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舞台 >舞蹈

中国艺术报 作者:田超2018-01-08 14:28

编舞艾夫曼说《卡拉马佐夫兄弟》表现的是关于明亮与黑暗、黑与白的斗争。 

俄罗斯文学大师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著作一向以深刻性和哲学性著称,他的作品改编成舞蹈会是什么样?1月5日至7日,编舞大师鲍里斯·艾夫曼携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的最强演出阵容来到“第三届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在天桥剧场为中国观众演绎了陀氏名作《卡拉马佐夫兄弟》。

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的故事线索复杂,鲍里斯·艾夫曼并没有将所有故事线搬上舞台,而是以编舞视角洞察人物灵魂,捕捉他们内心的挣扎。这部舞剧集结了艾夫曼芭蕾舞团的玛丽亚·阿巴绍娃、柳博芙·安德烈耶娃、奥列格·加贝舍夫等最强演员阵容,通过舞蹈语汇对人类内心和灵魂深处上帝与恶魔的斗争做出解读。

演出中,舞剧的音乐来自三位作曲家瓦格纳、穆索尔斯基、拉赫玛尼诺夫的作品。在音乐和灯光变幻中,舞者将人性的善恶与挣扎展现出来,每个画面都极具视觉冲击力。当一段优美静谧的旋律刚刚使观众陷入沉思,灯光一起却又打破这种安静,将观众毫无防备的带入另一个充满激情的画面。

演员奥列格·加贝舍夫表示,艾夫曼的编舞极具想象力,当他创作一个作品时,会亲自构建剧中的每一个角色,并且寻找出角色的行动动作,这需要花费很大工夫,对演员的启发也很大。

这次参加第三届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为何选择《卡拉马佐夫兄弟》?

艾夫曼:这部舞剧有非常明显的俄罗斯性格,我的初衷是想给中国观众简介一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这部小说。而且我也想给中国观众介绍我们的作曲家,包括穆索尔斯基、拉赫玛尼诺夫。另外,我想给中国观众介绍俄罗斯现代芭蕾,中国观众非常了解俄罗斯的古典芭蕾作品,如《天鹅湖》《胡桃夹子》等,这次的《卡拉马佐夫兄弟》就是俄罗斯现代芭蕾。

这部小说思想深刻,你最初创作这部剧的初衷是什么?

艾夫曼:艾夫曼芭蕾舞团在全世界以“心理芭蕾”而著称,是全世界唯一的心理芭蕾学派。心理芭蕾学派是通过动作和行动,来表达人的性格和内心世界。这部作品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个描写心理最全面的小说,而我们剧院是全世界第一个去关注和制作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的剧院。

这部小说最主要问题是一个人和自己的交流,第二个问题是,如果世界上有上帝的话,世界上应该没有任何的罪恶,但如果没有上帝的话,你将按照自己的内心展开你的行为。每一个人都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明亮的、一个是黑暗的。人在灵魂上也有一个斗争,是上帝与魔鬼的斗争。我们这部舞剧表现的是关于明亮与黑暗、黑与白的斗争。

中国芭蕾如何做出具有民族性的作品,你有什么建议吗?

艾夫曼:我非常高兴,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我的老师在中国构筑了古典芭蕾舞的基础,这个基础现在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职业水平。而且我能看到中国政府对芭蕾的发展也非常重视。我觉得现在时机成熟,你们可以把古典芭蕾、民族芭蕾、现代芭蕾融为一体,做成现代中国芭蕾。不过,这需要一个非常有才华的年轻舞蹈家,他需要把这三个学派融为一体,用他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把它们统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