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澎湃新闻 作者:程晓筠2018-01-09 10:22

不出意料,2018年的金球奖上演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黑衣派对。这既彰显了好莱坞打击性骚扰的决心,也证明了纵然只有一种颜色,女星们一样可以争奇斗艳:妮可·基德曼的妩媚、达科塔·约翰逊的仙气、杰西卡·查斯坦的优雅、克莱尔·芙伊的英武,都是红毯上最靓丽的风景。

虽然在一片黑云压城中,电影的主题有被喧宾夺主之嫌,但各大奖项还是按序一一揭晓。在电视类评选中,除了新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的崛起,其余奖项的归属跟去年的艾美奖重合度极高。好在电影类奖项的归属还有不少惊喜,打破了此前外界的种种预测。以下就是本届金球奖最出人意料的四匹黑马。

《三块广告牌》海报

《三块广告牌》独揽四项大奖

2017年北美票房市场不佳,独立电影却迎来了大丰收,从年头到年尾,不时有“冲奥种子选手”冒出。《逃出绝命镇》《水形物语》《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伯德小姐》……但在金球奖上笑到最后的却是话题性远不及这几部的《三块广告牌》。它独揽剧情类最佳影片、最佳剧本、剧情类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四项大奖,无疑是本届金球奖的最大赢家。

其中,最令人意外的就是拿下了分量最重的剧情类最佳影片,原先外界预测这一奖项将归属《水形物语》。事实上,两部影片的较量从2017年的威尼斯电影节就开始了,《水形物语》捧回金狮奖,《三块广告牌》拿下最佳剧本奖。而在颁奖季中,它们同时获选美国电影学会的“年度佳片”,并入围美国评论家选择电影奖的最佳影片。

到了金球奖的竞逐中,《水形物语》先以7项提名领跑,《三块广告牌》以6项提名紧随其后。只是没想到带有“陪跑”成色的后者,此刻却领先了。如今金球奖的落幕可以算是为颁奖季的后半程鸣枪开跑,终点线上的小金人花落谁家还很难预料,不过这两位确已遥遥领先其他选手。

《逃出绝命镇》海报

《逃出绝命镇》失落音乐/喜剧类最佳影片

音乐/喜剧类的最佳影片同样让许多人押错了宝。尽管《逃出绝命镇》不是一部人见人爱的电影,但你也不得不承认它的立意和题材的确是奖项所偏爱的那类,早前横扫《电影手册》《视与听》等各类媒体“年度十佳”就是明证。然而,它在音乐/喜剧类最佳影片的竞逐中输给主题不及其深刻,但情感更细腻的《伯德小姐》。

原先《逃出绝命镇》被分在音乐/喜剧类就很诡异,有点像是剧情片名额不够用,只好塞到音喜类;又好像是剧情片竞争太激烈,要在音喜类“保送”一座奖杯给它。结果说明“黑粉”实在多虑了,其实它并没有那么人见人爱,为它献上溢美之辞有时只是为了迎合政治正确。就好像被问到对哈维·韦恩斯坦的看法,好莱坞局内人必定是要痛打落水狗的。

山姆·洛克威尔击败普卢默

2018年金球奖各个表演类奖项的竞争皆呈白热化,谁拿奖都不意外,谁拿奖都没得黑,因此颁奖前也没有哪位的呼声远远超过其他人,唯独最佳男配角奖项是个例外。原本,克里斯托弗·普卢默(《金钱世界》)才是被外界看好的那位,而非在独立电影圈浸淫了二十多年的山姆·洛克威尔(《三块广告牌》)。

山姆·洛克威尔在颁奖礼上 

倒不是说克里斯托弗·普卢默的表演略胜山姆·洛克威尔或者同获提名的威廉·达福(《佛罗里达乐园》)一筹,只是因为已经杀青的凯文·史派西爆出性骚扰丑闻,88岁的老爷子临危受命代打,在拿到剧本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背下所有台词,完美演绎了吝啬又不近人情的百万富翁保罗·盖蒂,而且这还是一个真实人物。所以,“辛苦牌”和“尊老牌”加在一起,怎么也该换回一座奖杯。然而,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偏偏“不近人情”,不过放到由业内人士评选的奥斯卡奖上,普卢默还是很有可能拿下晚年的第二座小金人。

《凭空而来》海报

《凭空而来》拿下最佳外语片

如果要选出2018年金球奖上从提名揭晓开始就一黑到底的奖项,非最佳外语片莫属。在戛纳电影节上连夺评审团大奖、国际影评人费比西奖和酷儿棕榈奖的法国电影《每分钟120击》连提名都没有拿到,反而是之前并不为人所知的《凭空而来》得以入围,最后还击败金棕榈得主《自由广场》和好评如潮的俄罗斯电影《无爱可诉》。不知这部涉及欧洲极右翼势力抬头的影片,是否沾了题材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