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澎湃新闻 作者:陆斯嘉2018-01-08 09:53

“20世纪名家艺术系列特展——李詠森·冉熙·樊明体·沈绍伦·王碧梧·陆敏荪”前不久上海外滩展出,与约550幅精彩的水彩油画形成反差的是,几位曾与上海近现代美术史产生深刻缔结的老艺术家,却显得十分陌生。是什么原因导致城市美术记忆的逐渐失忆,未来又能否通过学术研究、国有美术馆和社会力量的努力,留住上海的美术记忆?

樊明体《外滩黄浦江畔》水彩 纸本1979年

2018年是上海美术教育家、水彩艺术家李詠森先生诞辰120周年,这位出生于常熟、求学于苏州美专,又将一生水彩艺术生命留在上海的近代美术前辈,却在逝世后的二十年间,几乎落入了城市记忆的黑洞。值得反思的是,这一美术史记忆断片的现象并非孤立。

曾经《中国水彩画,无可奈何边缘路?》一文中,讨论发轫于上海的中国水彩画的现状及困境成因。当时撰写的背景是,2012年520件中国第一代水彩画家作品由上海泓盛拍卖集中整理、展示并销售,被挖掘出来的水彩艺术家包括张眉孙、李詠森、潘思同及雷雨;2013年该机构又在中国第二代水彩画艺术家哈定诞辰90周年时,与艺术家后人联合推出“纪念哈定诞辰90周年水彩艺术专场”,连续的展览与介绍使淡出公众视野近20年的中国近现代水彩艺术突然甚至是突兀地重回眼前。

2016年,该机构延续着对中国早期水彩画家及20世纪以来上海美术史梳理的思路,继续举办了“潘思同精品特展”,这位1923年与陈秋草、方雪鸪在上海创办“白鹅画会”、出版《白鹅画刊》,并先后执教于上海美专、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指导培养学生千余人的美术教育家、水彩艺术家,终于在新千年后首次完整地呈现在公众面前。

展览,温热的城市记录

不久前,一场名为《20世纪名家艺术系列特展——李詠森·冉熙·樊明体·沈绍伦·王碧梧·陆敏荪》的展览在位于上海外滩电信博物馆的泓盛空间开幕,展出了约550幅前辈艺术家的经典水彩油画。令人感到强烈反差的是,这些珍贵作品的创作者、也是曾与上海近现代美术史产生深刻缔结的老艺术家,此刻却显得十分陌生,只有他们笔下的城市与山河依旧温热。

樊明体《外滩苏州河畔》水彩 纸本 1979年

樊明体(1915-1997)

樊明体是中国著名的水彩画家和教育家。毕业于重庆国立艺专,曾任教于中央大学、北方交通大学、天津大学。1953年起,受聘于同济大学建筑系,任副教授、教授。他称颂中国画家将书法、诗句用于画上,画家如诗人、诗人如画家,才会创造出画的意境和诗的画境。

李詠森(1898-1998)

李詠森 《上海中山公园樱花》 水彩 纸本 1960年代

1924年,李詠森毕业于苏州美专,70多年的艺术生涯致力于美术教育、美术创作和创建美术团体三方面,职业从事美术教育便长达38年。他先后出任苏州美专沪校主任、上海分校副校长兼水彩画教授;上海美专图案系教授,新上海美专国画、油画、工艺美术三系色彩学及水彩画教授;同济大学建筑系水彩画教授;协助上海轻工业学校创办美术专业;著作出版《水彩画临本》及《水彩画技法》,后者再版至17万册。李詠森一生耕耘水彩艺术,晚年又在刘海粟的建议下重习国画,并拜师朱屺瞻,研究如何将国画与水彩两种笔法彼此交融。

冉熙(1912-1989)

冉熙 《浦江夜色》 水彩 纸本

冉熙最初就读于西南美术专科学校,后来求学于上海新华艺术专科学校。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便得到徐悲鸿、张充仁赏识,曾任教于上海美专、中央美专和上海的中学。他的作品在整个展览中尤为别致,画面在湿润的颜料中荡漾开,画家本人也很享受表现以上海城市为主体的创作,将传统水墨与现代水彩融为一体。

沈绍伦(1935-2003)

沈绍伦 《泳池》 水彩 纸本

沈绍伦曾在上海基督教青年会美术研究班进修,1956年考入上海画片出版社任编辑,1957年任上海人美出任宣传画编辑,是上世纪50、60年代水彩画界崭露头角的年轻人。他曾经遍访上海所有的知名画室学画,吸收各种流派的新老技法。

沈绍伦曾说:“我国的水彩画还不太受社会重视,人们还没有注意到我国水彩画的潜在力量,因此,我们只能靠自己去努力和发展,创造具有中国民族特点的水彩艺术。无论我今后注重‘具象’还是醉心‘抽象’,努力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给人以美的享受、精神上的宽慰与温暖的人情味。”

陆敏荪 《灯塔》 油彩 纸板 1948年

陆敏荪(1917-1999)

陆敏荪、王碧梧夫妇均毕业于苏州美专,曾创办上海画室,后经颜文樑推荐任教于安徽省艺校。即便是陈列于展厅一角,即便是简易的布面纸板上的油画,隔着三十多年甚至七十年的时光,依然能感受到老一辈美术家作画的激情与美专训练的扎实基础。

王碧梧 《紫薇花》 水彩 纸本 1982年

王碧梧(1916-2002)

保护,学术与财政的制约

平心而论,夹在去年12月展览超密集档期的这场《20世纪名家艺术系列特展》,虽不张扬但足以令人感动,保存完好的关于城市与逝去时光的水彩和油画记录,朴素又美好。如果不是集中展示,可能这些画家、艺术教育家以及他们所代表的一段美术史会被人们淡忘,直至消失在艺术家们生前所热爱的这座城市中。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城市美术记忆的逐渐失忆?

从艺术史研究的角度看,学者李超认为,由于种种历史原因,中国本土并没有近现代美术资源保护的文化概念,相关的艺术之物和历史之物,鲜有通过专题性的收藏、展览和陈列,加以长久性的复合。以至我们逐渐忘却了中国现代水彩画,是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和遗产,其价值评估体系也未真正建立,而仅仅以零星的记忆出现于其中相关艺术家的个案性的回忆和评述之中。

李詠森 《工厂工地上海上钢一厂》 水彩

从官方办展览的角度看,一位国有美术馆的策展人向澎湃新闻记者坦言:“财政卡住了我们的咽喉,资金越来越紧,越来越少。”这位策展人透露,目前由于财务上报制度以及各项规定,做展览、办研讨会都显得举步维艰。例如,以往馆方可以主办的国外交流展,因为涉及接待费、差旅费等项目无法审批通过,办不了;涉及外地专家来沪的学术研讨会,因为机票住宿等费用无法报销而取消;重要展览涉及外聘策展人却付不出策展劳务费、文献整理费;优质的展览服务公司因为价高被直接否定;大型雕塑展的运输费少到不够买一辆车……种种现实原因都限制了国有美术馆的学术空间。

冉熙 《黄浦公园》 水彩 纸本 1950年

尽管困难重重,官方艺术机构对上海近现代美术史的整理和展示依然夹缝求生。近几年,中华艺术宫举办了《补白·添彩——哈定艺术成就回顾展》《西学·西行——早期吴作人(1927-1949) 》《无形·希声——中华艺术宫馆藏李青萍作品展》《静水深流——俞云阶艺术大展》;上海油雕院举办过《陈逸飞文献展1960—1980》《张充仁文献展》《这里阳光灿烂——哈定文献展》《精神的融合——周碧初文献展》等有关上海近现代美术资源的有影响力的大展。

展览成功的背后,离不开艺术基金会或艺术家后人的资金支持、学术支持、策展支持。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某场展览,为了贴补馆方资金缺口,合作基金会出资40多万元,几乎与馆方支出持平,其中还不包括馆方无法支付的部分策展费和文献整理费。

沈绍伦 《初夏》 水彩 纸本

一位艺术家家属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国有美术馆做艺术家回顾展,能拿出场地和一部分资金,剩余的就靠我自己的收入补贴。组织人力整理数据,邀请策展人和学术顾问等等,都靠家属的投入。为了最好地展览呈现,家属的各种投入甚至可以达到整体的百分之八九十。这样做的原因,既有个人情感因素,也有作为我们这代人的责任心,因为这些事今天不做,一段美术历史就没有了。”

“今天另外一个尴尬是,尽管国家提倡文化传承、美术史的研究与保护,但在落实的过程中,很难真正实现学术上的连续积累,有的高校教师最终宁可放弃不断申请新项目,选择自掏腰包投入某一专题,收集资料,深入研究。有的官方机构用灵活的资金操作方式,置换院藏艺术品,拿所得资金支持学术研究展览。虽然杯水车薪,但都非常令我们感动。”这位家属说。

2017年夏,李青萍作品展在沪举行,由于馆方没有经费,展览没有开幕式、没有请嘉宾、没有研讨会也没有通知记者,李青萍的家属来沪参观,看到暑假期间观众络绎不绝,十分欣慰。但是或许仍然因为经费、人力的短缺,展品铭牌、展览前言中的内容也不可避免产生瑕疵。

从张充仁、周碧初、俞云阶到吴作人、李青萍、哈定、陈逸飞,这些官方机构举办的展览数量,对于拥有极其丰富的近现代美术史资源的上海而言,依然不够;对于尚不为人熟知却为上海美术史做出过贡献的老艺术家,需要更多的机会让他们公平、客观、及时地回到历史的叙述中来。

陆敏荪 《小红楼》 油彩 画布

正如此前中华艺术宫举办的哈定展览,以“补白·添彩”为题,这些年,民间的机构也在为近现代美术资源的空白补缺,包括设立于海南的亚洲水彩画博物馆、泓盛等社会力量也在适时地加入。最后,从商业的角度看,良性的价值发掘可以带动人们对这些水彩油画作品美术史价值的认知。未来,我们或可期待,随着官方美术馆和社会艺术机构的共同推动,会有越来越多的普通人走进属于这座城市的美术记忆,珍惜并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