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画家梵高大家一定都不陌生,著名的荷兰后印象派画家。他的一生,短暂而传奇:曾做过传教士,27岁才开始绘画事业,在约10年的创作生涯里一直郁郁不得志,也只卖出一幅作品,饱受精神疾病折磨,曾因一个妓女的玩笑想要一个耳朵,而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送给她,在37岁英年早逝,死亡原因至今谜团重重。

早在半年前,上海国际电影节有一部关于梵高的电影拿下了最佳动画片奖,并在展映期间一票难求。看后有人在影评中写到“梵高回眸的瞬间,我已经泪流满面。”一时刷爆朋友圈,如今这部美到令人窒息全球首部油画电影《至爱梵高·星空之谜》已在全国公映。

故事从梵高去世一年后,邮差之子阿尔芒的侦探之旅开始:法国阿尔勒的邮差约瑟夫·鲁林交给儿子阿尔芒一封梵高生前留下的未寄出的绝笔信,让他给梵高胞弟提奥送去。

等阿尔芒赶到提奥住处时,提奥因丧兄之痛和疾病刚刚去世。这让阿尔芒心生好奇,想要一探究竟,于是寻访了多位梵高生前好友,试图层层揭开他的“自杀”之谜。

这位不善言辞,却渴望倾诉的画家,一生中有800多封信,写满了他创作时的情感,而绝大多数信件,都寄给了当时在巴黎的亲弟弟提奥。

在梵高给胞弟的提奥的最后一封信中说道,“只有画画才能表达我心中之所念,因此,电影发起人导演Dorota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希望能如他所愿,他的内心,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就由他的画来讲述吧。”

相对于梵高传奇的一生,这部影片的制作过程,也同样令人震撼:将近7年的时间,来自15个国家125位画师,65000帧油画,全手工绘制,构成这部95分钟的动画长片。导演力求以其画讲其事,既要真实贴合他的信件,又要匹配上画作和历史,因此操作显得困难重重。

受过一些美术熏陶,没人会不喜欢梵高,读过跟梵高相关著作,逛过阿姆斯特丹的博物馆,了解其悲壮生命的看客不在少数,但要说真正懂他,除了一直无私资助他的弟弟西奥外,无他。

毕竟一位在世时被亲人和邻居当作疯子对待的艺术家,逝世之后,在可贵的财富价值和美学价值之外,其内心世界也只能通过隔了好多层的评论家和历史学家去逐代“阐释”。

科幻英剧《Doctor Who》第五季某一集中,博士把梵高带到2010年巴黎的奥塞博物馆,告诉他这里云集了世界上最出色的画家。梵高卑微地低着头,停留在别人的画前,直到Doctor把他拉到他自己的画馆前。

馆长介绍道:“梵高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流行、最受敬爱的画家。他对色彩的运用是最让人惊叹的。痛苦很容易刻画,但是用痛苦和苦难去刻画我们世界上的欣喜、快乐和美丽,前无古人,也许后无来者。在我脑海里,那奇怪的、狂野的、在麦田里漫游的男人,不仅仅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画家,也是世界上存在过最伟大的人。”馆长说这些话的时候,梵高哭得像一个孩子。

时间退回那个时代,如果梵高知悉电影这门艺术,又会用怎样的内容怎样讲述自己的故事呢?我们不得而知,不过《至爱梵高》是用上了最极致、认真也最梵高的方式,是一种难得的工匠精神。

影片末,伴随着主题曲《Starry Starry Night》简述故事人物命运时,也打出了一行字幕,“梵高在8年中,创作了800多幅作品”。而在维基百科中会看到,27岁才开始作画的文森特,到37岁自杀时,一共画了超过2000幅作品。那么,为创作《至爱梵高》,115位画师两年多画下的1000多幅手绘油画,可能不会再让人过于震惊,毕竟世界历史上,只有一个梵高。

在这部让无数影人动容的电影背后,创作团队里的很多人大都是出于对梵高的喜爱而孜孜不倦的耕耘着。Loving Vincent:至爱,也正是这部“劳动力密集型”油画电影的意义。

有人曾说:梵高跑的太快,時代在他身后气喘吁吁,他是孤独的也是可贵的,内心单纯的守护着一些东西,每天规律作息不停地画画。这一点,在我们这个时代里,像是不多见的稀缺品。

这个时代里,聪明的人也许很多,学什么都很快,什么都会点皮毛,未来好像有无限种可延伸的能。可到后来就会慢慢发现,每个人最擅长的事情,其实也就那么一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