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中国艺术报 作者:杜鹏 2018-01-09 13:49

作家叶文玲说,戏曲是很多人心中的一池春水。于一些人来说,这池春水是江南的越剧。爱越剧,最爱是《西厢》 ……

timg (22)

《西厢记》1993年版

1993年的《西厢记》是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犹如戏里的张生初见莺莺一般,“猛然见五百年前风流孽冤,魂灵儿飞上九重天” 。那一刻没有思想,只有惊艳。这一版的张生、这一版的莺莺和这一版的红娘,从此塑造了心中无法超越的戏曲经典。

第一场剧场版《西厢记》是在1999年的北京长安大戏院。与很多爱越人一起,真真切切地看到在碟片中看过很多次的画面,感觉神奇而幸福。贪婪地观看着每一刻的精彩,倒有几分张生“趁月色饱看那芙蓉面庞”的心境。舞台上下气息相和,观众们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落幕后经久不息的掌声,至今记忆犹新。

2012年却是《西厢记》在国家大剧院的封箱演出。演出前同为爱越人的“青衫依依”在博客中写道,闻听封箱演出,“是碟片岁月外咫尺相对的情思缱绻,是蓦然惊魂后断了余生念想的余痛绵绵, ”诉尽每个深爱过浙百、深爱过《西厢记》 、深爱过茅威涛的爱越人心中的复杂心绪。钟声敲过,大幕开启,张生着那袭清俊的蓝衫,吟唱“游学中原,脚跟无线,张君瑞雪案萤窗二十年” ,依然是那般骨格清奇、那般洒脱倜傥。意料之中,博得了观众满堂的掌声与喝彩。那一瞬间,我的眼泪悄然落下,心中生出无限感慨。相识已是二十年,二十年来很多人和事从身边、在心中曾经沧海、过尽千帆,而这出戏却一直,在耳畔,在心头。

timg (23)

许多戏迷,每年都会看很多次《西厢记》的碟片,几乎会哼唱每一个唱段,熟悉每一句台词,以至于在后来身临人生的某个境遇时,会倏然想到《西厢记》中的某个情境、某句戏文。多年来的人生感悟也加深了对这出戏的理解。经历过缱绻的思念,于是动容于张生“一万遍长吁短叹,五千遍倒枕槌床”的刻骨相思;遭遇过艰难跋涉的无奈境遇,于是理解了老夫人西厢变卦后,张生“奈不何脚下遍地是荆棘”的绝望,和无助地喃喃自语,“你不明白、你不明白啊” ;被焦灼的等待煎熬过,于是会心于张生接到莺莺书简后“花笺上字字幽香喷麝兰,行行是大补元气的还魂丹”那种狂喜;在纷繁的世事中穿梭过,于是深深感动于张生“不才张生岂无志,志在人间觅知音。布衣张珙岂无能,万卷诗书藏胸襟”的书生情怀。

这出戏是对王实甫《西厢记》非常成功的二次创作。戏剧文本优美、结构紧凑,演员表演挥洒自如、灵动生辉。观众既在冲突迭起中体味这个经典戏剧故事的起承转合,又沉醉在茅威涛俊逸、陈辉玲俏丽和何英空灵的表演中,沉醉在那些优美的唱段里。

《西厢记》之后又陆续在北京的舞台上演了《陆游与唐琬》 《孔乙己》 《江南好人》 《二泉映月》 《寇流兰与杜丽娘》等浙百的很多优秀剧目。

越剧在很多人的生活中也扮演了无比重要的角色,成了一种生活方式,无形中给予一种向前的力量。遇到困难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都愿意把自己抛到越剧的世界里,拨开纷扰的世事,让一种纯净的美给心灵带来疏朗明澈。经典的艺术作品是什么?应该如《西厢记》一样,可以让人感受到心灵愉悦的美感,可以深味人生复杂的情感,并且在心中积蓄为一种超越现实的前行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