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1886-1957),墨西哥壁画之父。他是20世纪最负盛名的壁画家之一,与大卫·西盖罗斯、奥罗兹柯并称为墨西哥壁画三杰,被视为墨西哥国宝级人物,也是弗里达·卡洛的老师和爱人。

弗里达·卡洛和迭戈·里维拉

1886年出生于瓜纳华托州一个优渥的中产阶级家庭,他从小就表现出对画画的热爱,三岁起就开始画画,从手指能抓住笔时起,就开始在墙上、门上、家具上、地上画画,十岁就进入墨西哥城的圣卡罗斯学院学习绘画。

关于他的出生,可能是个神话,但也可能不是。据他所称,在他出生时,接生婆说他死了,将他扔在了一桶粪便中,但祖母救了他—她杀了好几只鸽子,用鸽子的内脏温暖他。或许这是真的。但他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中的一双孪生子中先出生的一个,这是千真万确的。他的孪生兄弟很小就夭折了。

奥利萨巴山顶

1906年,里维拉创作的《奥利萨巴山顶》为他的艺术道路拉开了序幕。20世纪初,他受人资助前往欧洲学艺,到马德里和巴黎学习绘画艺术,受到意大利古代湿壁画启发和高更、塞尚以及立体主义的影响,是立体主义的坚实拥护者。

里维拉《Two Women》,1914年

这期间,他到访西班牙和法国并结识了一众欧洲艺术家,这段经历对里维拉的创作影响深远。里维拉对新艺术满怀热情。在这里,他通过毕加索、勃拉克的作品见证了立体主义的兴起,也曾被后印象派单纯的形式和明亮的色点吸引。

里维拉《Avila Morning》,1908年

1921年,里维拉返回墨西哥,不久便参与了政府的大型壁画项目。1922年,他以蜡画法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第一件重要作品《Creation》。

正如照片中所见,里维拉身材高大,甚至可以说有些肥胖。如果按照寻常审美,里维拉的相貌也只能算平庸。即便如此,他却异常符合一个人们对艺术家的惯常印象——多情。

1929年,里维拉与他的学生弗里达结婚。她是里维拉的第三任妻子,他们的婚姻被形象地称为“大象与鸽子”的结合——因为里维拉又胖又大,而弗里达娇小瘦弱。事实上,他们的结合,最深刻与契合的,并非感情,而是艺术。

在个人生活方面,里维拉似乎无法对异性保持忠诚。很难理解他为何这样有女人缘—到了 20 世纪 30 年代,他体重达到将近 130 公斤,而且还不喜欢洗澡。1935 年,卡罗和他分手,但后来她又回心转意了。双方同意,他们的婚姻是“开放式”的。这样危险的关系难以持久,1939 年两人离婚,然后又复合了。

里维拉是20世纪20年代墨西哥壁画运动的发起人之一,尤其因描绘墨西哥文化和历史的作品而闻名。里维拉使湿壁画的技法得到真正复兴,湿壁画是将颜料涂在经过特殊处理的湿灰泥上。简单的形式、巨幅的尺寸和大胆的色块是他作品的风格特点。里维拉相信艺术可以成为社会或是政治工具,他经常因为作品中所结合的代表社会主义的符号而成为争论焦点。

里维拉《Creation》,1922年

奥罗斯科《Omnisciencia》,1925年

1922年,里维拉一回国就加入了墨西哥共产党,与画家西盖罗斯、奥罗兹柯一起加入了轰轰烈烈的壁画运动中,宣传墨西哥民主革命,影响巨大。他为教育部、国家宫殿以及其他建筑绘制了一系列的壁画,具有墨西哥民族传统和现代技法相结合的新风格。

裸体与向日葵

简单的形式、巨幅的尺寸和大胆的色块是他作品的风格特点。也是这一时期,他最终找到自己的风格,包括简约的人物造型、浓郁的设色,常以阶级斗争为主题,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个性化的发展,形成立体主义、原始风格和前哥伦比亚雕塑相融合的艺术风格。

里维拉《Gloriosa Victoria》,1954年

作为壁画大师,里维拉很好地平衡了壁画中的内容、形式与观念之间的关系,里维拉使湿壁画的技法得到真正复兴。他也出名了,1931年纽约现代美术馆为他举办了个人回顾展,在他之前只有马蒂斯享有此待遇。

纵览里维拉的艺术生涯,他初期作品受欧洲近代美术的影响,归国后吸取墨西哥传统,从土著的、民族的、墨西哥的事物趣味中,歌颂墨西哥的民众与革命,表现农民劳工致力理想社会的实现,着重省略细节,绘制带有浑厚粗犷魅力的人物画像,以及描绘大地精灵般的女性裸体,加上故事性的象征与隐喻的想像力,达到里维拉独特的巨大绘画构图风格。里维拉全力投身于壁画运动,被誉为“墨西哥文艺复兴”的美术巨人,是奠定墨西哥派艺术的先驱者。

里维拉《十字路口的人》复原图 作于1933年,毁于1934年

里维拉的一生创作了大量作品,其代表性作品有《墨西哥的历史》、《十字路口的人》、《富人的夜晚》、《穷人的夜晚》等。

里维拉与《十字路口的人》的复制品

20世纪30年代晚期,迭戈·里维拉决定给自己建一所房屋——不仅仅是一所房屋,他希望给自己建一座神殿,以彰显他的荣耀。他根据阿兹特克神庙(这些神庙更让人想起人类的牺牲,而不是舒适的住宅)设计这座神殿,并给它取名为“阿纳瓦卡依”。

阿纳瓦卡依是把黑色火山石雕刻成各种想象中的形状而建成的。要进入这一建筑物,首先要通过一扇巨大的石门,然后穿过一条护城河,之后穿过一个巨大的庭院,庭院中放着一张巨大的石桌。这幢建筑中光线昏暗,一条条曲折的走廊通往窄小的房间,房间中堆积着里维拉一生收集的前哥伦比亚时代艺术品。

在这个角锥形建筑物的底层中间,还有一个小房间,房间中有一潭水。这个地方让人想起阿兹特克文明的“祭室”,阿兹特克祭师会将牺牲者的骨头放在祭室中。里维拉原本想将自己和卡罗的骨灰放在这个房间中。

里维拉从未住进这所房屋,他在房屋完工前就死了。1964 年,这里对公众开放,现在这里成了迭戈·里维拉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