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漆:从中国到列支敦士登 一滴泪的华丽旅程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1

直到2月11日之前,“塞尚肖像画展”(Cézanne Portraits)都会一直展出于伦敦的英国国家肖像画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这里是此次巡回展的第二站,它紧随巴黎奥赛博物馆(Musée d'Orsay)之后,接下来还将前往华盛顿的美国国家艺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 

2

从一开始,这场大师的专题回顾便被外界评定为:一生只得一回见。

它的珍贵并且特别之处在于:总共汇集了超过50件塞尚的肖像画作。 

4

3

5

6

其中,有29张是塞尚妻子——霍腾斯·菲凯(Hortense Fiquet)的肖像画。

为什么他画了这么多的霍腾斯·菲凯?

7

8

在保罗·塞尚(Paul Cézanne, 1839-1906)45年绘画生涯创作的总共一千多件作品中,肖像画的数量约为160件,而妻子霍腾斯的肖像多达整整29张——只不过…只不过是一张不如一张的29张。

创作前后相距20年,她在他的画里越来越不可爱,甚至不如大师笔下的苹果性感。也因此,有评论一度认为:塞尚患有严重的厌女症。

9

10

11

12

Madame Cézanne in a Red Armchair, 约作于1877年

她的脸,根本不像脸反而更像是面具;

她的表情,不是冷漠就是麻木;

一开始,在他的笔下,她还身着华服,而后来,她整个人挺在那儿犹如一块盾牌。也有人从中读出了复活节岛雕像的意味。 

13

Madame Cézanne, 1885-6

14

Madame Cézanne, 1886

那么,在画这些画儿的时候,霍腾斯·菲凯真的端坐在塞尚对面吗?

不好说。

人们看不见真情,倒是看得忍不住同情;相比爱人,大师更爱的是构图策略。的确,形式结构才是塞尚探索的核心,视觉世界只是一个出发点,是作品的材料来源。

15

Madame Cézanne in a Yellow Chair, 1888 / 90

到了印象派之后,描述性绘画在欧洲艺术舞台上不再占据重要位置。形式结构成为直接抒发艺术家感受和个性的重要语言。

这方面成就最突出的就是塞尚。

“用圆柱体、球体、锥体处理自然,要使一切处于适当的透视之中,从而使一个物体或平面的每一个边都引向一个中心点。”塞尚说。

16

Woman with a Coffeepot, 1890 - 1895

霍腾斯·菲凯,出身于一个普通的银行职员家庭,做过书籍装订工,也做过艺术家模特。19岁时,她遇到当时已过而立之年的塞尚,三年后俩人诞下一子但并未成婚,直到17年后,儿子都14岁大了,霍腾斯才真正成为塞尚夫人。

这对夫妻的感情如何?没人找见过文字记载。只知道在老公去世以后,她把他的大部分钱财都给赌光了。

第一件肖像作品

17

Painter Achille Emperaire,  1868-70

展览还收录了塞尚生平的第一件肖像作品,创作于1868年的阿希尔·昂伯勒尔(Achille Empéraire)肖像。

阿希尔是塞尚的朋友,先天脊柱畸形。画家并没有想要掩饰缺陷的意思,在一把醒目的高背扶手椅衬托下,阿希尔尽显瘦小和孤独,虽然,他的整体形象也像是一位王。

于是,强大、不安、不足、忧郁、沉思,甚至头上还有的一对“犄角”……猜猜看有多大可能这种邪恶的安排是无意的?

一般看法认为:阿希尔的出场不是一个人,他代表了那个时代的一群人。

18

Ambroise Vollard, 1899

塞尚对自己的经销商,当年著名的、重要的艺术推手——昂布鲁瓦·沃拉尔(Ambroise Vollard)也没手下留情。这两位,在当年绝对是彼此成就。

沃拉尔一开始根本就不喜欢塞尚,他曾经说:“看他的画吧,如同被人在肚子上踹了一脚。” 但雷诺阿包括后来的毕沙罗都持续不断提示他:要重视塞尚。

1895年,沃拉尔给塞尚在巴黎举办了首次个展。据说,当时塞尚人都没在巴黎,沃拉尔是在塞尚儿子的指引下,从堆积的作品中挑选出展品。这其中,有不少画儿还未画完,也有的根本来不及装框。

展览一出,一炮走红,名利双收。那年,塞尚56岁。

四年后,塞尚给沃拉尔画了这张肖像。画中人跟外界基本上不存在目光交流,因为他的双眼明明就是两个窟窿。

19

The Artist's Father, Reading L'Événement, 1866

20

The Smoker, 1890 

21

Man with Pipe, 1891-6

没有人在塞尚的作品中微笑过。他也从未接受过任何委托进行肖像画的创作。他所画的都是自己选择的对象,而通常,这些人就生活在房子的周围。

他对灵魂的光芒或心理变化丝毫不感兴趣。所谓对象的“内在含义”,其实都是他本人的独特感受。

22

Man with Crossed Arms, 1899

23

The Artist’s Son, 1881-2

像塞尚这样的画家,无论怎样有意识地根据对象的空间秩序进行变形,其变形的程度和色彩夸张的强度,都还是以自己的直觉判断为转移的。他就是这样,把他专有的经验,以无意识的方式直接传达给了每一位观众。

比如:大量运用冷暖色块平面并置,以拉开物体之间的前后关系;避免色彩透视的往日陈规,使画面具有生动有力的节奏感。

如此一来,从一笔到下一笔,可能需要20分钟甚至更久。恐怕没有哪位模特,在几百、上千个小时的对坐之后,还能对着塞尚继续微笑了吧…

24

Anthony Valabregue, 1869 - 1871

在1866年另一位朋友安东尼·瓦拉布雷格(Antony Valabrègue)的肖像画中,这位主人公直勾勾地盯着画外某处。

塞尚用流行于19世纪的黑色外套强化了忧郁、恐怖,这片乌黑被评论称为“不可宽恕的黑色恐怖”。

“安东尼该不会精神错乱了吧?”有人忍不住担心。

25

Self-Portrait with Bowler Hat, 1885-6

后来,塞尚终于亲身上阵了。这张创作于1885年的自画像,据说是以一张拍摄于1861年的照片作为基础。

仿佛一扭头,发现了我们,于是一脸的不高兴。

26

Self-Portrait, 1882 - 1885

27

Self-Portrait, 1862-4

28

Self-Portrait, 1895

自画像他也没少画。有人认为,塞尚是在一系列的自画像中找寻自己。

“我是谁?这是我??”这位因为脾气古怪而臭名昭著的大艺术家在镜前似乎不那么确定了。

塞尚肖像画展

2017.10.26 - 2018.02.11 英国国家肖像画廊

2018.03.25 - 2018.07.01 美国国家艺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