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美食

cup 作者:謝利2018-01-03 15:19

新年伊始,不同国家地区都有各自的传统食物,以图个好意头,并带着对新一年的祝福。不过,年复一年,如今节日气氛渐见减却,盘中餐所藏的讯息典故,大都经过美化和重新包装,源起之说已不是每个人都记得。况且这些背后的故事,其实多与贫穷、歧视和社会不幸有关,并非如今人们想象中的喜庆和欢乐。

美国南部跨年食物 Hoppin’ John 象征着来年可获得更多财富,满满一碗脱贫梦。

美国南部地区在一年的新开端,会按习俗吃一种名为Hoppin’ John 的豆类食物,将猪肉味豌豆或黑眼豌豆加大米煮成一盘,再伴以粟米面包和蔬菜。从食材上显见Hoppin’ John 是来年获得更多财富的象征—— 黑眼豌豆就像一枚枚的硬币,粟米面包是黄金,而蔬菜是美金钞票。喻意虽简单,但这道菜式的典故则耐人寻味,有着不少传说。CNN 认为,在过去一个多世纪,Hoppin’ John 早被美国家庭和厨师自行改良,以至菜谱版本极多,而最初有文字记载的,就在 1847 年 Sarah Rutledge 所撰写的古老烹饪书 The Carolina Housewife。

Hoppin’ John 有着众多起源之说,现时一般相信名字来自南卡罗莱纳州,并且属于非洲人或美国印弟安人的传统,按食材推断,是由当时的黑奴将这道菜式广传开去。因此,它基本上不是甚么大富大贵的贺年餐,而是廉价、简朴的饱腹之物,这就关连到解放前的美国黑奴,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都相当低下,而 Hoppin’ John 的祝福讯息亦不优雅,只是非常直白的指向财富—— 黄金和钞票。没一件事比脱贫更令只能吃着豌豆伴面包的人所向往。

西班牙人会在跨年倒数之后,随着钟声吃 12 颗葡萄。Las doce uvas de la suerte:埋藏的狂热

美国人会在时代广场倒数,西班牙的倒数胜地则是马德里的太阳门。不过,这些聚集在太阳门的西班牙人有一习俗,倒数之后不是欢呼,而是随着钟声吃葡萄。这当地传统在西班牙语是 Las doce uvas de la suerte,意思即是 12 颗代表幸运的葡萄,在跨年倒数之后,每响一下钟声,就会吃一颗葡萄,有些人甚至会事先把葡萄剥皮去核,以免钟声响得太快,自己来不及吃。

虽说是一个欢乐又有趣的习俗,也是不少游客在西班牙跨年时有样学样的指定动作,但在历史上,这却连结到一段异常黑暗的人类文明。几个世纪前,这并不是一个跨年习俗,教堂上的钟会被敲响,原因很多,其中更有可能是向镇上的居民示警,而葡萄也被视为一种神圣的果实。因为「圣经」记载,葡萄树是受上帝看顾的生命之树。随着钟声吃圣果,相传是昔日用来驱除女巫和恶魔的宗教狂热仪式,而事实上,其中一个带起猎杀女巫热潮,并以「圣经」之名屠杀异教徒的宗教团体,就是西班牙教会。

在几百年后,猎巫仪式被漂白成普天同庆的倒数活动,这都有赖在西班牙南部经营葡萄园的商人。在 19 世纪末,为促销葡萄,商人开始把这个可怕活动重新包装,变成一个带来幸运和繁荣的习俗。而事实证明,人心易虏,到哪一个世纪都能轻易奏效。

墨西哥传统食物 Tamales 历史悠久,能追溯到公元前 7,000 年的古文明。Tamales:无礼可拆的自我安慰

墨西哥的跨年传统食物,名为Tamales,一般会称为「墨西哥糉」。跟中国的端午糉做法相似,Tamales 普遍是以蕉叶或粟米叶裹着混了肉和芝士的粟米面团,再配以名为Menudo 的牛肚粟米汤。

由圣诞节到跨年期间,在地道的墨西哥餐厅都会看到这种细小的粟米肉糉,而当地家庭可能一年会弄上百只,为何会有这个习俗而且要弄得这么小?Tamales 据说能追溯到公元前7,000 年的中美洲,在古代墨西哥,阿兹特克人作战前亦会随身携带Tamales 当成应急军粮。不过,这只能解释它为何分量细小、用叶片包裹并且在墨西哥流传至今,跟跨年食品的关连则难以连结。

但墨西哥人则有个说法:至少Tamales 让我们有些东西可以拆。墨西哥贫穷人口较多,不是人人在圣诞节和新年都有礼物可拆,没礼物,就唯有多吃几只 Tamales 聊作自嘲,苦中作乐。

日本人跨年吃荞麦面有一个规矩,就是要在 12 点之前吃完,留到明年是为大忌。荞麦面:长寿、聚财与转运

日本文化广为香港人熟知,除夕夜吃荞麦面这传统,则可追溯到 17 世纪的江户时代。由于年代久远,习俗典故版本众多,较有特色是以下三个:

1. 长寿

最广为流传的一个说法,是取荞麦面细长的面身,喻意长生长寿。因此,荞麦面又有福荞麦、长寿荞麦的别称,而这很可能是受到中国习俗在生日那天吃长寿面的传统影响。因为中国古代便有「人中长,寿命就会长」的相学观。人中长,即是脸长,又即面长、面长,所以,过时过节传统上都会吃一碗面,而且吃面的时候不能把面条咬断,以图吉利。

2. 迎新

日本人跨年吃荞麦面还有一个规矩。除夕晚上吃的荞麦面,一定要在 12 点之前吃完,若吃不完留到明年,是为大忌。原因跟第一点截然相反,是取荞麦面面身易断的特质,在一整年的最后一晚吃一碗荞麦面,喻意跟过去一年的劳苦、灾难、不幸以至欠债都划清界线,一刀两断。

3. 聚财

跟其他国家的跨年食物一样,荞麦面亦象征为人们带来财富。相传江户时代,从事金箔加工的匠人,在每一年的收炉之日都会用荞麦面团黏起散落于工场四周的黄金粉屑,只要用火一烧,荞麦面化灰,他们便能收集到剩下的黄金。因此,荞麦面本身带有「吸金」的好意头,广传之下,便成为民间一大跨年习俗。

不过,上述都是取谐音或有吉祥喻意的说法,实际上,跨年吃荞麦或有更实在的典故。于更为久远的镰仓时代,容易种植的荞麦是普遍山村穷人的主粮。不过,他们日常只会吃荞麦粉粗制揉成的荞麦团,只有在节日庆祝时才会吃上一顿精制的荞麦面,对他们来说,已是非常丰盛高级的喜庆美食。另一方面,位于九州博多的承天寺,当时每逢跨年都会做善事,向贫苦农民派发荞麦饼和荞麦团,经百姓广泛流传,更据说吃了可以转运脱贫,因此仿效者众,随时月也逐渐产生跨年夜吃荞麦面的习俗。

跨年食物大抵有个独特的共通点,就是味道并非特别好,也谈不上是名贵菜式。对现代人来说,应节吃上一顿倒也无妨,但在过去,它们曾是基层百姓在节庆才吃得到的盛宴菜肴。时代更替,适逢时节的一碗面一盘豆,尽管离不开人们对财富、寿命和运气的奢望,却应知盘中餐,都混和了无数故人生不逢时的感叹。