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澎湃新闻 作者:张小中2018-01-04 15:05

关于印度可看可写的东西太多了,佛教、印度教和伊斯兰教遗迹,或者那些数不清的圣城漫步见闻,甚至于火车旅途体验都能呈现出一篇不错的文字。印度之旅从黄金三角地区(新德里、阿格拉和斋普尔)开始,这里有莫卧儿王朝留给印度最为璀璨的遗产,雄伟的宫殿、华丽的陵墓,以及著名的贾玛清真寺们。

德里街头,售卖电影《摔跤吧爸爸》同款零食的摊位。

对于普通中国游客而言,印度虽然是个陌生的次大陆,但关于它的各种传言,却是有板有眼的传神,比如那些夸张的扒火车图片,十人挤在一辆摩托车上,厕所稀少而随地解决,恐怖的自来水和拉肚子……受这些消息的影响,我在出发前也是惴惴不安的,但那些伟大的文明和遗迹在那里,我终于踏上了印度的三十天旅程。对于很多想来印度、胆子又不太大的人,黄金三角地区是旅行的首选,这里不仅较为繁荣,一切的习惯和大多数国家的生活都是相似的,甚至有打车软件可以使用,我的旅途也从这里开始。

恒河是印度最有名气的河流,几乎夺去了其他河流的所有光环,但还有一条河流或许我们也应该记住,那就是亚穆纳河。发源于喜马拉雅山脉的亚穆纳河是恒河的最大支流,连起了莫卧儿帝国最重要的两大都城阿格拉和德里,而帝国的两大城堡和几座知名的陵墓也伴河而起,就像这条河流串起的珍珠一般。

清晨的泰姬陵

莫卧儿的故事从第一位大帝巴布尔在1526年打败德里苏丹国开始讲起。此人随后在阿格拉称帝,阿格拉因而成为帝国的中心。到阿格拉那天刚巧下雨,安顿好住宿之后,在阳台上望见远处云雾中的泰姬陵额外的圣洁,不由的应了泰戈尔的那句“永恒面颊上的一滴眼泪”。要知道印度莫卧儿时期的伊斯兰建筑,多数都是红色或者青色砖石所建,泰姬陵这种白色大理石建筑十分罕见,再加上其两侧的清真寺可以采用红色砂岩建造,从而显得泰姬陵本身更加洁白。

沿着亚穆纳河顺流而上十多公里,便是莫卧儿帝国的第一个城堡阿格拉堡所在地,始建于沙贾汗的爷爷阿克巴大帝时期。城堡全部用红色砂岩建造,故又被称作红堡,莫卧儿帝国的第二个和第三个城堡也因为同样的缘由都被叫做红堡,分别为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堡和德里红堡。

阿格拉堡东侧主要宫殿

阿格拉堡的城墙高大无比,我们站在外边几乎无法窥探城堡内的任何迹象。城堡兼具有宫殿和军事防御的功能,据说里边原本有五百多栋建筑物,但在时间的催化下目前只有零星的建筑幸存。阿格拉堡和泰姬陵相比,可逛的地方并不算多,主要集中在东侧,其中的八角瞭望塔最惹人注目,人站在这里可以把亚穆纳河和泰姬陵尽收眼底——这道风景成了当年沙贾汗被儿子被囚禁时唯一活下去的希望,沙贾汗在此遥望不远处的爱妻陵墓,直到生命的尽头。堡内的松鼠很多,我坐在寝宫前边的椅子上,用包里残存的印度零食,养了三十分钟的松鼠。

距离阿格拉二十多公里的小镇西格里坐落着莫卧儿王朝的第二个红堡——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堡,意为“胜利之城”,建造者仍旧是阿克巴大帝。这个处于阿格拉和斋普尔之间的小地方被大部分游客忽略,我去的那天就没看过几个游客,最搞笑的是到了售票处找来工作人员,买完票进入景区之后,工作人员就关门去睡觉了。

围绕着整个城堡的建成有一个有趣的传说:阿克巴为了能生一个儿子而去求见圣人谢赫·沙利姆·奇斯蒂,梦想成真之后为了庆祝而决定建一座新城。但由于时间仓促且缺乏规划,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堡因为缺水,用了十多年就被废弃,莫卧儿的都城又迁回了阿格拉。

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堡一处城门和大象坟墓

可能是地处偏僻且不常使用的缘由,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堡基本保留了建造之初的样子,七座城门个个都很雄壮,形态中包含诸多莫卧儿时期首开先河的印度建筑设计元素。更因为阿克巴本人对于宗教的宽容,这里融合了伊斯兰教、印度教和耆那教的诸多特色,主体结构一般都是印度本土的梁柱风格,而屋顶却被设计成阿拉伯伊斯兰风格。

在城堡旁边的贾玛清真寺非常耀眼,远远的就能看到那一排特别的塔楼,这个清真寺放在全印度体量也能排到前列。清真寺虽然是免费景点,但有一些野导游总是会纠缠着你想赚点向导费,虽说一般费用不会很贵,但听不懂的口音加上保不齐出什么捐款的幺蛾子,我都对这些“上门”向导唯恐避之不及。

贾玛清真寺内的所有建筑都可以进入参观,联排的硕大卷边拱仿佛加长了建筑的维度,红砂岩为主的建筑中间围着白色的圣殿,是这个清真寺那位最初讲经者的安息之地。

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堡旁边的贾玛清真寺

印度的流浪者特别的多,流浪狗也是如此。狗多而游客少,自然衍生了强大的竞争环境,时不时会出现为争抢一个残存着一点面包渣子的袋子而大打出“口”的现象。所到之处,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都能见到大量流浪狗的存在,反而少见的是家养或圈养的狗只。有一次坐火车我和一个印度的中年男人交流过,他说印度人认为狗的前世是邪恶之人,所以今生被惩罚转世为狗,多数印度人并不喜欢狗这个物种。有时候觉得宗教对印度社会的影响真是巨大的,渗透到生活和思想的各种方面,所有生活在这片大地的物种,无论是人或者动物、植物,都不自觉地参与到这场数千年前就写好的剧本中。

从法塔赫布尔西格里堡回到阿格拉堡的莫卧儿王朝,不久后迎来了建造泰姬陵的沙贾汗时期,任性的沙贾汗觉得在阿格拉会睹物思情想念亡妻,随即他在德里修建了莫卧儿的第三座城堡——德里红堡。由于历代的损毁,德里红堡现存的建筑并不多,有幸保存的这些也是破损严重,绝大部分建筑都禁止进入参观。有趣的是,在德里红堡能找到阿格拉堡、泰姬陵上相同的花草图案,我听到一位导游说这是沙贾汗亡妻生前最喜欢的花草,不得不说沙贾汗真是一个痴情的人。

德里红堡建筑细节

一条亚穆纳河,三座红堡,还有几座陵墓和数不清的清真寺,虽然只是印度文明中的冰山一角,但却可以是打开印度的一个窗口。有人说印度是矛盾的割裂的,但有时候却可见很多的融洽与和谐。无论你从哪一个机场入关,都能看到印度国家旅游局的宣传语“Incredible Indian”,我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准确的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