个神经病》《丽南山的美人》,黑暗的作品荒诞得让人不敢相信,然而,黑暗的尽头,却有着让人心颤的柔软和信念。我相信,即便有一天我被这样的编剧“谋杀”,内心却丝毫不会恨他,只会选择原谅,仿佛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这就是马丁·麦克多纳作品的魅力。

——周可(戏剧及电影导演,曾执导《枕头人》)

3 能透过冷漠一面看到温暖

我在决定制作《枕头人》之前,把剧本读了不下三遍。这个剧本非常能够打动我,这不光是因为它的艺术性,最关键的是它里面有很温暖的内核,让人透过它冷漠的一面,能够看到它真正想表达的东西,而且它里面的十个小故事全都是精彩绝伦的,所以我在看过剧本以后,就对它未来的反响非常有信心。

——李羊朵(鼓楼西剧场创始人、总经理)

4 经典样式的戏剧也可以很尖锐

我认为麦克多纳的剧对于中国观众而言并不特别,排演他的剧跟排演曹禺,可以说具有差不多的意义。就是让刚接触戏剧、对戏剧并不是很了解的观众感受到经典样式戏剧所带来的“净化”体验。所以我推荐新观众看这种经典样式的戏剧,戏剧普及要靠这种剧。麦克多纳也让我们看到,这种经典样式仍然可以很尖锐,可以讨论现实问题,好的情境本身是有能量的。同时,我们看到当代戏剧在不断地提炼这种传统文体,我们在运用这种文体时应该更直接、更清楚其本质。

——张杭(诗人、剧评人、编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