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澎湃新闻 作者:程千千2018-01-08 10:29

狂欢的人群,明亮的篝火,激情洋溢的音乐,震耳欲聋的欢呼……音乐节给人的印象,似乎总是如此热烈和疯狂。也正因为如此,音乐节通常被看作一种年轻人生活方式的标志,是时尚青年用来享受音乐、释放和展现自我的大型派对。

然而喜爱音乐、渴望参加音乐节的并不仅仅是青年人。当青年们结婚生子、时刻都得照料孩子时,他们是否还能继续参加音乐节,并让自己的孩子也加入狂欢之中?

“Hand in Hand手拉手”国际儿童音乐节告诉你,这已经实现了。

“Hand in Hand手拉手”国际儿童音乐节是国内第一个专门为孩子打造的国际音乐节。不同于常规的音乐节,它是适合全家共享、老少皆宜的音乐活动。继2017年6月首次在上海、杭州、南通等五个城市成功举办后,2018年1月,“手拉手”再度启航,在上海、杭州和南京三个城市展开巡演,来自美国的格莱美奖、艾美奖获奖者幸运家庭乐队(Lucky Diaz and the Family Jam Band)与荷兰的酷哥乐队(Hippe Gasten)均会参演。借此机会,澎湃新闻记者于去年年末采访了音乐节的两位创办者——身为作家和音乐人的刘健,以及他的妻子Rebecca Kanthor——请他们谈谈创办这一音乐节的始末,以及他们对儿童音乐的诸多想法与体会。

“三个刺激”促成了音乐节的诞生

谈及创办“Hand in Hand”的起因,刘健说,是他经历的“三个刺激”将自己引上了这条路。

第一次刺激是因为音乐节。刘健与Rebecca的相识正是因为音乐——2005年,刚来中国不久的Rebecca走进杭州的一家小酒吧,顿时被台上抱着吉他自弹自唱的刘健吸引了目光。音乐让他们走到了一起,更是构成了他们共同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没有孩子的时候,他们经常一起看音乐演出,也时常参加大大小小的音乐节,搭起帐篷,在音乐与美酒的陪伴下狂欢至深夜。

但孩子的出生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有一次他们带着孩子一起去了音乐节。那天下着雨,孩子一直在哭,而抱着孩子走到音乐节上简陋的移动厕所边,刘健才意识到,这里连个给孩子换尿布的地方都没有。

在四周活力四射的年轻人的衬托下,抱着一个哭泣婴儿的刘健显得格外狼狈。最后他只好走进餐饮区,找到一个垃圾桶盖上盖子,这才能把孩子放下来换尿布。

离开音乐节现场后他对Rebecca说:“我们以后再也别去这种音乐节了,这里是年轻人的天下。”而妻子则显得很不高兴,反驳道:“有孩子就不年轻了吗?我们的生活就改变了吗?”

“也就是那时,我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刘健回忆说,“为什么没有一个给孩子的音乐节呢,适合全家人一同参与的?”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被他搁下了。

第二次刺激,是在孩子稍大的时候,刘健在网上搜儿歌,发现90%的儿歌都是上世纪写的,很多都是他自己小时候唱过的。作为音乐人,刘健感到很痛心。“新世纪以来的十几年,中国发生了那么多变化,为什么儿歌却没有发展?”他说。在他看来,这些儿歌不仅很老,而且音乐性很差,歌词传达的价值观也很老旧,与现在的时代距离很远。“我想,怎么可以这样?我们的音乐家为什么不为孩子多写点好歌?孩子才是我们的未来啊。”如此思索的他,隐约觉察到这是一件亟需改变的事。

而第三次刺激,则直接促成了音乐节的诞生。有一次,Rebecca的母亲从美国寄来一张儿童音乐CD。“我看封面设计得很卡通,以为是那种很低龄化的音乐,本不想听,但Rebecca在家里一放,我就震惊了。”刘健说,“因为那是电吉他开头的,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开头。我在想,是不是放错了?儿歌怎么可以这么写?”

那张CD彻底颠覆了刘健对儿歌的印象。它不仅在编曲与结构上都遵循成人音乐的标准,并且价值观也令他耳目一新。“我女儿很喜欢对着镜子打扮自己,梦想当公主。”刘健说,“我想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这很正常,但我也想让她知道,公主不光需要美丽的外表,但一直不知道要怎么告诉她这个道理,好几次话在嘴边又咽了回去。”直到他看到这首《美丽公主》的歌词:“要想成为公主,你必须要正义而善良,让所有的人都快乐地活着。你给予人们的爱,人们都会还给你的。”这段歌词令刘健激动不已,顿时明白了要如何教会女儿做人的道理。于是那一天,他下定决心要把这支乐队请来中国演出,至少是为了自己的孩子。

目标是踏遍中国的100个城市

而当刘健将视线转向国外的儿童音乐,才发现这是一片多么丰饶的海域。儿童音乐原来和成人音乐一样,拥有丰富多元的风格与类型,例如摇滚、爵士、嘻哈、雷鬼、金属;不同点在于歌词传递的价值观与舞台表演的风格更能贴近孩子的生活,即用成人的创作方式展现孩童内心世界的音乐。于是通过各国朋友的介绍,刘健与Rebecca接触了大量的儿童音乐。做演出的想法,也逐渐演变成举办一个儿童音乐节。

刘健曾参与过很多音乐节的筹备工作,但筹办一场针对孩子的音乐节是很不一样的体验,这在国内也是首创。意味着刘健与Rebecca无法借鉴前人的经验,只能自己摸索建立一套崭新的行业标准。“常规音乐节没有音量限制,但我们会把声音控制在85-90分贝,在这个区间孩子的感觉是最舒适的,”刘健解释道,“常规的音乐节为了营造气氛会制造很炫的灯光效果,但有一些灯我们坚决不往下打,为了不刺激孩子的眼睛。”除此之外,现场还设置了为孩子哺乳与换尿布的区域;并将观众席分为六个区,以减少可能出现的意外对观众的影响。

尽管进行了精心的筹划,但让人们接受与支持“Hand in Hand手拉手”国际儿童音乐节的举办依然是一件难事。“我们不是大公司,只是两口子,而我们引进的乐队在中国也不出名,很多人并不相信我们,觉得我们是骗子。”回忆起当初说服合作方的困难,Rebecca不禁笑了。

最大的一次挫折发生在2017年6月的首演,在江苏南通。“当时我们合同都签了,但音乐节开始的三天前,对方突然提出取消。可能门票预售情况不佳,对方担心票房不好。”得知消息的刘健连夜赶到南通,在他诚恳的请求下合作方终于保留了首演。最终南通的三场门票基本完售,夫妇俩心中一直悬着的大石也终于落地。

首演选在南通这样的小城市尽管冒险,却是刘健和Rebecca的坚持。“一线城市的孩子有大把机会可以欣赏到不同类型的艺术演出,但小城市的孩子却很少能接触到这些。”刘健说,“我们有一个计划,在5年里,请到10个国家最棒、最酷、最新的乐队,去到中国的100个城市,让更多的中国孩子听到不同风格的儿歌。”

“在每个城市,我们还提供给当地的民工子弟学校一些免费票。因为我们知道,这些家庭通常不舍得把钱花在文艺演出上。希望他们也能带孩子过来看看。”刘健补充道。

而他们的用心也得到了回报。尽管之前夫妇俩很担心现场的孩子会放不开,不好意思与乐队互动,但南通首场开演不到五分钟,所有人都自发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那一刻一直惴惴不安的Rebecca,终于欣喜落泪。

“我知道,这件事我们做对了。”刘健说。

刘健和Rebecca Kanthor一家四口

老少皆宜、全家共赏的音乐节

对于一场儿童音乐节,人们关心的第一个问题通常是,它适合多大年龄的儿童参加?

出人意料,刘健的回答是没有年龄限制。

“我们建议1-15岁的孩子参加,但有很多年轻的父母,说是要孩子从小就接触这样的音乐,孩子不到1岁就把他们带来了。因为这些父母自己也很喜欢儿童音乐。”刘健说。

关于年龄问题,刘健说起了一件事:上次音乐节他们邀请了荷兰的酷哥乐队来表演。他们原本准备了一个很震撼的开场,灯光亮起时所有成员都站在台上,立刻投入表演。但演出之前酷哥乐队找到他们说,这一场前来观看的孩子年纪都偏小,很多都还被父母抱在怀里,因此他们想改变登场方式,一个一个轻轻地上台,避免让孩子受到惊吓。“当时我心里感到特别温暖。”想起那时的情景,刘健的嘴角泛起微笑,“这些乐队应对孩子都很有经验,也非常有爱,他们愿意为了孩子改变已经排练好的开场方式,哪怕会增添一些麻烦。所以从那时我就知道了,我们是没有年龄限制的。”

1515378576372

酷哥乐队

令Rebecca印象格外深刻的是,他们在成都演出时,当地有一家祖孙三代一同来观看表演。其中那位六十多岁的奶奶也上了台,与乐队一起跳舞;而等大人与乐队的互动环节结束,轮到孩子们上台互动时,这位奶奶又一次跑上台来,还想再跳一次。

“我过去问她的感想,她冲我激动地喊着:‘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演出!’”Rebecca笑着说。在她的描述中,那位老人被现场的气氛感染得忘了年龄,仿佛一时间回到了童年。“我那时也不禁在想,这也许是这一家人第一次共同参加一场活动,一时间不再有代际隔阂,全家人能够一同分享欢乐与感动。”

“所以我们没有年龄限制。”刘健补充道,“老少皆宜,全家共赏。只要你愿意,孕妇都可以来。”

目前,“Hand in Hand手拉手”国际儿童音乐节仍以剧场演出的形式呈现,但刘健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做一个大型的户外音乐节,让孩子和他们的家庭能够来到蓝天白云下,坐在草地上欣赏音乐演出。这是他们的梦想。虽然现在还只能使用剧场,但他们已经严格按照了户外的标准来安排剧场演出。

“未来,我们希望能够在开放的草坪上,把各国的美食、设计等各种文化都体现在音乐节中,用以展现不同地域多姿多彩的儿童生活。”Rebecca说,“现在还只是起步阶段,我们要先专心做好音乐,一步一步来。”

至于“手拉手”在未来会不会跟国内的音乐家合作,探索国内儿童音乐的更多可能,刘健表示这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决定的事,“我相信会有中国的音乐家带孩子来看我们的演出,他们看了之后可能会有所思索,或许也会试着为自己的孩子写歌。这会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不是一件立竿见影的事。我们的路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