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澎湃新闻 作者:朱洁树2018-01-08 09:39

全球最大艺术机构之一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将改变延续半个世纪的门票政策,非纽约居民需要支付25美元强制性入场费。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主席和执行官丹尼尔·韦斯(Daniel Weiss)表示:“一方面是创造收入支持这个机构运营,一方面是门票收入大幅锐减,我们希望找到合适的平衡点。”

纽约市文化事务专员Tom Finkelpearl表示:“让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健康运转对于纽约市政府来说极为重要,最基础的动机就是帮助博物馆平衡预算,同时不伤害到纽约人的利益。”

艺术博物馆馆长协会主席Judith Pineiro表示:“这是一个世界级的博物馆,应该向所有人开放,而非仅限于那些付得起门票的,或是拿得出身份证明的人。这个新闻让人伤心。”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是全球最受欢迎的博物馆之一

全球最大艺术机构之一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将改变半个世纪的门票政策,非纽约居民需要支付25美元强制性入场费。新政策将于2018年3月1日正式实施,博物馆在上周末公布了这个消息。

在经历了财政困境和馆长更替之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试图通过新的门票政策建立一笔可靠稳定的资金收入。这一举措或将招致其他州居民和游客的不满,那些认为纳税人支持的机构应该向公众免费开放的人士也对此提出了强烈抗议。《纽约时报》两位艺术评论人认为,这一政策是对外国人和外地人的公然歧视,也将穷人阻隔在公共机构之外,有害于博物馆应当致力的公共福祉,也反映了正在毒害这个国家的排外情绪。他们同时提议,经济的统治阶级应当为开放的文化政策尽一份力,而非将压力转嫁于普通公众。

“一方面是创造收入支持这个机构运营,一方面是门票收入大幅锐减,我们希望找到合适的平衡点,”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主席和执行官丹尼尔·韦斯(Daniel Weiss)在上周接受采访时透露了推行新政策的动机,“这个机构的受益者也应当为其福祉做出贡献,因为我们本质上是一项社区资源。”

据悉,3月1日之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随意付费”(pay-as-you-wish)传统对于纽约州的居民来说依然有效,只是,他们需要提供居住凭证。那些没带凭证的居民会被要求下次带来。“我们可以将规则定的更加严厉,”韦斯表示,“但我希望我们不必这样做。”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大厅总是人山人海,在新的门票政策推行后,这里会更加拥堵,抑或门庭寥落?

此外,“随意付费”政策依然惠及康乃狄格州和新泽西州的学生。如果参观者购买了全票,他们可以在三天内畅行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三个场馆,除了第五大道的主馆,还有布劳耶分馆(Breuer)和修道院分馆(Cloisters)。

韦斯表示,门票收入对于博物馆来说是一笔必不可少的资金,他们推出新的门票政策,也与纽约市政府的资金支持减少有关。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是全球最负盛名的艺术机构之一,但是其他同样著名的机构,卢浮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古根海姆博物馆,都有强制性的门票收费。支持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运营的,主要是公共资金和私人赞助,纽约市政府每年会为其运营提供资金支持,因为第五大道上的博物馆建筑归市政府拥有。

但是市政府的支持受到国家文化部门政策与经济局势影响。近年来,关于艺术赞助的竞争也变得愈发激烈,纽约大量博物馆机构都需要资金,包括正在扩建的MoMA,刚刚新馆开张的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

过去13年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年度参观者数量从470万上升到700万,但是愿意支付“建议”票价(25美元)的参观者大幅减少,从2004年的63%下降到近期的17%。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门票收入约为4300万美元,约占其总收入的14%,韦斯表示,这个比例落后于同类机构,在政策改变后,门票收入有望达到4900万美元。

“我们是全世界唯一既没有强制性门票收入也没有政府大量资金支持的大型艺术博物馆,”韦斯表示,他指出,华盛顿特区的史密森尼博物馆、巴黎的卢浮宫,均有大量公共资金支持。MoMA和古根海姆博物馆早就实行了25美元的强制性门票政策。

“我们理解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财政问题,但我们希望他们能够找到更好的方法,而非将压力转嫁给公众,”艺术博物馆馆长协会主席Judith Pineiro表示,该协会的成员遍布全球,“这是一个世界级的博物馆,应该向所有人开放,而非仅限于那些付得起门票的,或是拿得出身份证明的人。这个新闻让人伤心。”

韦斯透露,固定门票收费不会是暂时实行的政策,该政策也不会一举扭转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财政困难。在全美国的艺术机构面临公共资金、私人赞助、博物馆会员等各方面严峻竞争的情况下,他希望此举能够为博物馆提供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

这一政策已经获得了场馆拥有者纽约市政府的通过。“让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健康运转对于纽约市政府来说极为重要,”纽约市文化事务专员Tom Finkelpearl表示,“最基础的动机就是帮助博物馆平衡预算,同时不伤害到纽约人的利益。”

目前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每年能够得到市政府2600万美元的支持,根据新政,1500万美元用于空调、灯光等能源支出将不受影响,但其余1100万美元运营支出,包括安保、工作人员,将会大幅减少。

Finkelpearl表示,扣除的部分将会提供给城市服务不足的地区的文化机构。

纽约旅游机构“NYC&Company”的CEO弗雷德·迪克森(Fred Dixon)表示,他不认为新政策会影响到游客数量。

“大部分人在参观景点的时候都愿意付门票的,”他说,“看看其他景点的定价,你就知道,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当然值这25美元。”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一直在想方设法解决预算赤字问题,2年前,博物馆的预算赤字已经达到4000万美元,目前大约为1000万美元,韦斯希望在2020年能够完全解决赤字问题。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也试图通过其他途径增加收入,比如推广会员政策、完善餐厅服务,其零售业务目前也已经开始盈利。

博物馆也正在考虑出售第五大道的行政公寓,前馆长托马斯·坎贝尔(Thomas P. Campell)刚刚于上周搬出了这个公寓。韦斯表示,部门负责人也在考量各个部门的馆藏,看是否有不会展示,或者没有独特学术价值的作品可以被清理。与此同时,博物馆的收藏预算将会维持在每年5000万美元(博物馆大部分收藏都是来自捐赠)。

博物馆也正在考虑出售第五大道的行政公寓

另一方面,博物馆也将继续寻求控制成本,他们已经减少了工作人员,并将每年的展览数量从60个减少为45个。

博物馆原本西南翼现当代艺术展区的改造也暂停了,韦斯表示这项改造将会花费6亿美元,博物馆希望建筑师变更设计,将成本控制在1.5亿美元,“但质量不会有任何打折。”

布劳耶大楼在8年租约到期之后何去何从依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我们对于整个项目非常满意,但预算超过了我们的预期,”韦斯表示,“我们会慎重考虑布劳耶分馆的长期发展。

布劳耶分馆的未来依然没有确定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新馆长也将在今年6月确定下来,韦斯表示,自己不是候选人之一。尽管,在新的领导架构确定之后,新馆长将会直接向韦斯汇报工作。“这是全世界最棒的馆长职位。”韦斯相信这个位置会吸引到全球最好的候选人,包括女性。

当被问及韦斯和新馆长的分工时,他表示:“这是一种合作关系。馆长主要负责的领域和内容相关——展览、策展人——也包括外部联络和筹措资金。”

【相关链接】来自两位艺术评论人的反对声音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持续了50年的“随意付款”门票政策将告一段落。2018年3月1日起,纽约州外居民必须面对25美元的强制性门票价格,而纽约州的居民必须出示身份证明。《纽约时报》两位艺术评论人对此做出了评论。以下为他们的主要观点。

霍兰·科特(Holland Cotter):

新政策反映了正在毒害这个国家的反移民情绪

理论上讲,我认为重要的公共博物馆应该都是免费开放的。如果这个国家的政府更关心其国民,而非照顾其经济统治阶级,会更加理想。

我认为,经济统治阶级可以,也应该,为开放的文化政策尽一份力。举例说明,因为纽约切尔西区鲁宾艺术博物馆拥有者鲁宾家族的支持,布朗克斯艺术博物馆至今已经免费开放了许多年。

现在,只有纽约居民才能够享受“随意付费”政策,这是对没有合法身份及不愿展示身份证明的人的歧视,也反映了正在毒害这个国家的反移民情绪。我不相信,一个博物馆没法“敞开大门”的时候,会有什么政治上的分量。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阿拉巴马州的伯明翰艺术博物馆在每周二向黑人开放。理论上讲,“每个人”都可以进馆参观,只需要遵守入场政策。这个政策实际上在劝阻某一类人不要来参观博物馆仿佛是“他人的领地”。我对这种潜在的心理震慑非常担心,不但因为它影响到参观人数,而且也会影响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活力和生存能力。无论是接待方式,还是展览方式,我们的博物馆都应该让大家认识到,这是“我们的历史,我们的地方”。

罗伯塔·史密斯(Roberta Smith):

公共空间正在不断退化和私有化

我建议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出一个这样的广告词:“如果你穿着貂或者定制西装,如果你全身上下的行头超过了3500美元,考虑一下支付25美元参观全世界最伟大的博物馆。你会帮助到那些买不起你的衣服的人。”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门口的David H. Koch广场非常缺乏想象力。(译者注:2014年,博物馆经历了6500万美元的改造,这个广场是改造的一部分,亦以赞助者命名。)1968年纽约的Roche Dinkeloo广场宽敞而明亮,而这个博物馆新建的广场上有一个巨大的喷泉,非常占地方。这个广场的改建,连同新的门票政策,展现了一个趋势,即公共空间的不断退化和私有化。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门口的David H. Koch广场是其最新改建的一部分

我觉得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新政策是一种阶级主义和本土主义,它将参观者区分开来:富人和穷人、美国人和外国人——这个国家不应该这样。回首“镀金时代”,富人更加理解财富的不易,因此更愿意回报社会。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表示他们是唯一坚持“随意付费”政策的机构。他们的态度是:既然别的博物馆都有强制性门票收费,我们也收。但我的理解正好相反。“随意付费”是一个原则,我们必须捍卫,这是一种骄傲。纽约市也应该为此感到骄傲。这是一种态度,就像我们拥有自由女神像一样。它是一种象征,一座灯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